明朝末年,崇禎帝聽信謠言,將抗清名將袁崇煥收監。以下是二人在獄中的一段對話。

袁崇煥:我起兵抗清是為救大明村民。何罪之有?
崇禎:人地話你暴力,係「法西斯」。
袁崇煥:此乃勇武抗暴。真正的暴力是入侵大明的滿州人。
崇禎:你攪喊滿州細路女,又踢老翁手推車,仲唔係暴力?

袁崇煥:現在兩陣交鋒,咁都算暴力?
崇禎:我話係就係。仲有,有人話你係「鬼」。
袁崇煥:冤枉呀,聖上。
崇禎:咁如何證明你唔係「鬼」?

袁崇煥:自從滿州人入侵大明邊關,其他人都去爭取他國的戶籍。我忠心耿耿,與大明同在,身土不二。
崇禎:有人話你收咗皇大極嘅錢,如何證明你冇?
袁崇煥:誰人逼我?屈我辱我?
崇禎:朕嘅「無間道」點可以開名?

袁崇煥:咁聖上又如何証明我有收錢?
崇禎:朕對眼就係證據。
袁崇煥:聖上對眼有事,你睇到乜?
崇禎:朕睇到你冇去殺滿州人。

袁崇煥:冤枉,你個人喺京師,點見到我冇殺人? 你冇落塲,聽邊個公公嘅報導?佢地好偏頗喎!我上陣就係想勇武殺敵。
崇禎:「勇武」二字你不配。
袁崇煥:我守衛山海關及遼東多番退敵,仲唔「勇武」?
崇禎:你冇對準滿州政權。

袁崇煥:連上一個大汗努爾哈赤都係我用紅夷大砲打成重傷而死,你仲想我點?
崇禎:如果你有對準政權,何解新一代的皇太極又生勾勾企喺度,仲改國號大清?
袁崇煥:敵強我弱。「勇武」也不能一下子殺得完。
崇禎:你話袁家軍咁勇武,但又冇殺到新一代揸fit 人,即係收咗人錢!

袁崇煥:咁都得?
崇禎:如果你冇通敵,為什麼唔出去殺哂關外所有滿州人?
袁崇煥:你老屈。依家話我冇留喺前線,但如果我上個月唔接受錦衣衛「預約拘捕」,你一樣可以話我「龜縮潛水」、話我「身有屎」!
崇禎:只要有一個滿州人未死,都證明你有收佢地錢!

袁崇煥:你個死左膠!
崇禎:膠….?你竟然粗言侮辱朕,你行為太激進,教壞小童!
袁崇煥大叫一聲:我呸!你話就話抗清,其實係「和理非非」。但對我地呢啲武將真抗爭,你又立即變做「四方西」,乜X都唔得!
崇禎:喂喂喂!你又講粗口!又暴力、又唔勇武、又唔對準政權。聽日拖你出去凌遲處死。

袁崇煥大叫:你咪阻膠住哂!
袁崇煥隨即一掌打死了崇禎,改寫了歷史,從此繼續勇武抗清。
(完)

左膠的強盜邏輯之下,除非你認係「大清」嘅內鬼,否則他們永不滿足。
故事的重點是,左膠喜歡將自己放到「高高在上」,如果你當他是皇帝滿足佢,佢一定會「人格謀殺」你,再將你「處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