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學民思潮旗下媒體破折號刊登了一篇報道,指熱血時報的網站出現軍營廣告。一眾網民(包括熱血時報)立即瘋狂恥笑破折號編輯竟然不知道Google Adsense是會按使用者興趣顯示廣告。

破折號間中都有不少科技新聞,我原先以為他們不會犯這點錯誤吧。但這些低級錯誤的發生後,破折號中人卻未有道歉的打算,還想抽水抽到盡;而支持者也在死撐網站管理者可以限制廣告出現,但如果網站管理者看不到這些廣告,他為甚麼會知道有這些廣告存在呢?

當然,破折號可以說自己與學民思潮無關,如同《破折號怎會是學民喉舌?》一文。筆者在學民的那些年,曾經有幸擔任破折號工作室的工作,本人可以清楚告訴大家:破折號怎不是學民喉舌?

破折號成立伊始,就已經是由學民思潮的人直接管理。如果說學民思潮與破折號是董事會和媒體本身的關係,那麼為甚麼編採部的人同時是董事會的人呢?那當然了,本身負責編採的人就是學民成員和義工,那需要干預?

文章說「成員理應無權過問其編採,更遑論左右編採」,這也許是事實。學民思潮於今年初成立「破折號委員會」,專責處理破折號本身的日常事務;除超過六千元的開支及聘請員工外,均可由該委員會作最終決定。委員會本身是由破折號的員工和記者等組成,惟委員會的人事變動,是由成員會而非破折號決定。

香港主流傳媒的大老闆可以用人事調動來施予壓力,破折號的老闆學民思潮都可以用「炒魷」來威脅領航室的人。當然暫時就未有這種事情發生,但始終委員會須向成員會負責,自由度大與小視乎成員取向;一旦破折號有失去控制的可能,成員會肯定可以像北京政府般隨時收回所賦予的自由。以學民過往作風,這種可能性絕不能排除。

破折號就如《真理報》一樣,由學民人自己去報導自認的真理;即使一篇半篇立場與學民的不同甚至相反的投稿,一來非出自領航室,二來傷害性之低刊出沒所謂。因此而稱破折號不是喉舌,似乎欠說服力。更有趣的是,學民中人對《破折號怎會是學民喉舌?》感到「感動」,還信到十足;所反映的,正是他們活在屬於自己的學民蘇維埃思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