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住講到爛的危險,都要繼續講《大時代》。點解?

意大利哲學家克羅齊說過「一切真歷史都是當代史」,只有在當代人生活中發揮作用的,才是真歷史,否則只是「死的歷史」。因此,同樣的歷史在不同的時期會被不斷改寫,因為不同年代的人對自身的認識會有新的理解,並以自身的理解去詮釋歷史。

二零一五年的香港人,相對於一九九一/二年的香港人,對自身的認識和身份認同有了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因此不論對歷史,抑或昔日的文學影視作品,有重新解讀的衝動,亦係自然不過之事。

最近已有不少論者將《大時代》套入港中關係的框架下去詮釋。事實上,將丁蟹的人物個性與橫行霸道的中共相比擬,甚至將五蟹同中共五星旗對應,並非新鮮事。多年前中大新聞傳播學院教授馬傑偉寫《電視與文化認同》時,早已提出過這種觀點,重播之際再度提出這種觀點,不過係港人親身經歷在香港巿面橫行的中国人後,得出的炒冷飯結論而已。

五蟹等於中共/中国人,然後呢?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二零一五年的香港人,經歷過雨傘革命的香港人,儘管嘴上不說,心裡明白香港唯有自立自決一途的香港人,理論已然成熟,身份認同已然具足的香港人,對於屬於香港人的《大時代》,應該有更深刻的解讀。

冒著被批評為過份解讀的危險,筆者在此更進一步,捉到鹿後,嘗試脫角。

劇情解讀的關鍵,在於剛重播的第十集,此集標誌著方婷與丁孝蟹戀情 (下稱孝婷戀)的開始。

寫文前做過一些資料搜集,發現網絡上看過《大時代》的中國人,普遍對孝婷戀抱有特別的好感,甚至有孝婷戀的二次創作出現。這點是和香港觀眾之間,其中一項最截然不同的反應,而這種反應的背後,背後有更深的差異存在。

如果說丁蟹和四蟹代表中共,賤婆婆就是遭赤共蹂躪前,華夏社會美好的一面,代表華夏文化的傳統美德。但華夏倫理,子為父隱,父為子隱,亦有為親情而偏私的一面,所以吃齋唸佛的賤婆婆會教出丁蟹是合理不過。賤婆婆每次在子孫探望時,口裡說不要再見子孫們,實質總係欲拒還迎,無奈接受。第十集裡面,方婷探望賤婆婆時,賤婆婆向方婷講述孝蟹當年為了開飯,黑白不分是身不由己。而丁孝蟹先後在丁益蟹面前解救過方展博和自己,一臉正氣澟然,令方婷產生錯覺,以為丁家也有好人。

這一幕,叫你想起什麼?

筆者立時想起的,就是年復年在維園六四神壇上哭喪的孝子,那班年復一年地以「愛國不愛黨」,「中國也有好人論」欺騙自己,欺騙港人的大中華膠。丁蟹害得方家家破人亡,四兄妹關係一度分崩離析。四蟹則是循著丁蟹的老路混入黑道起家,丁孝蟹幾次英雄救美,就令方婷誤以為丁孝蟹本質善良,最終招致殺身之禍。

就如賤婆婆說丁孝蟹當年為了開飯加入黑道是身不由己一樣,支聯會、教協、泛民和學聯不也是時時刻刻在說,中國的平民也是受壓逼的一群呀,我們不要針對平民,要對準政權,仇人也是鄰舍啊。

丁孝蟹雖是黑幫大佬,也曾幾次出手救下方家的人。就如梁文道之類的文痞所說的中國也有很多有文化,受過高等教育,有教養的好人呀,香港是文化沙漠,香港人不讀書,也不比他們高尚到那裡去。

方婷,就是被對美好中國想像所蒙蔽的大中華膠。方家兄妹自細被賤婆婆湊大,即使丁家是世仇也好,顧念舊情和敬老,自然是要去探望的。就如偷渡南來的港人,即使華夏已遭赤共亡,根在故鄉,情感上仍是要顧全大陸的。方婷送聖經給丁孝蟹,因為她相信丁孝蟹本質是善良的,正如我們的大中華膠,總是要舉出艾未未、趙連海,來證明「中國也有好人論」。時窮節現,到了家族利益關頭,四蟹將方家兄妹逐一扔落樓,依然是毫不手軟的。

中國人對於孝婷戀的投入比香港人深,是以上的情感因素在背後作用。他們對於共產黨的邪惡心知肚明,但又無力反抗,於是扭曲地寄望強大的共產黨為他們帶來榮耀,帶來到國外到香港耀武揚威,頤指氣使的機會。

相比起現實中的大中華膠,方婷至少還有一點強的地方。去到最後,方婷礙於兩家仇怨,最後拒絕了丁孝蟹的求婚。而現實中的大中華膠呢?依舊擁抱邪壇,執迷不悔。

至於方敏的遭遇,則是香港全面淪陷後的新生代,以及一般婦孺的遭遇。無須多講,以下謹引述國師陳雲二零一四年二月廿一日的面書貼文:

「陳雲:中共的超限戰勝利之後,香港本土人將會當作戰俘一般地對待。男的會隨時被大陸人當街毆打致死,女的隨時被當街擄走強姦,警察不會理會。幾年之後,香港的本土女人將會全部懷孕,被逼誕下大陸人的子女。香港滅族。這些曾經在蒙古大軍消滅南宋的時候發生,在二十世紀四十年代的中共解放區發生、在蘇聯軍隊佔領的東德地區發生,也曾經在近年的南斯拉夫發生。當年我在德國,目睹南斯拉夫的新聞,波斯尼亞的婦女全部被敵軍和流氓強姦而懷孕,一群村莊的少女全部頂着大肚子在呆立,整個族群的血統被毀壞,家庭帶着孽種的恥辱生活下去。Take my word for it. Goodnight, Hong Kong. 」

就如小敏一樣,被丁益蟹侵犯染上性病,還要被貼街招周圍唱,在庭上被丁蟹拿出來羞辱。中國人來香港搶了你的奶粉床位,說是打救你們。借香港的金融巿場,為負債累累的國企脫困,操控匯率套利,引發香港樓價物價飛漲,說是給你們送大禮。香港人再不反抗,上述面書貼文實現的日子,只是時間問題。

《大時代》,要用一句話來概括,就是一個「用怨恨才同仇敵愾」的故事。

(在此感謝面書網友Simone Chung,本文由其意念擴寫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