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去世後,不少時評人開始研究及反思李光耀一生的功過。李光耀一方面是個有名的獨裁者,他限制新加坡的民主發展,言論自由等,但他另一方面是個出色的統治者,李光耀執政下的新加坡,經濟,民生及外交政策都有輝煌的成就,因此有人會把李光耀比喻為柏拉圖《理想國》中的哲王。筆者發現很多人都從結果來評價李光耀,因為李光耀能發展新加坡的經濟民生,所以他就算是個獨裁者也可以接受,這亦是《開放社會及其敵人》一書中批評的思想。

《開放社會及其敵人》的作者十分重視個人自由以及民主的精神及價值,他在書中批判了哲學史上三個重要人物,包括柏拉圖,黑格爾及馬克思的哲學理論,因為這三個人的思想都是傾向支持「歷史主義」的目的論。讀者可能不知道甚麼是「歷史主義」的目的論,歷史主義認為歷史是以線性發展,當一件事發生後,就會發生另一件事,這單純是一個因果關係,此書作者認為這都是否定人的自由及可能性,也是而他在書中詳細分析這三個人的理論問題。

首先他批判了柏拉圖的《理想國》,他認為柏拉圖的《理想國》最大問題是其理論存有很多模糊不清的概念,有各種解讀的可能性,而模糊不清的理論對讀者有害多於有利,因為理論在於清晰表達一種思想及價值,當有多種解讀時,作者的原意就可能被任意解讀。而且,柏拉圖的《理想國》存有很多極權主義的思想,如理想國是反對民主,柏拉圖認為國家應該由一個哲王來管理國家,國民只需要著重他們的地位及職責就可以,這是讚成獨裁的管治。

雖然筆者明白柏拉圖為何反對民主,因為他的老師,蘇格拉底就是因為當時的「民主」決定而被處死,但他應該反對的是雅典式的「民主」,而非民主本身的價值。理想國中的哲王不是應該值得重視,因為這是忽視其他人的權利,就算可以有效管治國家,有如一把雙刃劍,他可以做好事,也可以藉此做壞事,全靠他想與不想這樣做,這存有一個問題,就是過於相信當權者,而缺忽了對當權者的權力制衡,一個開放社會是以個人自由及權利為依歸,堅信這一種思想的人,這就是開放社會的敵人。

此外,此書作者亦用不少的篇幅批判馬克思的歷史唯物主義,馬克思認為人類是因物質的生產方式改變而進步,人類社會由黑暗時代,奴隸社會,封建社會,資本主義社會的進步,全是受生產方式改變的影響。馬克思的唯物歷史觀,認為人的主觀意志是受到物質生產方式及社會的影響,在這種情況下,人的自由主觀意志對歷史是起不了作用,因此馬克思認為現時是沒有歷史(History,即His-story),只有(Pre-History)。

這個想法存有一個問題,因為這是馬克思否定了人的自由意志,把歷史看成一種線性發展,但事實上,歷史是多元以及多種可能性,人的理想及主觀意志對未來發展依然是有一種作用,並不能因為現實的歷史發展而忽視了人在歷史發展的功用。這種線性發展會產生另一種問題,就是抹殺了歷史的其他可能性,從而合理化某種政權或手段,如有人會說,如果新加坡沒有李光耀的獨裁,就會沒有現時的繁盛,這就是線性發展的思維,以一個單一的結果合理化獨裁統治,忽視了人的主觀意志之價值。

《開放社會及其敵人》一書十分適合現時的香港人閱讀,因為香港正在步向開放社會的階段,而香港人就需要防範書中所指的辯士。辯士,就是除了真話,甚麼都會講的人,香港就是有太多辯士,才會使香港的民主不能發展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