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無線正在重播《大時代》,一眾演員都出來談及他們過去拍這套坊間稱為「神劇」的往事,社會忽然掀起一股懷舊潮。的確,曾幾何時,無線掌握香港的潮流,它成為了香港人生活的一部份。

劇集

若要說無線的經典,不得不說它所創作的眾多劇集,回看數十年,無線劇集中掀起一浪又一浪的高潮。

喜劇,以《男親女愛》為代表,當年這套劇集以五十點收視打破香港電視史的記錄,毛律師和余樂天這對歡喜冤家令各位香港人印象深刻。當年筆者還少,但仍然清楚記得這套我第一套追看的電視劇所引起的熱潮,「Objection」、「小強」、「苑瓊丹子」等成了當時流行的用語,「藍藍天空高掛我的夢」成了耳熟能詳的歌曲。

處境劇,以《親情》和《皆大歡喜》最為經典。這些處境劇反映當時香港家庭和社會的情況,有時更會諷刺時弊,令緊張的香港人帶來一點歡樂,現在回看,雖然劇情有時頗無聊,但當中的每個角色已經深入民心,就像我們昔日的好鄰居一樣。

而最令無線自豪的,應該是有關專業人士和鬥爭恩怨的劇集吧。前者有《壹號皇庭》、《妙手仁心》、《陀槍師姐》和《烈火雄心》等,劇集雖然大多圍繞錯綜複雜的愛情,但當中的角色、當中的場面卻成為香港人的集體回憶。過了這麼多年,相信不少香港人還會記得陶大宇和梁榮宗這對合作無間的西九龍重案組警探,滕麗明這個出色熱血的女交通警、吳啟華這個用情專一的醫生,這些劇集,的確曾經令不少年輕一代對這些職業產生興趣。鬥爭劇方面,除了經典中的經典《大時代》外,還有《創世記》、《流金歲月》、《金枝慾孽》和《溏心風暴》等劇集,它們的劇情令香港人看得肉緊,每家每戶談論的話題,而劇中精警的對白不少亦成為香港人的口頭禪,多年來,只有無線才能那麼有感染力,那麼有話題性。

無線的劇集,已經成為大家的文化。

兒童節目

無線的兒童節目向來製作認真,以擁有自家製的兒童節目為主打,外購外國動畫為副。《閃電傳真機》、《至Net小人類》成了小朋友放學後必定看的節目,一眾主持人亦有心有力,兒童部成了不少演員踏上星途的跳板。

八、九十年代無線亦掀起一股日本動畫的熱潮:《寵物小精靈》、《多啦A夢》、《百變小櫻》、《數碼暴龍》、《爆旋陀螺》,成為小朋友心目中的經典,八九十後的集體回憶。這多套日本動畫,雖然不是無線原創,但為其譜出的兒歌卻每一首都充滿香港味道,現在的年輕人,每逢聽到「遇怪麼我即刻變大個」就會變得熱血;每逢聽到「百變小櫻魔法神奇誰可阻擋」就會唱「屙屎從來唔洗手」;每逢聽到「人人期望可達到」就會想起叮噹的百寶袋。這都是無線的經典兒歌帶給小朋友的幸福和快樂。

而每年暑假的TVB兒童節,更是香港小朋友的一大盛事,每個人為他心目中的動畫投下神聖的一票,當年的頒獎典禮充滿星味,有陳奕迅、何韻詩、陳慧琳、楊千嬅、陳浩民、郭富城等人,除了小朋友外,大朋友也看得肉緊,當肥姐和大王宣布《超人的主題曲》還是《百變小櫻》是本年度最佳兒歌的時候,筆者還記得當年自己在家中看直播看得非常緊張,好像看勁歌金曲的樣子,只有無線才能帶來這樣的經典。

無線的兒童節目,已經成了大家的回憶。

綜藝節目

無線七、八十年代的歡樂今宵,早已成為上一代人每晚下班後生活的一部份,然而,無線還有很多綜藝節目都曾經是全城茶餘飯後的話題。

遊戲節目方面,《獎門人》系列為香港人帶來不少歡樂,他們的經典遊戲成了大小派對必備節目,大電視、乒乓球、估歌仔無人不曉,而主題曲必備的「super」更成了每個香港人都認識的招牌動作。還有,二千年代的《殘酷一叮》,它成了不少香港人成名的舞台。大家還記得趣怪的喬寶寶、人細鬼大的莫凱謙、扮聲專家馮文樂、爆炸猛男PhD、「心心人」,還有一大堆已經忘了名字的高人嗎?沒有這班人,相信當年不少香港人週末晚上會少了很多歡笑和合家歡的話題。

自1972年起,無線亦每年舉辦《香港小姐選舉》,它成了香港女孩進入娛樂圈的途徑,也成了男士們光明正大看美女穿泳裝時刻,郭羨妮、佘詩曼、向海嵐、譚小環等人亦成了不少男人心目中的女神。每年八月的時候,都是全城一年一度的盛事,由選拔到決賽,都是全城的新聞,筆者小時候依稀記得每逢決賽那個週末,大家都很少會出街約人,即使外出,也會找有電視的地方跟朋友一邊看直播,一邊討論。無線,就是讓人那麼瘋狂。

無線一年一度的綜藝節目當然還有《歡樂滿東華》、《慈善星輝仁濟夜》、《勁歌金曲頒獎典禮》、《萬千星輝賀台慶》。每年藝人和歌手都渾身解數,製造一個個經典場面,相信不少香港人還會記得劉德華親身上陣表現心口碎大石頭、周星馳的「隔山打牛」、四大天王同場以無伴奏形式合唱,真的要細心回味那些片段的話,相信花一整天也看不完。那時,是無線最輝煌的年代。

無線的綜藝節目,已經成為大家的焦點。

曾幾何時,無線創造了一個又一個經典;曾幾何時,無線製造了一個又一個熱潮;曾幾何時,無線炮製了一個又一個話題,那麼,現在呢?無線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