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

本來今天不打算出文,不過看到很多人說五四運動。但是,似乎所有人的着眼點放在中國的五四運動,講巴黎和會、講章宗祥,講民主科學。當然,這些歷史不容抵賴,但似乎無人寫五四運動在香港故事。即使在GOOGLE 打「五四運動」、「香港」,得到的資料竟少之又少,所以我只好獻醜,拋磚引玉。

在講「五四運動與香港」之前,必須要記得西史堂學過的英日同盟(1902年)。基於這個盟約,在一次大戰時英日兩國緊密合作,日本軍艦經常停泊在鯉魚門一帶,日貨充斥香港。本來無甚麼問題,但在1915年傳出北洋政府接受大部份的「二十一條款」後,香港的反日情緒變得非常濃烈。在這個盟約下,英政府十分偏袒日本人,讓他們在灣仔一帶開設專門為日本人及外國人的商店、醫院及學校等,拒絕華人內進。在這種背景下,不少香港人視那些停在鯉魚門的日本軍艦為「耀武揚威」,勾起他們的愛國心。

不過,香港畢竟是英國的殖民地,不像中國各城市一樣,可以浩浩盪盪地發動超級大型遊行,甚至暴動,香港初時只能「各有各做」。除了例牌的口號「還我青島」、「廢除二十一條款」等,當然還有抵制日貨,如日本鏡、火柴及瓷器等,比較特別的是全港抵制海味,尤其是魷魚、鮑魚及乾瑤柱!原來當時(現在不知)海味是日本最大的出口商品,而魷魚、鮑魚及乾瑤柱只外銷向中國。當時太古洋行說:「魷魚、鮑魚及乾瑤柱只向我國銷售,因此每年攫取我國金錢不少,從而制造武器侵略我國,若我國人齊心協力,則日本欲侵略我國亦無由得逞。」 在擺花街及中環警署附近,一些學生更將家裡的日貨搬出來當眾燒毀。

英政府看到港人這種激烈行為後,大為緊張,立即命令全體警察一律不准放假,要在日本商鋪門前日夜站崗巡邏。日本方面更是大為憤怒,派出三艘新式巨型戰艦,在鯉魚門的海峽用炮口對準香港,氣氛立即升溫。另一方面,日本向香港教育司施壓,禁止香港出版《初等論說文範》,指出這本書提倡國貨,宣揚反日情緒。事實上,日本是無權干擾香港內政,但教育司卻聽說日本人指令,查辦漢文學校及有關書店。

中國在1919年6月28日拒絕在和約上簽字,可說標誌着五四運動的成功。不過,香港的五四運動在1919年秋天才達至頂峰。皇仁書院有學生秘密組織了「愛國團」,以「振興土貨,排斥劣貨」為宗旨。愛國團要「過(賣國)公司而不入,對劣貨而不沽」。他們不准團友進入日本公司,違者罰款。即使是劣質土貨,他們仍堅持使用,真的不離不棄。後來,他們更發表宣言,號召眾人用土貨,不入賣國公司。這種心態贏得全港讚揚,廣東的《大同日報》更說:「在外人的主治下,(香港)猶能乃心祖國,力挽狂瀾,使國內之涼血物(賣國賊)聞之,能不愧死耶?」基於愛國團的號召,港大學生亦盡其力量,在西營盤及荷李活道設立「策群夜義學」,免費供應書籍紙筆,進行免費補習,教育貧苦兒童,培育他們的愛國心。

香港的五四運動另一個重要的結果,就是促進工會成立。由於愛國團的成功,鼓舞了各階層的工人,令他們紛紛行動起來,組織工會。初時的工會,並非主要談判工作問題,而是進行一些愛國運動,甚至是籌錢建設中國,當中比較出名的有香港海員工會。就是這個工會,在3年後1922年展開了第一次工人大罷工,震驚中港。

下次如果上中史堂,或者讀到一些著名的中國歷史,不妨多問一句:「當時香港是如何呢?」可能就是這一句說話,一些少人提及的香港史會重見天日。

圖片及資料來源:阿群帶路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