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司徒克明

(原文載於城大月報二零一五年四月號)

馬克思:香港「左膠」背叛了左翼 (圖2)*

左翼向來具備革命意識,鼓動暴力抗爭,反對帝國殖民,尊重民族自決。目前香港「本土派」和「左翼」的所謂對立,部分出自私怨,但更重要的原因是:香港的左翼議程,暫時仍被背叛左翼的「左膠」騎劫,致令真正的左翼思想無法伸張。恐怕馬克思泉下有知,只會不得安寧。

 

馬克思曾寫道,「暴力是一切舊社會在孕育新社會時的助產婆」,又在《共產黨宣言》說「支持一切反對現存社會政治制度的革命」。去年比利時爆發示威,當地工會反對右翼政府的緊縮政策,示威者燃燒汽車,又向警察投擲石塊。使用暴力癱瘓秩序,卡住社會齒輪,是在文明世界中,左翼團體進行鬥爭時會採用的手段。面對港共獨裁殖民政權,若有組織抱持左翼立場,理應具備革命意識,鼓動正當的暴力抗爭和直接行動(direct action),促成經濟政治變革。然而去年反東北示威,社民連制止行動者用鐵馬衝擊立法會,又於雨傘革命期間,多次阻撓人民堵塞龍和道。他們實際上是維持既有秩序,協助政權維穩,將抗爭局限於不會失控的規模之內。

 

社民連一眾人等身穿革命家哲古華拉的T恤,卻將雨傘革命降格為運動;口中唱著「舊世界打個落花流水」的國際歌,卻譴責打爛立法會玻璃的抗爭者。此等表裡不一,假扮激進的政客,毫無革命意識,根本無資格以左翼自許,故可稱之為「左膠」。哲古華拉和國際歌,在左膠手中,淪為只具象徵意義的圖騰,失去真正的抗爭力量。左膠消費了革命的符號,代替真實的暴力和衝擊,裝作激進,實質維穩,徹頭徹尾是左翼思想的叛徒。社民連數年前曾動員數百人癱瘓干諾道中,如今竟要阻止人民自發堵塞交通要道。過去的進步政黨,墮落如斯,觀者只能嘆句:歷史的洪流,淘盡了多少英雄。

馬克思:香港「左膠」背叛了左翼 (圖3)

 

鼓吹正當的暴力抗爭,使衝擊行為得到輿論支援,是香港左翼應有的論述。目前香港「勇武 = 右翼」這個標籤,實屬莫名其妙。法國左翼哲學家法農(Fanon)指,在反殖鬥爭中,有了由人民進行的暴力,「群眾才有可能弄懂社會真理,掌握解放自己的鑰匙。沒有這樣的鬥爭,就只能是一場化裝遊行和吹打鼓唱。」面對中共殖民,左翼理應杜絕遊行唱K的社運模式。事實上,去年左翼廿一曾呼籲市民組織防衛隊,「拿起木棍和盾牌抵抗攻擊」,與陳雲鼓動造盾自衛的舉動不謀而合。但此論調沒有成為「左翼」社運圈的主流意見,亦未見左翼廿一有將其付諸實踐,反觀本土派則坐言起行製造盾牌,最終更被捕。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明言:「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陳景輝卻與馬克思背道而馳,說:「非暴力的信念還不夠廣泛強大」,認為抗爭者「與其急急轉向暴力」,不如仿效甘地的犧牲及付出。凡此種種,皆說明現時香港的輿論和社運圈,其實已被背叛左翼的左膠盤踞。

 

左翼一向反對帝國殖民主義,社民連卻高舉中共帝國的國旗保釣,以被殖民者的身份維護殖民宗主國的領土完整,簡直匪夷所思。按左翼觀點,中共近年躍升為帝國,在弱小國家採用新殖民主義,以紅色資本壟斷各行各業,掠奪當地資源,使這些地區(如非洲弱國和香港)淪為變種殖民地。中聯辦研究員強世功的論述,更顯示中共以天朝帝國自居,意圖強行同化香港,使港人淪為藩屬草民,剝削港人的自由權利。馬克思說:「當一個富有生命力的民族受外國侵略者壓迫的時候,它就必須把自己的全部力量用來反對外來的敵人」。然而當香港人反抗中共帝國侵略者壓迫的時候,左膠卻不斷抹黑港人為「排外法西斯」。

馬克思:香港「左膠」背叛了左翼 (圖1)***

究其原因,大概由於左膠只用階級視野,說新移民是貧窮的弱勢,也是中共壓迫的受害者,因此香港要包容救助他們。但他們卻忽視了:輸入大量新移民,正是中共帝國殖民香港的政策。這不獨是本土派的觀點:三年前,李柱銘就曾指中共「移居大量漢民往西藏,令當地人民變成少數」,呼籲港人要「全力阻止香港西藏化」。當中共將這套清洗人口、同化西藏的殖民政策,在香港「照板煮碗」時,左膠竟支持同化港人和新移民的身份權利,認為新舊移民之間不應有差別,浸大教授陳允中更「主張單程證不設限」,大開輸入新移民的中門。新移民要經歸化過程,福利權有居住年限,這都不是排外歧視,而是世界各地移民政策的通行原則。左翼本該反對中共殖民,但左膠卻不斷助長中共帝國輸入移民,配合其同化香港的殖民侵略。

 

左翼向來贊成民族自決權。列寧撰寫《俄國社會民主工黨綱領草案》,「承認國內各民族都有自決權」。馬克思更多番提及自決原則,支持愛爾蘭人「脫離英國而獨立」,認為波蘭人「具有民族自決的權利」。香港前學聯副秘書長林兆彬卻認為:港人的自決獨立思想,是方便中共「用港獨來抹黑民主陣營」。他又指「如果港人走獨立建國的本土路線,等於放棄大陸人作為抗共的戰友」。對此,可引用馬克思一段演說作回應:「只有在波蘭作為一個獨立的民族,重新掌握自己命運的時候,它才能夠作為一種獨立的力量,來促進歐洲的社會改造。」按馬克思的思路,香港先要獨立自主,才能更有效地支援大陸人抗共,促進中國的社會改造。

馬克思:香港「左膠」背叛了左翼 (圖4)

面對中共帝國的殖民侵略,真正的左翼理應持有反殖立場,是以羅永生說:香港要「抗拒在天朝主義下的再殖民化」。幾年前,香港曾有左翼反對自駕遊、深港同城等中港融合的政策,在這些議題上,真正的左翼和本土派,其著重點可能有所不同,但分歧未必如想像中般大。真正的左翼思想向來具備革命意識,鼓動暴力抗爭,反對帝國殖民,尊重民族自決。但自稱「左翼」的左膠卻反其道而行:自貶革命為運動,同時又消費革命符號;阻止群眾暴力衝擊,助長中共帝國殖民,部分更不認同香港人有自決權。左膠創造了這個「具香港特色的馬克思主義」,騎劫左翼議程,令真正的左翼思想無法在香港伸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