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艾 (投稿)

 

(原文載於城大月報二零一五年四月號)

N1285_024_IMG_6452

土匪悍賊刻下就要劫財奪命,遇險者無疑會奮起反抗,以武抗暴。正常情況下,法律保障各人的性命安全與人身自由,包括匪賊。匪賊傷害我等,是不當且違法的,反之亦然。然而,若匪賊違法傷害我等身體,侵犯我等的生存權,禁止殺傷匪賊的法律限制便會解除,我等即有權及有更多的道德責任反擊剿匪。此邏輯不僅是法律對「自衛」(Self-defence)的定義,亦是17世紀英國哲學家約翰.洛克(John Locke,下稱洛克)的論述,即各人的天賦生存權(Natural Right to Life)由自身捍衛。

 

根據洛克的《政府論》,政府的誕生,以至守護人本三種天賦權利(生存、自由及財產)的責任均由諸君授權。一旦政府失職、甚至侵害眾人的天賦權利,我等便可不再授權予政府,並將其推翻。按此邏輯,梁振英當道以還,不但指派警察虐待無辜市民,又助長國內水貨客霸佔港人生活空間及掠奪日用資源,更聯同共匪藉「滬港通」謀取本港財產。此舉與侵害港人權利、打家劫舍無異,如此出賣人民的政府應予顛覆。大義猶在,但部分社運領袖及左翼組織卻堅守「愛和理非」的抗命模式(註一),閹割天賦我等使用武力自衛制暴的權利。這美其名是體諒警察,包容同胞,實為縱容國家機器欺侮港人,置我等尊嚴於不顧。在香港進行武力抗命以至革命,有其可取且符合大義之處。惟一眾主張「愛和理非」的領袖,面對邪惡仍偏執大愛,與從不姑息養奸的港人距離日益擴大,為我等所唾棄。

 

當代美國哲學家約翰.羅爾斯(John Rawls,下稱羅爾斯)在其《正義論》中提出三個合理化公民抗命的條件:一,制度與對話等最終手段均不能改變當權者的無理做法;二,以捍衛自由平等及社會公義為目的,並容許他人以類近方式對抗相同的不公事;三,具容許和平公民抗命實現的環境,即一個民主及絕對正義的社會。雨傘革命歷時79日,莘莘學子與廣大市民有容乃大,仍抱有以對話說理喚起當權者良心的一絲幻想。然而,港共傀儡仍然面不改容,肆意動用國家機器,意圖滅絕所有反對聲音。顯然,對話之路一再走盡,和平抗命也是徒然。當制度、對話及和平違法也不能逼使當權者反省過錯,並把不公義推倒重來,就不符上述羅爾斯的第一項條件,即當和平抗命作為更進一步的手段,也不能改變現狀,那整個抗命行動就必須升級,以武力脅逼當權者。再者,香港非民主公義之地,卻是威權半獨裁之鄉,是否選擇和平抗命根本就有商榷餘地,其成效也存疑。在雨傘革命使用武力,是以靜坐與佔路等和平違法手段無效為前提,旨在避免國家機器以暴力侵害市民人身自由而自衛,包含推翻極權獨裁者的大義。此乃有理有節,合乎王道也。

 

究公民抗命其本質,就牽涉武力抗爭的元素。根據哲學學者約翰.摩維爾博士(Dr. John Morreall,下稱摩維爾)所說,在相同的條件下,佔領公共財產與破壞公共財產,同樣損害了其他人使用或管有此財產的權利,且兩者均以威嚇、脅逼當權者,打倒不公義。若然兩者都以彰顯公義、建立自由平等的社會為目的,哪何有佔領是合理,而破壞是不合理之說?兩方做法同根同質,本來都是抗命的一環。為佔領和破壞分別扣上「和平」與「暴力」的帽子,只是無謂的二元對立及枷鎖。拋開這種既定的世俗規範,才是抗命的極致與文明進步的典範。故一味強調「愛和理非」,只會令行動裹足不前。如此一來,若沒破壞公共財產,而破壞廢棄財產,如廢車及廢鐵,就沒有損害其他人的權利,使抗命合情合理。即使更進一步,破壞公共財產,也非絕對不義。20世紀初,英國女權領袖彭潔思夫人(Mrs. Emmeline Pankhurst)為爭取女性投票權而多次用石頭破壞櫥窗。20世紀中葉,美國反越戰分子多次灑血破壞政府文件。雨傘革命的勇武分子只擊碎立法機關的玻璃,以務求入內佔領,其實也是貫徹更高層次的公義道德。勇武分子雖傷物,但不傷人;雖犧牲他人權利,但彰顯正義,並無不妥。此外,究公民抗命其目的,就牽涉以公義之師迫使不公的當權者服從民意及改正。摩維爾認為,公民抗命的目的本身就不帶游說(persuasion),而是有脅迫(coercion)之意。只要順藤摸瓜,就不難發現,武力脅迫與和平抗命的本質分野不大,都是一種要脅。若能和平抗命,為何武鬥不可取且不符道德?武力為惡,和平為善,只是人類的僵化概念而已。

 

正如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所言:「即使抗命者違法武鬥以達義,都要有受罰的覺悟。」每一個公民抗命者最終都要等價交換,付出代價,不論是自由、血、抑或生命。正如前文所指(註二),革命不是「請客食飯」,犧牲乃在所難免。筆者支持以武力抗命乃至革命,不等於不願付出代價。待武力驅逐當權者,大局已定之時,自會靜候歷史公論及人民審判。時下匪賊當道,我等焉能坐以待斃、「愛和理非」?惟及時以武制惡抗暴,方能挽救日漸淪喪的港人尊嚴,以昭世間大義。

 

注釋:

註一及二:詳見〈與強權講理就如愚公移山〉,《城大月報》(二月號,2015):2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