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一些左膠向來鍾愛文化包容論,籲香港人包容中國人的各種非常文化行為。適逢六月四號將至,香港人又開始討論六四。其實專制、獨裁和封建何嘗不是中國的文化?為何要把民主價值觀強加於中國人身上呢?他們世代享受專制、獨裁和封建,又樂於參與群帶關係的經濟捷徑,懷抱這個中國夢。為何香港人要由西方價值觀來定義中國人需要民主呢?

左膠樂於批評美帝的文化侵略云云,如中東各地世代奉行部落政治,自得其樂,不需要美國強行介入,扶植民主政府。認為當地人自有一套生活文化,沒有民主政制,沒有麥當勞,沒有蘋果公司,沒有互聯網也活得逍遙。

如果偷呃拐騙是文化,隨地便溺也是文化,就要包容。其實專制、封建、貪污、腐敗又何嘗不是中國文化?香港人憑什麼論斷中國文化的什麼要包容,什麼不能包容,還是無所不包?

如果美國夢是相信在美國靠努力拼搏可以得到美好生活,那中國夢是相信在中國靠群帶關係,錢財疏通可以得到美好生活,又有何不可呢?香港人憑什麼把美國夢、西方夢套用到中國身上?

再舉一例,新畿內亞一帶還保留一些原始部族,過著茹毛飲血,甚至食人的生活文化。根據左膠的文化包容論,我們不應該去改變他們的生活,也不應該拿著聖經跑到當地強逼當地人改信天主教,又或者拿槍砲擊殺部族領袖,然後扶殖一個民主政權,建設民主新幾內亞。我們不應該把自已的文化價值觀強加於當地人身上。那為何香港的左膠一方面高舉文化包容論,另一方面卻又要設建民主中國,破壞中國文化呢?實在百思不得其解。

正如殖民者是否有大義斷定殖民地的異教徒沒有得到上帝的福音是活於水深火熱中,他們需要信仰基督才能得救贖一樣。香港人有什麼大義斷定中國人需要民主?尤其大多數中國人,樂於享受共產黨專政下帶來的經濟成果。當你批評中國的民主現況,往往會被中國人教訓你們這幫受殖民統治的走狗沒資格對他們說三道四,狗血淋頭。當他們自已都不認為需要,那香港人有何大義去為他們建設民主中國?

或許你會說有部份中國人正為民主奮鬥。無錯,這些人值得尊敬,但除了尊敬或必要時捐錢外,我不認為自已有義務或立場建設民主中國。支聯會主席李卓人是中國人,中國人有中國民主夢很正常,我支持他建設民主中國。但我相信很多香港人不是,也不認為自已是中國人,沒有這個中國民主夢,只有香港民主夢。

根據香港的左膠的文化包容論,其實我們香港人沒立場,也沒義務,更沒有大義去改變中國的生活文化傳統。相反我們應保育中國的專制,獨裁,封建文化,就像那些高級知識份子慨嘆西藏、新疆的文化慢慢流失,要求保育一樣。請香港人尊重中國人的文化生活信仰。正如黃子華說愛護動物的非洲紀實的攝影師,是不會介入打亂大自然的規律。

題外話,對於追求民主的香港人來說,我認為除了六四,還有五二三這一個日子值得紀念。一九八九年的那天有三位青年向天安門的毛澤東像投擲雞蛋,結果被北京高校學生自治聯會的糾察隊綁起,交給公安審判。而這歷史在雨傘革命中重演,香港的學聯的糾察何嘗不是出賣行動者?我這個看過學聯糾察隊手段,以及其後「篤灰」事件的人來說,這三位青年被出賣的遭受,令我比較感慨,你們呢?

天安門毛澤東像污損案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