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FB上,又報導一個小店即將結業(又,為什麼我要說又呢?),是一間經營超過18年的餅屋——位於土瓜灣的『裕徳餅屋』 *。原因是業主通知老闆娘不再續租,連加價都懶得講。就這樣,6月中過後,附近街坊要食新鮮出爐的蛋撻,可能就要走過兩個街口,去到“蛋X王”去買,每樣都貴一倍,但味道還沒那麼好。一簽多行改一週一行,說實話,短期真的看不到什麼成效,反而是之前的影響還在不斷擴展,看到藥房結業很開心,但原來重新開鋪,還是一間藥房。

DSC_0015

而我每次見到這樣的內容,心中都有點火及灰,火是對自由行政策造成小店不斷被清洗,被取代為藥房金鋪,灰是對自己什麼都做不到而感到自責。

紀念即將結業的老店,這種悲情的東西,真的很吸引大家的注意力,只有失去的時候,大家才會去珍惜。8964的時候,大家都應該清楚知道中共是個怎樣的政權,但沒有反抗到底,最後97年,香港的主權就這樣非常順利地交到了一個土匪的手上。現在才知道失去了英國的庇護,才知道什麼叫赤化,然後開始懷念97前。

DSC_0019

不是說紀念不好,但只是紀念,卻不反思到底為什麼會失去,那麼每次的紀念都只是紀念,唯一作用是給了一些人,一個理由聚在一起,然後互舔傷口。就好像大家總是忘記,到底是誰造成英國放棄香港,抱怨英國,而不去反思89至97年,8年的時間,那一代的香港人到底做了些什麼。

最近,一班反對各大專院校退出學聯(保聯)的人,有一個論調:搞退聯的人,是不是會接力香港民主發展?為什麼搞完就走了啊?說實話,真的不想去回應他們,到底有什麼邏輯,叫一個發明飛機的人,一定要去改良降落傘?我會建議現在保聯的人,現在可以去想想,如何去“紀念”學聯的逝去了,比如每年都開一場和64一樣的唱K大會。

DSC_0016

其實我好討厭政治,但正因為討厭,所以才要參與社運,因為我希望社會快點可以改變,改變成一個我不需要再每天關心政治,每隔一段時間輕輕鬆鬆地去投一個票,然後生活就可以越來越好的社會。

*資料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lovehunghom/posts/977196672304716

附件的相片係我昨天實地拍攝的,有兩張是『蛋撻王』的。

DSC_0018

DSC_0017

DSC_0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