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日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決定亞視不獲續牌,寫此文時已經是5月1日,足足一個月,社會反應冷靜得可怕。2013年10月行會決定港視不獲發免費電視牌,但至少奇妙電視及香港電視娛樂(港娛)獲原則性發牌,而港娛更在今年4月1日正式獲發12年免費電視牌照,可以在未來11個月內啟播,而2013年當時的反應呢?不少人為王維基抱不平,更有12萬人遊行示威,在政總長期留守,三間申請免費電視牌批少了一間都會引起社會強烈反彈,今次亞視不獲續牌呢?今次是在現有的兩個免費電視台中取走一個,即是真正減少了電視選擇,理應「無電視睇」暴動都似,但現實呢?政總無人示威抗議行會決定、無人提出司法覆核、連一些聲稱是「亞視迷」的人都沒有一些遊行示威,連不少保皇黨、愛字頭都無公開批評行會決定、為亞視抗爭,看來亞視已經是眾叛親離了。

如果大家無失憶的話,2014年初當通訊事務管理局就亞視的免費電視續牌作公眾諮詢時,無論是三場公聽會、抑或其他場合,都會出現一些聲稱是「亞視迷」的人,尤其以「傳媒監察網民自發」的李美娜為佼佼者,他們不停批評反亞視的人,並力撐亞視續牌。2014年底,當法庭審理亞視股東爭拗的案件時,庭上透露了通訊局反對亞視續牌;當時李美娜一干人等曾經到通訊局辦公室抗議,如今亞視不獲續牌,為何他們好似隱形一樣,連些少抗爭都無呢?還有曾力撐《ATV焦點》的傅振中呢?連一間電視台都保衛唔到,如何相信你能夠保衛香港呢?愛港之聲呢?2012年支持亞視到可以在感動香港晚會中亮相,今日呢?為何一個支持亞視的集會或遊行都不見有呢?所以我早前趁亞視官司上庭,在法院門外高舉標語「愛字頭、保皇黨離棄亞視,危難關頭失晒蹤」,並追問葉家寶及劉瀾昌為何李美娜、傅振中等「亞視迷」為何沒有現身支持你們,這單新聞在傳媒報道,我睇留言一個五毛都無,顯然這班聲稱是「亞視迷」的人,已經「用完即棄」,再無利用價值了。

別忘記今年2月立法會的資訊科技及廣播事務委員會曾經討論過亞視早前的拖糧事件,當時行會仍然審議亞視的續牌申請,不少保皇黨就算不太支持,都不敢明言反對亞視續牌,尤其是最力撐亞視的立法會議員梁美芬,話很支持亞視精神,同時會議亦否決毛孟靜反對亞視續牌的無約束力動議。到4月1日行會否決亞視續牌後,4月13日上述同一個委員會,最力撐亞視的梁美芬沒有出現,而發言的保皇黨無一個反對行會決定,顯然保皇黨都已經離棄亞視。很好笑的是梁美芬,如果你真是愛亞視,如果唔搞個大遊行或者政總集會,你如何對得住投票給你的九龍西「亞視迷」選民呢?

2013年港視失落免費電視牌,12萬人遊行集會抗議,不少是連七一遊行都不會參加的師奶,覺得「無電視睇」都要逼到走上街頭;今次亞視不獲續牌呢?那些聲稱每日都睇亞視的人呢?為何無「亞視迷」走上街頭抗爭呢?亞視很快從電視中消失,真正「無電視睇」,為何香港人可以無動於衷呢?為何無人發起「尋找800個收視戶,誓令亞視收視超過50點」、「萬千開機迎亞視」呢?說穿了,不少人根本不睇亞視,亞視被消失只會是一件好事;另外一些聲稱是「亞視迷」的人,其實是梁振英的支持者,既然他們支持的梁振英判了亞視死刑,他們要在梁振英及亞視二擇其一,自然毫不猶疑企在梁振英一邊,何來會為亞視這件事突然變成「反對派」呢?

很多人說亞視快將停播,不應該再落井下石,但亞視早前拖糧事件及停播危機是如何造成呢?其實就是主要投資者王征停止注資,令這間不能夠自負盈虧的電視台開始出現資金問題,執行董事葉家寶為籌錢出糧及交牌費四出撲水,結果都是要靠賣劇集版權解決。聲稱投資亞視超過20億的王征,突然指已經完成歷史使命,在這次危機中一毫子都無出過,更出現大股東借糧當出糧事件,如果說我們冷血,我們邊似王征咁冷血?為一己私利妄顧600個員工的福祉,一個人作的孽要亞視員工陪葬呢?連王征都對亞視前景無信心不注資,亞視結束又何來可惜呢?況且不少亞視劇集版權已經轉賣到無線手上,你怕無線不會播放這些劇集呢?一間到今日仍然只識回望光輝歲月的電視台,不如上影片網不停重溫算啦,何需霸佔大氣電波不思進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