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折號》一文章說「錯不在內地人,錯的是共產黨」,中國的黑心食品、販賣人口、教育問題都是共產黨的錯,中国人只是被共產黨長年累月的教育洗腦了,變成無知的人,不知道什麼是自由,所以不能怪責他們。

作者Crystal Yip似乎過份高估了中共的威能,不錯中国當然存在洗腦教育,但畢竟中国非北韓,有心人想接觸外間資訊,是有難度,但非全無可能,輕輕一翻牆,我們能接觸的網站,他們一樣可以連上。再觀看微博、天涯等中国網站,我們會發現其實中国人對共產黨的怨言不會比香港人少,對共黨以至中国種種問題的諷刺甚至比香港網民更深刻更「抵死」。

但是會發牢騷不代表會反抗,在雨傘革命、反水貨行動等中港矛盾上,中国網民就很忠實地站在中共的一方指責香港人,洋奴走狗,英殖遺民,什麼難聽的說話都講得出口,縱使那些人平日卻在罵共產黨。

這一方面可以說是中共操縱民族主義情緒的結果,另一方面也反映了一個事實,中国人其實知道共產黨在做什麼,但他們接受了,縱容了。

要說他們無知?他們決不無知,每年湧到歐美各地留學的中国學生多不勝數,他們爭先恐後地想在當地找到工作留居,即使在臉書、Youtube如何聲嘶力竭地挺中共,但身體會很誠實地釘在外國的土地上,決不走回頭路。

美國九一一事件十周年時,鳳凰網訪問一位中国大學生,他說看到美國被欺負了很高興,說敢跟美國作對的都是英雄,不過話鋒一轉,他又說自己很喜歡美國,馬上要到美國留學了,說到對未來的憧憬,他就當著天安門城樓的毛澤東像前愉快地說:「能不回來就不回來了。」

中国人的精神和肉體往往是分離的,精神上他是愛中国的,但肉體永遠會選擇對自己最有利的方案。

201109141343405822011091413434159220110914134341144

Crystal Yip說千錯萬錯都是中共的錯,這一次我倒要為中共申冤,誠然,這個政黨是萬惡之首,絕對要負上最大的責任,但是,中国人真的是清白無辜的嗎?

黑心食品的根源,是政府部門監督不力,但那些黑心食品,終究不是共產黨幹部自己造出來的。

小女孩被車撞到,路人直行直過,無一上前幫助。那些路人也不見得盡是共產黨員。

還有滿大街的假貨,有人竟然賣成了中国首富;侵權作品,包括光碟、書籍,販賣這些東西的人,也不過是些平民百姓。

將所有責任推到共產黨的身上,公平嗎?

中国人不像Crystal Yip所說的愚昧無知,相反,他們很聰明,甚至是太聰明,他們利用了共產黨治下的這個制度漏洞,無所不用其極地攫取,貪婪的把眼前一切吞下,然後侍機而動,逃到外國。當然,逃走前,還是要熱烈地擁護共產黨,因為沒有黨,就沒有滿肚肥油的我們。

我想起電影《V煞》中的一段話:「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這要怪誰?當然, 有些人比大家更需要負上責任。但是,老實說, 如果你要找人負責的話,你只需要照照鏡子。」

究竟是什麼民族,當初選擇了這個黨?在其殘暴不堪的管治下,是為什麼仍能麻木地活過了66年,而且在可見將來還會繼續愉快地接受它的強暴?是什麼民族「己所不欲,要施於人」,明明自己夢裡都想逃離的制度,卻不齒著香港人的反抗,譏諷、唾罵?

中国人眷養了共產黨這頭魔獸,把牠擁在懷中呵護,而這頭魔獸如今長大了,露出兇相,將要跑出去害其他無辜的人了,這群「受害者」難道就不能受一點點呵責?

作者說:「今天,有人希望能夠令香港獨立,使香港能夠脫離中國。這一點我並不認同,因為我不能忍心目暏有一大群人仍要處於中共的威迫之下。」這是我看過最不堪入目的反對港獨理由。不忍心中国人要處於中共的威逼之下,方法原來就是要香港人一起受苦?作者有沒有想過,中国人跟中共的關係,其實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捱,作為外人,又為何要插手?最重要的是,香港人不願捱,為何要逼港人留下來陪中国人受苦,只因你那些廉價的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