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10243_770161526433346_3664620198028988660_n

六四將至,議論又起。去年去過以後,再回看今時今日的社會局勢,筆者奉勸一句,不要再去維園。

必然又有人說冷血涼薄又刻毒,亡魂未雪,何時由得後代忘懷?只是,這些人要理解的是,後代不是忘記一場血腥屠殺,也不是因為歷史愈來愈遠而覺得不用追昔,只是你們不肯承認,香港不能再走「家國情懷」這一套,「建設民主中國」是空話,一是你不能建,二是民主香港都建不了還建甚麼中國,三是以中國人的劣根性得到民主後對全世界都是壞事,四是中國對香港而言已淪為全然的毒害,你死你事,何以牽繫香港?常道香港和中國民主不能分割,但香港都保不住,你是以擒賊先擒王的策略來走你理想的永續民主路嗎?行唔通囉。

第二個大問題是搞手,支聯會,這廿多年走的路,請問是如何帶領市民走出關口向前走?答案是沒有。每一年每一次坐滿人的晚上,只知支聯會販賣悲慟,出售眼淚,悲天下之蒼涼而了無所進,實為各政黨各組織籌旗募資。不如暫且不談大中華論調的合理性和實際性,就當他們大愛無私,那麼請問支聯會在平反六四上做過甚麼進取行動?建紀念館賣紀念品嗎?還是在年宵騎劫黃傘?定期遊行?六四馬拉松?有平反過嗎?說穿了,支聯會從來沒有把「平反」作為要務,所謂「平反六四永不放棄」,只是在於不放棄每年找一個晚上點人數,數算擠爆多少個足球場,甚麼讓燭光照遍整個維園,邀六四樂隊與市民高唱自由花,熟習後把同一模式代入所有社運,高唱「今天我‧‧‧‧‧‧」然後大合照散水。

支聯會的人從來不進步,也不思進取,僅懷著所謂民主理想日以繼夜地自慰,由司徒華到李柱銘,還有今天戇膠膠的李卓人、蔡耀昌,一系列的保守迂腐作風,將會是香港民主運動中最大的禍根之一--鬼咩,自己膠咪算,喜歡騎劫先最仆街。

不要再說甚麼這一代的學生無知又無良,不如先看看你們自己根本不肯承認本土思潮和迂腐守舊的弊端。一世只求永續社運,不尋改革,只想憑廿多年的眼淚乞求全球最大的黑社會施予半點民主空間,我呸。站於人道立場,六四事件的發生將永世不會忘懷,但此時此刻,我們為何不是站於本土立場,來思考六四和全世界歷史上所有鎮壓事件為後代為未來可以引起我們對民主的反思和判斷?為甚麼是眼淚葬花而非帶動進取思潮?不要跟我說甚麼共產黨開心不開心,一是我沒意欲猜測牠的心意,二是你覺得共產黨會擔心你搞六四集會還是香港人從此摒棄遺留已久的家國關係?

年復一年,廿六將近,如此愚弄數代港人,你們又對得起六四亡魂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