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終於回到香港老家,也重新拾筆寫作。對於這一敞漫長的西伯利亞旅程來說,最讓筆者深刻的莫過於沿途的西伯利亞田園風光。縱使筆者以前也曾經乘坐火車到雲南和浙江,但西伯利亞的景色和它們的卻是截然不同,甚至可以說是兩個層次,前者沿途的火車風景都是山明水秀或大小城市,而後者沿途的只有「蕭索」和「荒涼」。

除非親眼目睹,否則你難以想像在一大片一望無際,寸草不生的高原上,仍然有數棟保留了東歐雕刻的小木屋孤伶伶地矗立在灰黑色的礫石堆上,形成一條若隱若現的小村莊,那種景色是多麼悽涼,又是多麼的莊麗呢!

那些石山上的小木屋早已被高原的風雪和沙塵摧殘得殘缺不全,在四周棕赤色的高山映襯下,仿佛它們只不過是大自然吐出的一堆亂木。此時,如果火車有幸靠近那堆亂木的話,你會驚訝地發現那堆亂木(或那條村莊)只由數根簡陋得很的電纜供電,而且通住村子外面的公路也是凹凸不平,村子的外圍停泊了數輛古舊得你以為只會在博物館看到的陳年Volga汽車,在汽車旁邊還有一群比你家樓下的流浪狗還瘦削的牛群。

筆者同行的友人是個攝影愛好者,他當然很欣然地拍這些悽美的景色拍下來。但作為一個撰寫都市傳說和恐怖故事的人來說,腦海只會浮現出數個可怕的念頭:

1) 在這裡真的被人姦殺了再弄成漢堡飽也不會有人知道

2) 即使你和我說整條村是撒旦教,筆者也不會反駁半句

3) 如果有日整條村子突然消失在人間,也不會有人注意到。

對於前兩個猜測,相信有看開筆者文章的也會有同感,至於第三個猜測,則是我們今天要討論的問題︰究竟一個小鎮是不是真的可以憑空消失?如果是真,那麼它的原因又會是什麼?

「消失的小鎮」

對於一向有留意超自然動態的網友來說,「離奇消失的小鎮」這個題目相信大家一點也不會覺得陌生。在歷史上,真的有不少記載關於整條村子的人一晚之間消失得無影無蹤,不留一點痕跡。當中比較經典的例子有加拿大的Angikuni Lake。1930年,在加拿大北部的Angikuni Lake旁邊一條2000人的小鎮在一夜間所有人都人間蒸發了,只留下村民的工具和衣物。類似的案件在非州、英國、中國也有記錄發生過。

而我們今天主要介紹的神秘失蹤小鎮,是一個位於美國的堪薩斯州的農村小鎮—Ashley

Ashley並不是什麼小鎮,它只不過是位於堪薩斯州數以千計的村莊中,其中一條小農村罷了。它的總人口只有679人,村民主要依賴農業為生。整條村子只有一條高速公路通住村外,四周被高山和荒地包圍,由此可見其規模之小。

由於舊時代沒有電腦的關係,城鎮資料的記載和更新極為困難,像Ashley這類型的小農村通常不會記載在國家記錄冊內,或者合併到鄰近比較大的城鎮一起來記錄。

換句話說,即使它消失了也不會有人察覺。

根據都市傳說的記載,Ashley是在1952年神秘消失。因為某種原因,美國政府在它消失後數年,一直極力把Ashley從任何官方記錄抹殺掉,只餘下一些零碎的民間資料,以下的段落就概括了Ashley消失的普通流傳版本︰

根據聯邦地理調查局的記載,在1952年8月16日凌晨3時28分,美國發生了一次黎克特制7.9級大地震,震央之大影響整個美國中西部區域,而根據當時的推測,震央位於一個叫Ashley的偏僻農村的正下方。

當政府收到鄰近小鎮的通知並趕到現場時,發現整條小農村已經消失在一個大約1000碼長、500碼寬、深度不詳的深坑內。由於深坑持續釋出有毒氣溫和灰白色的濃煙,而且村子地勢因地震的關係變得極為險峻,大大拖垮了救援人員的搜救行動。

經過12天無止境的搜索後,最後美國政府不得不宣告那679名失蹤的Ashley村民已經葬身在那條神秘的地震坑內,並裁定他們為法定死亡。而在數天後的另一場餘震內,那個神秘坑洞也自然縫合起來,仿佛從來沒有打開過,也沒有一條農村叫Ashley存在過在這世界上。

由於當時美國剛處於戰後復甦,很多人口記載和村莊資料也因為戰爭而混亂一團,所以美國政府也趁勢把事件遮掩過去,讓災難不了了之下結束。

但這就是Ashley消失事件的全部嗎?

當然不是啦。

「外圍的線索」

縱使美國政府已經把消息封殺起來,我們無法由官方途徑得知Ashley的消息,但多謝了部份有心人仕收集了鄰近Ashley城鎮的警察局和村民的一些小道消息,希望由此拼湊出Ashley消失的真相,而以下就是他們收集到的在Ashley消失前8天發生過的一些零星怪事,而這些零星怪事可能導向一個令人不寒而慄的真相……

在1952年8月8日的下午7時13分,一名叫Gabriel Jonathan的農民目睹在Ashley的天空突然出現數顆奇怪的黑色光點。由於Ashley鎮本身不設備警察局,所以困惑不已的Gabriel Jonathan唯有打電話到鄰近城鎮Hays的警察局,並向他們匯報異象。

根據當時Gabriel Jonathan的口供,他由下午開始,不時在天空看見一些「細小但漆黑」的奇異小黑點。據說這些小黑點完全不透光,漆黑一團,還不時在空中扭動。但這些小黑點只維持了短短15分鐘,便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值得一提的是,在同一天,Hays警察局另外收到15宗和Jonathan類似的異象報告。

但最奇怪的是,如此奇怪的天文異象卻看來只有Ashley的居民才可看到。當Hays的警察收到電話後,便順勢探頭出窗外查看,卻只看到一片蔚藍的天空,絲毫沒有黑點的蹤影,即使是Hays的其他鎮民也看不到那些所謂的「黑點」。在苦無頭緒下,Hays警察局只好把它們列為單純的天文異象報告,並決定明天早上才到Ashley查看。

在1952年8月9日的上午7時54分,Hays警察局突然收到他們的警長Allan Mace的求救電話,指他在通往Ashley的公路上迷失了方向,無法找到出口。

根據Allan Mace稍後的書面報告,在當天清晨,他一如以往駕駛警車前住Ashley進行例行巡邏時,卻發現自己在連接Ashley和Hays的高速公路失去了方向,還感到一股莫名其妙的頭暈嘔心,。

Allan Mace描述道︰「不知由何時開始,公路四周的景色變得一模一樣起來。縱使駕駛了整整兩小時,但絲毫沒有看到經過的公車,沒有起伏的山丘,也沒有吃草的畜牧群,周圍只有一望無際的草原,和那條看不見盡頭的公路,仿佛被困在一個全然陌生的未知空間中。」

面對如此詭異的情況,Allan Mace最後決定打電話回警局求救。在和同事在電話上短促地交流後,Allan Mace不管三七二十一,決定先火速前往Ashley,視察那裡的情況。

奇怪的是,在半小時後,Allan Mace的警車竟然出現在警察局門外。

根據Allan Mace令人震驚的匯報,他離開警局後,便一路以來沒有轉彎,也沒有調頭,只一味住前衝,但為什麼半小時他竟然回到Hays警察局?這是怎樣一回事?難度他已經繞過了地球一圈?

在稍後上午9時15分,Hays警察局決定一口氣派7輛警車前住Ashley,發誓非要到達Ashley不可。但結果仍然一樣,7輛警車在未知的空間迷路數小時後,便在沒有轉彎的情況下回到Hays警察局,其中一名警員更因嚴重頭暈而昏了過去。

與此同時,Hays警察局不斷收到來自Ashley居民的求救電話,說那些天上的黑點像失控的癌細胞般,不斷住外擴散,現在已經覆蓋了半個天空,天空瀰漫一片令人嘔心的墨黑色。對現狀除了驚慌,便毫無頭緒的Hays接線生唯有呼籲居民不要外出,留守在家的地下室或屋內,直到警方的救援來到。

縱使所有在場的Hays警員知道他們已經無法進入Ashley村莊了。

在當晚8時17分,年邁的Mrs. Elaine Kantor致電警方,說她的鄰居Milton夫婦在數十分鐘前帶著他們的小雙胞胎Jeffery和 Brooke駕車離去,之後便一直沒有回來,想知道他們是否已經安全到達Hays。Hays警方聽了Mrs. Elaine後感到萬分震驚,立即派人在Hays的公路上守候,Ashley和Hays的距離有一小時多車程,應該還趕得切迎接他們。警長Allan Mace焦急如焚地希望有人能順利逃出Ashley,和他們說裡頭的實際情況,但奈何他們大伙兒在公路口一直等一直等,也沒有任何車輛出現在公路的盡頭…..

Milton一家人就這樣憑空消失了。

「瘋狂的地獄之火」

第二天早上,8月10日上午7時38分,Ashley居民的電話幾乎同一時間襲去Hays警察局,他們不約而同驚恐地匯報那些黑點已經擴散至整個天空,無際的天空變成漆黑一片,黑暗吞噬了每一度陽光,讓不安和邪惡的黑暗籠罩住整個小鎮。

恐慌已經逼瘋了Ashley的居民,他們有的在電話歇撕底里地尖叫,有的朝電話連連咆吼,有的則哭求政府快點找人來救他們,總之情況一團混亂,慘不忍睹。

在10時15分,在Hays警察局強烈要求下,鄰近的大型城市Topeka派出數台直昇機飛住Ashley,企圖在空中視察村內情況,但可惜當他們到達現場時,發現在那原本理應是Ashley的位置上,除了空曠的大平地外便空無一物…

翌日,亦即是8月11日,正午12時43分,Hays警察局收到一名單親媽媽Ms. Phoebe Danielewski的求助電話。在電話中,Ms. Phoebe用哭泣得顫抖的聲線對Allan Mace說她的女兒Erica由昨天傍晚開始,便不斷對Ms. Phoebe說她看到父親站在屋外和她揮手,並和她說話,叫她出來陪伴他。

但可惜Erica的父親早在數年前便因交通意外而死去。

更加讓Ms. Phoebe心驚膽跳的是,縱使Ms. Phoebe已經用盡為人母親可以有的力氣把女兒按在地上,但Erica仍然不斷掙扎,堅持要跑出屋外,伏在地上叫喊道「要和它們(他們)在一起」。

在之後的12小時,Hays警察局總共收到329個來自Ashley家長類似的求助電話,而求助內容劃一如下︰他們年幼的子女由窗戶看到早已逝去的先人/不存在的生物,並嚷著要跑到屋外,加入它們(他們)的行列。站在電話旁邊的警員無不聽得血色盡失,擔心有更可怕的事在背段等待他們。

他們的擔心不無道理。

第二天早上,Ashley村上所有孩子都人間蒸發了。

就在一夜之間,Ashley村上全數217個孩子消失得無影無蹤,不留一點痕跡。據Ashley的家長描述,他們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是何時不見,當他們發現時,家中只留下一套孩子當時穿著的衣服和一道打開的大門,大門映照出外面無垠的黑暗。

無能為力,這是對當時Hays警方唯一的形容詞。即使他們坐在警察局心急如焚,但都改變不了他們根本無法進入Ashley的事實,警員只能坐在桌椅,怔怔地聽著家長們在電話的哭訴,並盡力勸告他們不要外出尋找失蹤的子女。

同一天的下午5時19分,警方收到Ashley村上一名叫Scott Luntz的獨居老人的電話,他說在村的南方驀然出現一道橙紅色的轟天巨火,據說那道火焰非常龐大,龐大得直插天際,宛如一道火牆。

類似的報告不斷由Ashley傳到Hays警察局,但除了Ashley以外的人都看不到那道火壁。直到第二天的深夜12時09分,最後一個來自Ashley的電話是以一名叫Mr. Benjamin Endicott的農夫打來。在電話裡,Mr. Benjamin報告說那道神秘的橙紅色的火焰好像愈逼愈近,弄得整條村像日間般光猛,但正當他想進一步描述下去時,電話卻離奇地被斷線了。

之後一整天,Hays警察局便再沒有響起,一陣詭異的寧靜瀰漫在整個辦公室內。

直到1952年8月15日,亦即是官方記載Ashley被地震摧毀那一天,Hays警察局在當天亦收到來自Ashley的最後一通電話。

電話是來自一名叫Ms. April Foster.的婦人,在下午9時46分打來,而當時接間的是一名叫Peter Welsch的高級探員,以下的文字則記錄了他們當時的對話內容︰

(對話開始)
探員Welsch: Hays警察局。
(電訊受到干擾的沙沙聲)
探員Welsch: 這裡是Hays警察局,有人在嗎?
Ms. April: 是…是,你好?
探員Welsch: 請報出你的身份,小姐。
Ms. April: 我的名字是April,April Foster.(咳嗽聲)上帝啊,你一定要幫我。
探員Welsch: 發生了什麼事?April小姐。
Ms. April:昨…昨晚,他…們全部人都回來了。
探員Welsch: 小姐,我需要你….
Ms. April: 昨晚,他媽的全部人都回來了﹗(尖叫聲)
探員Welsch:小姐,我需要你立即冷靜下來,而且要慢慢回答,究竟昨晚發生什麼事?你指的他們是誰?
Ms. April: (啜泣聲) 所有人。
探員Welsch: 所有人?
Ms. April: 所有人都由烈火裡回來。

探員Welsch: 你指的所有人究竟是誰?
Ms. April: 我的兒子..我昨晚見到我的兒子。他在走路…就在大街上走路…他全身都被烈火吞噬著,基督賜福﹗他全身都被火焰吞噬著﹗
探員Welsch: 小姐,我…
Ms. April: 但他明明上年已經死去…我們兩母子一直相依為命…我以前對他說要踏單車時要小心貨車,但他從來都聽不入耳(痛哭聲)
探員Welsch:小姐,你說的話根本不合理,你指的所有人究竟是誰?

Ms. April:你這他媽的白痴警察,究竟有沒有在聽我說?我說所有人,所有早已死去的人,所有失蹤已久的人,他們全部都在昨晚回來,由火焰走出來,還在大街遊盪,想抓走我們!「媽媽﹗媽媽!」我的兒子就在屋外不停地叫我的名字,你他媽的明不明?他更說想要見我,但我知道那個絕對不是我的兒子來的,絕對不是!

探員Welsch:那麼你現在在哪?情況安全嗎?
Ms. April: 我躲了起來,村裡大部份人都躲了起來,當我們看到他們由遠處草地衝過來時,已經馬上躲了起來…但有人…就是把持不住,讓它們入屋,之後…天啊..那些尖叫聲,我很清楚那些尖叫聲代表發生什麼事,但不久那些屋子也陷入熊熊烈火中,之後…再走出來….我現在躲在衣櫃內,暫時都很安全..至少暫時如此..
(頗長的沉默)

探員Welsch: 小姐,你還好嗎?
Ms. April: (沒有回答)
探員Welsch: 小姐?
Ms. April: (窗戶破裂的聲音) 天啊…
探員Welsch: 小姐?
Ms. April:有東西走了進來(摀住嘴發出的哭泣聲)
探員Welsch:小姐,請盡力保持安靜,不要發出聲音
Ms. April: (遠方傳來「媽媽…媽媽…」的小孩呢喃聲) 他走了進來了。
探員Welsch: 保持安靜,千萬不要離開﹗
Ms. April: (「媽媽?媽媽?你躲在哪裡?」那把小孩子的聲音說)
探員Welsch: 千萬不要出聲。
Ms. April: (沉重的腳步聲,輕笑聲,木門打開的聲音,「媽,我找到你了。」)
(最後是女人的尖叫聲、打鬥聲和小孩的訕笑聲)
探員Welsch: 小姐?小姐?
(對話到此中斷)

第二天早上,通往Ashley的道路終於開通了,當Hays警察局所有成員火速趕到現在時,Ashley村只餘下一堆燃燒殆盡的灰燼…而且沒有人找到任何屍體。

「地獄和人間」

很多人曾經問過筆者最怕那一類恐怖故事/都市傳說?藉住今次不妨回答大家,最讓筆者害怕的應該是「逝去的親人變成邪靈/怪物回來」的故事和傳說,為什麼?對於筆者來說,其實很多恐怖故事的敵人/怪物的立場都很明顯,基本上你唯一要考慮的是如何逃跑/殺死它,完全無後顧之憂,但如果你要對付的是你逝去的親人/死去的愛人呢?這點無疑是最令人痛苦,你能忍心舉起斧頭砍下去嗎?筆者有數個西方比較經典的「逝去的親人變成邪靈/怪物回來」的故事,日後有機會再和大家分享。

我們現在回到這個Ashley都市傳說,其實類似的「地獄和人間接上」傳說在世界各地也有聽閒過,當中比較熟悉的有「香港彩虹站第三條路軌」(不是東涌機場那一條)和「俄羅斯地獄之門」。前者是講述地鐡彩虹站剛落成時,其中一條路軌無意中駁向了陰曹地府,而令整列車的人返魂無術。而後者則是在冷戰時期,蘇聯礦工在掘礦時無意中打開了地獄之門,並錄下了地獄怨魂的慘叫聲。但這些傳說都被人翻寫了很多很多次,所以小編不在這裡詳述了。

但究竟這個Ashley都市傳說是否屬實呢?曾經有網民就翻查過政府的地震記載文件,發現在當年1952年8月美國並沒有任何的地震記載,只有在同年4月和7月才有異常的7級地震記錄。有網民反駁說其實地震的說法是政府之後再補上,其實一開始他們只在Ashley看到灰燼和坑洞,但後來發現地震的說法也壓抑不了民眾的好奇心,再一口下令所有媒體和知情人士滅聲。(而且你要在政府已掩飾的資料中找出證據,這點未免令人尷尬)

除此之外,有不少住在堪薩斯州的網民也說過他們的父母知道Ashley的存在,但對於它消失或變成鬼鎮的原因則不太清楚,只知道它曾經存在過並發生了一些「令人不快」的事。換句話說,Ashley的消失原因依然是個謎。

筆者按:既然今篇都間接和大家說過不少關於俄羅斯的事,那麼下一篇就和大家說下俄羅斯獨有的都市傳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