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 滴牙膏

感謝你投稿到聚言,我是聚言編輯之一小雷,對於閣下鴻文《政改下的共同敵人》甚有意見,特意撰文以個人身份作出回應。

首先,閣下提出對退聯派和保聯派各打五十大板言論,恐怕毫無價值可言。自退聯潮開展以來,兩方各自立場鮮明,正好在自由網上平台條分理析,讓真相愈辯愈明。縱然爭論甚有泥漿摔角味道,對於有心於香港民主建設之我輩,正是見證歷史、見證民運路線轉向的最佳機會,期間我和友人討論從不間斷,亦一一印證了我們在課堂上所學的哲學理論,對於個人見識實在頗有進境,我對於閣下表示對如今局面表示失望之情感甚為不解。

既然失望,正反映閣下本來抱有期望,對於分裂局面失望,可見閣下期望看到所謂大團結局面。有道是:要為相同而團結,而非為團結而相同,理念不一致,從來只能分道揚鑣,只要稍通歷史,就知道民運路線分歧是常態而非異數,有何值得失望、驚訝?迷信團結,又是一種邏輯謬誤,叫合成。

難道閣下不覺得這種迷信團結的集體意識,跟閣下筆下敵人中共的思維如出一徹嗎?中共一直做的,就是不停製造想像中的外悔,讓國人將仇恨和注意力都轉移國外,而忍受忽略國內眾多致命問題。中共又擅於製造雞棚效應,讓國人以為非要共產黨領導中國不可。講到底,就是要盡一切手段掩蓋背叛無產階級的共產黨統治階層的種種惡行,詳情閣下可參考當年佐治奧威爾為了諷刺俄共而寫的《動物農莊》一書,閣下或許會發現,當年俄共的行為和中共一模一樣,今天中共的行為又和學聯(+泛民)一模一樣。他們的共通點,就是信奉群眾只能由「精英」所領導,我想這連已故民主派龍頭司徒華都不會否認,以致他的徒子徒孫-泛民蘋果學聯系統,都是長一副捨我其誰的令人作嘔的咀臉。退聯,也就是從根本上推翻「群眾必須由精英領導」這種本來與民主理念互相排斥的意識形態。

事實上,今天民主人士對於中共的種種指控,如一黨專政、小圈子選舉、打壓異己等,全都適用於學聯身上。敢問,為何香港的大學只能有「學聯」一個學生聯會?這不是一黨專政是甚麼?為何香港大學生不能擁有直接民主的權利,而硬要被類代議政制的產物學聯所代表?今屆學聯秘書長被戲稱羅三七,正因他只得三十七票當選,這不是我們深惡痛絕的小圈子選舉又是甚麼?

對於以上種種客觀事實判斷,閣下要不同意,要不反對,根本不可能存在所謂中立立場,持中立立場者如閣下,要不對香港政局的掌握極為淺陋而昧於判斷,要不只敢躲藏於群眾之間而怯於判斷。退聯潮發生已有月餘,退聯保聯各自理據亦一早傳遍網絡,閣下到此時仍不了解,只是因為你一心拒絕去了解,是以小弟亦多言無益,只是,怯懦和懶惰都是思想啟蒙的大敵,還望察之改之。

團結,有時候還是需要的,就像正值雨傘革命的佔領時期。那時候,每當有義士想要作進一步行動,都會遇上來自閣下所稱的「友軍」的阻攔,甚至向警方「篤灰」,又有為了證明升級行動無用而出賣抗爭者(周永康親口承認)的種種無恥之舉,不知道閣下於其時又是否一貫地堅持你的所謂中立理念?你有站出來呼籲那些升級非議者為大局團結嗎?若沒有,則其實閣下的立場並非如你所說的那麼「中立」,既有立場而假扮中立,不過更顯得閣下無賴下流而已。

PS:基於個人情感需要去判別社會大事是大忌,慎之。

祝 牆頭草春風得意
小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