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cessed with VSCOcam with t1 preset

繼香港大學後,理工大學和浸會大學最近亦通過公投,成為退聯院校之一。社會議論紛紛的是,學聯與各大專院校於退聯之後在社運上的定位。適逢政改方案出爐,這問題更需要答案,偏偏如今的局面卻令小膏感到失望。

甚麼局面?就是支持學聯與退聯的人的戰爭。

這邊廂,退聯的人在鍵盤上狙擊學聯,數落他們的不是,有的甚至夾雜粗口或侮辱字句。那邊廂,學聯表示被抹黑,亦有人進行反擊。觀感上,這像是小朋友玩泥沙那樣。說實話,小膏兩邊都不支持,不能認同「多講無謂」而懶得以長篇大論解釋立場與觀點,只在面書上說些幽默話挑釁對方,引起無內涵的罵戰。

學聯和退聯兩者不都是「我要真普選」的一份子嗎?政改方案出爐,政府大推假普選,在這大是大非、危急的關頭下,支持民主的人理應甚麼都不理會,站在同一陣線,商討對策。正如在立法會內,湯家驊即使不同意大多數泛民主派議員在反對政改方案的聯署抗爭方法,他也同樣表示會否決方案。

總認為,學聯和退聯從來不是對立關係。一間大專院校退聯了,不代表不能夠與學聯開會、合作,要是理念不同也得平心靜氣理性討論,總好過互相謾罵,於事無補。

究竟是不是要憑藉眨低對方爭相更多人的支持呢?學聯現在面對的是,如何重拾退聯的人的信任;退聯的人該思考的是,在社運路上可以怎樣前進。若團結不了,相比針對對方在某事情上「去咗邊」,專注於自己的工作更為重要。

雨傘運動失敗了,也過去了,不應再歸咎於這是誰的錯,而是反思如何可以做得更好。大家此時此刻的方向同出一轍,就是要推翻「八三一框架」下的政改方案,爭取真普選。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要是學聯和退聯眼中都視對方為敵對,而政府是學聯和退聯的共同敵人,那麼就得像《跑男》任務一樣結盟合作為先,不是嗎?

或許小膏不懂得世界的複雜,只知道連支持民主的一方都如此撕裂的話,香港到最後不是敗在政府和中共手上,而是香港人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