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第三十四輪

日期: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六日(英國時間)
賽果:愛華頓 3:0 曼聯
入球:(愛)麥卡錫 5′ (愛)史東 35′ (愛)米拉拿斯 74′

近年來,曼聯對每逢應戰愛華頓都不佔上風,還記得去年十月初的勝仗(而諷刺的是那場的入球功臣居然是今場後備的迪馬利亞和法卡奧),確實贏得驚險,若不是迪基亞神勇表現,恐怕早就輸了。而再上季莫耶斯執教的時候,就是愛華頓那一敗仗使曼聯提早宣布今季無緣歐洲賽,莫耶斯也因此提前被炒,所以也可以說,愛華頓是曼聯的不祥人。不過不祥還不祥,今場曼聯輸了還怪自己本身發揮不佳。還記得筆者上回提過,上場曼聯對車路士其實打得並不差,今場應能打回應有的水準,只能說,我錯了。

今場曼聯的中場大腦卡域克繼續因傷缺陣,但與上場不同,今場由季初擔任防中的比連特代替他的位置,筆者還以為由一個熟任這位置的人曼聯的發揮會更佳,誰知道卻變回季初雷聲大雨點少的曼聯,控球率極高,射門次數亦比對手好,但卻大敗而回。若說問題所在,應從曼聯防中這個位置說起。

若單純以球員的能力來比較,比連特確實不亞於卡域克,傳球視野佳,位置感好,體能甚至比這位老將還好,而他季初亦擔任過防中,應該問題不大。然而,在卡域克的缺陣下,曼聯的確打不回三月時的水準,這除了因為費蘭尼跟上場一樣被凍結外(這個問題已經有很多球評提過,在此不作詳細解釋),跟比連特本人的球風有關。比連特出身於左閘,而在之前幾場所見,他是助攻型後衛,經常過半場參與進攻,但他速度不高(或許和腳短有關),一個長傳就能讓他回防不及,第一個失球就是因為這樣而造成的,而又因為他站位較前,導致靴里拉需要經常回防,間接影響曼聯的進攻效率。而卡域克雖然速度不高,但他身材高大,總算不怕長傳,而他的防守意識亦比連特好,在陣時會比比連特站得更後,讓靴里拉更放心去進攻,這就是卡域克在陣和缺陣的分別。

曼聯的後防繼續錯漏百出亦是致命傷,而今場的罪人則是麥拿亞,其次則是史摩寧。他們兩人雖然只是面對單箭頭盧卡古,但對抗落於下風,特別是麥拿亞,甚至給筆者感覺到他有點怯場,但當然,由於比連特壓得較前,速度又不高,的確給後防不少壓力。其實面對如此高大的前鋒,雲高爾何不嘗試使用一下布力基,雖然他久梳戰陣,但他的身形比麥拿亞好,面對盧卡古應該未至於如麥拿亞被強姦。至於第三個失球,則大大反映出曼聯現今缺乏領袖級的後衛去指揮後防,筆者及後看了阿仙奴對車路士的比賽,當見到梅迪薩卡和泰利指手劃腳地統率後防時,心想曼聯就是缺乏這類球員,若他們在陣的話,必然不會有第三球那麼大意的失球。

而最後的問題還是老掉牙的問題--沒有效果的換人。今場法卡奧和迪馬利亞入場後,曼聯下半場比上半場打得還要差,給筆者的感覺是重回季中「老鼠拉龜」的踢法:傳中又不是、小組滲透又不是、遠射又不是、三角換位又不是,像是「四不像」的戰術,對愛華頓的鐵桶陣完全沒有辦法,只是靠球員靈光一閃的表現,但球員的表現乏善可陳,說實話,雲高爾雖被稱為戰術大師,但臨場發揮一直被小弟多次批評,他亦欠缺變陣能力,若下季曼聯仍然只以一套陣容多線作戰的話,只會輸得很慘。很多人說,現代足球,特別是班霸球隊,需要以一套半陣容來應付比賽,在現在連門將位置也要兩個世界級球員坐陣的年代下,寄望雲高爾能對待現在曼聯板凳球員不濟及可靈活變動的陣容的問題,否則的話下季被在歐聯被其他球隊揉輪不會是什麼出奇的事。

其實曼聯的缺點一直都在,而今場則被對手暴露了出來:對卡域克的依賴、後防的錯漏和回天乏術的換人,而今場曼聯的發揮比上場差是因為愛華頓比車路士作出更針對性的部處:以「新魔獸」挑戰曼聯後防和以爛打的方式凍結中場,而雲高爾對此卻沒有辦法,導致輸得那麼難看。下半場的曼聯,看得筆者十分憤怒,若下場還是這樣的話,很容易就會把歐聯資格雙手奉上,之前辛辛苦苦贏來的「六分波」變得沒用。值得一提的是,比賽末段朗尼受傷,在下場不容有失的情況下,雲高爾能否變陣成功,將會十分關鍵。

足球獌談第二十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