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城市,總有多面,示人的,永遠是化妝後。介紹香港,只會提及中環、尖沙咀、山頂、廟街和夜景,這些,現在都不再屬於香港人,真香港,真本土,是在深水埗。

深水埗一個古老的地名,從前,這裡是深水碼頭。碼頭從來是混雜之地,以前如此,現在如此。這裡的一座座唐樓,街道上的小攤,氣息都與別區不同。坐在公和吃豆腐花,店內裝潢,超越時空,都已超過五十年。看著店面人頭湧湧,想想,錢穆先生或許也曾來買過豆腐。錢先生流落香港,開辦新亞書院,就在桂林街,舊址如今已面目全非,現在大家捍衛的,是這裡的夜市。在夜市,你還可以吃到往日的味道,一種舊香港味。美食外,夜晚也有很多人擺地攤,都是低下階層販賣舊物,幫保生計。桂林街外,福華街、福榮街和北河街都有各式食店,添好運點心、咖央多、豬潤麵、蝦籽撈麵和車仔麵,另外還有傳統糕餅店,坤記糕品和八仙餅家,各式本土食品,都可輕易找到。

福榮街也俗稱「玩具街」,至南昌街一帶有幾十家現具精品店,舊日香港玩具工業興旺,很多都是老店了。除玩具業外,製衣業亦同樣繁盛,大南街一帶有很多布料店和皮革店,亦可以追憶一回。要看古蹟舊物,其實不用到日本和歐洲,香港就有。深水埗警署、北九龍裁判法院、深水埗三太子及北帝廟、深水埗武帝廟和南昌押,幾座戰前唐樓,還有去美荷樓看第一代公屋。在鴨寮街,賣的都是二手電器電話、舊書刊、舊唱片、電子零件,都是舊物,但有趣的是,與其一樣知名的,是賣最新科技電腦的黃金商場,現在更會舉辦電腦節,新舊相容,毫不排斥。

香港人都不了解深水埗的好,她包羅萬有,混雜多元,新舊相容,這些,正正就是代表真正的香港。一個最愛香港的日本女生,最愛的不是太古城,而是深水埗(http://hk.ulifestyle.com.hk/topic/detail.html?id=ABFGD1ozBw5ZEQNt)。可恨,地產財閥已經看中這片土地,一幢幢舊樓在清拆,連最後一片屬於本土人的土地也要侵佔,抄窮人的家。居港德籍攝影師Michael Wolf,最愛拍的是香港後巷,他說:「香港每年有逾四千萬內地遊客,這些人不會對舊香港有興趣,為的只是購物。政府為迎合,一心想將香港變成商業樞紐、旅遊天堂,代價是城市性格慢慢消失,香港的獨特文化也會消亡。」(http://hk.apple.supplement.nextmedia.com/culture/20150422/18326762)
文化並不是需要保育和包容,是需要捍衛,不是生就是死。印度洋上的North Sentinel Island,這群島民仍活於石器時代,為何可以六萬年來不被騷擾(http://www.mirror.co.uk/news/world-news/mysterious-island-home-60000-year-old-community-5565966),靠的就是勇武、抗爭、保護家園。有土地就有人,有人就有文化,真正的香港,在深水埗,其實也在香港人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