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年代都有其共同語言,譬如說飛仔、童黨;MK、潮童。430穿梭機、閃電傳真機、至net小人類、放學ICU;現在有什麼thinkbig天地。又像IQ博士、龍珠、六神合體、鐵甲萬能俠;百變小櫻、寵物小精靈、數碼暴龍、海賊王、火影忍者等等。

而不同的群體,也有專有的共同語言,譬如MK打的火星文:吾系甘牙等等;又譬如雷氣、疊馬等等。又或再縮細一點範圍:假設玩的遊戲不同,也會有不同的專屬語言而外行人是聽不明白的。

這些「共同語言」又或「專屬語言」,說破了不就是由文化、環境共同營造出來嗎?不過,也總有人會被時代、環境拋棄的,像是普遍人都會去麥記買嘢食,然而我卻因為總會由於煎炸食品太熱氣,每次食完都會喉嚨發炎、氣管發炎、扁桃腺發炎……,所以我自小時候,就不曾在麥記買嘢食,除了相約朋友出街,約在麥記等候。所以假若有女生跟我說:我不介意捱麥記,我沒那份共鳴、感動,這些就是身處共同語言之外的孤獨。

然而,正常情況下每一代之間,甚至同世代之間均有代溝,不過我們總能找到一些共同語言的,譬如說龍珠的「龜波氣功」、「超級撒亞人」等等,直到現時仍然聽見不同年齡的人提起;可是有些事已成往事,就只停留在那個時空了──問你一條IQ題呀,咩玩具唔可以係船度玩呀?──「爆旋陀螺呀!」吓,你講乜呀?我哋淨係識爆丸!咩係Gameboy呀?我哋淨係識NDS;又或者小朋友統統灑手兼擰頭地表示:我淨係識Ipad、平板電腦。

以前互聯網、電子產品尚未普及流行,大家都拿著攻略書、漫畫雜誌等溝通交流,甚至會相約一起玩數碼暴龍機、鬥爆旋陀螺、Gameboy玩寵物小精靈會交換通訊進化等等,這些都已經成為了「死」的東西,於是漸漸,共同語言變得越來越狹隘,變得越來越少,變得越來越蒼白無力。

而人與人之間的溝通互動,也變得越來越表面、越來越片面,甚至可能到對方死那日,我們還不清楚這位親人、朋友到底做過些什麼,想過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