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引述《AlbertSpeer (德國軍備部長)》之銘言:
: 有無成功克服失敗主義
: 進而轉敗為勝的案例可提供?

華盛頓的長島會戰。

華盛頓是常敗將軍這件事大家都知道, 不過如火鳳燎原, 兵敗如山倒, 殘存也沒路, 敗者無一死, 將來富如山, 華盛頓就完全是例子。 在長島會戰中,華盛頓領著一堆兵力比英國還少的烏合之眾, 本來兵力已少了, 還要因為防守要塞而分了兵, 還要對英軍的實力判斷錯誤, 更不要說一堆鄉民迎王師, 英軍來拍手叫好, 幫對方帶路, 「抄那條小路可以包抄美軍, 皇上還不快快解決這些亂民。 」這樣子, 結果美軍就被英軍兩面夾攻。

結果不出意料的美軍戰不了多久就被人打到崩潰了, 數量和品質都比對方差, 戰略戰術也被吃定, 美軍就這樣崩潰, 逃跑, 哭喪, 投降的投降, 潰散的潰散。

華盛頓在這次戰鬥的連番失誤, 更是令很多士兵和軍官不爽, 直接罵你這種白痴帶兵能獨立才有鬼, 逃兵的索性回家不鳥這傢伙。 華盛頓撤退的時候, 剩下的軍力大概就只是開戰時的十份之一。 可說是輸到貼地, 英軍覺得美軍這樣再起不能, 美軍看完華盛頓這種烏表現之後, 自己也覺得輸定了, 而且當時的美軍士兵大概到年底就退役, 似乎美軍就要這樣自然消失了。

這樣輸得夠徹底了吧? 但華盛頓和所有開國者都一樣, 就是厚顏無賴, 他意識到輸得那麼難看, 大家失敗主義彌漫並且怪責自己這個廢物。 華盛頓打仗不怎麼樣厲害, 但是卻是媒體的專家, 他知道他需要一次勝利, 那個勝利有沒有戰略意義都不重要, 總之只要打贏一個戰術性勝利。

當時美軍接近解散, 剩下的人也只是抱著等退伍的心態, 募兵沒有人鳥, 反正你都輸了還加入你幹嗎。 大家都預計叛亂快結果, 天下要太平了, 當這種人人覺得美軍都差不多完蛋的時候, 華盛頓就在那年的聖誕節左右, 趁大家覺得仗快打完了要過節的時候, 帶三千人衝去特倫碩欺負千多人的英軍。 執行得還不怎麼樣, 但是還是在這種小戰役中將英軍打爆了。

在這場戰役中, 美軍的死亡數一隻手數得完, 敵軍也大概只死了二十人, 其他的都是投降被俘的, 所以這場不是甚麼大戰。 而且根本沒改變甚麼軍事形勢, 華盛頓打完之後也知道待不下去, 立即就撤退了, 所以這場戰役只是乘人不備傷了英軍的皮毛。

可是這樣一場戰役引發的傳媒效果卻遠超戰果, 各地支持獨立的美國人聽到華盛頓打贏了英軍, 嘴炮的力量突然大幅增強, 而且傳到英國之後, 明明沒甚麼影響力的戰役, 卻令一堆英國人玻璃心受創, 互相指責是別人的責任, 因為一場這樣不重要的戰鬥, 英國指揮官們不愉快的內鬥基因全跑出來, 種下了互相不信任的種子, 長遠導致了英軍後來的戰敗。 主要就是英軍一直都很樂觀, 覺得已經贏了, 華盛頓這樣一幹就變成了強大的精神攻擊。

所以與其說他「擊敗了英軍」, 不如說他「侮辱了英軍」。

華盛頓俘了戰俘怎樣做? 他就是好好善待戰俘, 讓他們跟華盛頓一起到費城旅遊, 使大家都產生了華盛頓打了大勝仗的錯覺, 總之華盛頓的才能是在宣傳和心理上, 多於打仗上的。 但對於失敗主義彌漫, 以弱對強的戰爭而言, 這樣的人反而卻發揮很重要的作用。 特別是華盛頓在軍事上的無能是被很多人微言的, 別人長期看不起他, 產生了反差萌。

華盛頓就是一直輸, 輸到大家都麻木, 覺得他打輸仗已不是新聞的時候, 他打贏就變驚天動地的大新聞了。

一直悲觀慣了的美國人, 驚聞華盛頓這樣的廢物都可以打贏英軍, 突然興奮了起來, 大量的人開始覺得自己可以打贏英國佬, 那些批評華盛頓是條廢材不如認輸的將軍和軍官, 也覺得面子掛不住, 給這傢伙贏了我沒贏就認輸以後還怎樣在江湖立足? 結果一直被鄉民酸的募兵人員突然被熱情款待, 美國佬的自信心就是這樣爆了出來。

之後雖然也不說美軍是一帆風順, 但是這場戰役明明規模不大卻視為關鍵戰役, 全都是心理上的效果, 偏偏心理效果卻是決定了整件事的成敗的。 華盛頓被視為偉大, 就是他能夠在這種絕望的時刻做出驚人的舉動, 而不是他的帶兵才能比別人優勝。

英軍這次也真的是驕兵必敗的一個好例子, 人的心理是很微妙的東西, 長期的樂觀反而導致了很容易被一些小事震撼, 長期的悲觀在某些觸媒下也會成就出強大的自信。 那些觸媒往往就是某些心理結構異於常人的人, 例如華盛頓, 明明全部人都覺得輸了他還是覺得可以賭一場, 還要給他賭贏了。 若不是他這樣發傻, 美國獨立就只是英國其中一場迅速消失的殖民地叛亂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