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楊軍

圖片來源:楊軍

「所有的辯論是無稽的,只有直接行動才有答案」

再說今昔,眾人對和平遊行意見、政策方向、甚至利益分配先後,皆有不合,分成兩派:本土與左翼。前者視港為己家,自己人優先,他城人無權。後者主張平權,高舉公義。後者大喊口號數載,推撞鐵馬,素有浪漫激情。唯今香港,思想膠化,信仰被打破,對光復成功、退聯成功的素人極力駁斥,跟歇斯底里的病人一樣,非得共識不和。思想共識真的重要嗎?

思想共識的前提是眾人因理念相同而團結,但兩派人士本來接受不同的精神食糧,辯論下去都是沒有結果與共識可達。《莊子.齊物論》有曰: 物無非彼,物無非是。自彼則不見,自知則知之。故曰:彼出於是,是亦因彼。彼是,方生之說也‥‥‥是以聖人不由而照之於天。意指各種事物有正反兩面,甚至呈現更多面貌(彼、是只要導出事物本身會呈現多種面貌,不一定要二元絕對)。各人持某一面立場就只能看到相關的面貌,莊子建議用虛靜靈明的心來加以觀察和認識世間萬物。虛靜靈明,就是放棄狂妄,復歸自然。復歸自然,就是順道自然法則去看透世事。這是莊子提倡的「辯無勝」。雙方爭辯是沒有結果的,只有順道自然法則去了解事情才是王道。

本土與左翼最大的分別不在乎抗爭手法,而是思想截然不同。前者是不折不扣的 Consequentialist ,後者信奉Categorical Moral Reasoning。簡單來講,係 Do the thing right 同Do the right thing 的分別。前者重視做一件事,如抗爭,會帶出甚麼效果。後者重視探究做一件事的意義,並分類定性後再詳細分析,如佔領中環。雙方堅持己見,永遠沒有共識,就是左膠不懂,在雞同鴨講嘅環境下,強迫隻鴨仔叫吱吱聲。以整喊細路女做例子,左翼會從整喊細路女事件,再跟光復行動的事件原貌作類比,反證光復失敗,不能對準政權,要求改善施政。後者會 Do the thing first,視政府反應如何,才辯證行動有沒有成效和附上意義。

如果行動途中,成效不明,不明朗因素太多,是不應用上太多口號和辯論的。因為單從一連串離散、個別的事件上辯論甲是什麼,乙有甚麼意義,會容易被細節引導,背離討論目的。只有順道自然法則去討論,才會對討論雙方有所得益。

順道自然法則,就要從哲學,邏輯角度入手去分析,而不是到處說:係咁架啦,就當沒事發生一樣。墨子在著作中《墨子·經下》和《墨子·經說下》的「彼止於彼」駁斥「辯無勝」,認清事物本相。和平遊行,以至 valiant protests ,必有來因,絕非由單純的反抗行為去辯析合理與否,影響與否。

如果大家想再深入入解Consequentialist 跟Categorical Moral Reasoning 的分別,我建議你去睇呢條片。

Justice: What’s The Right Thing To Do? Episode 01 “THE MORAL SIDE OF MURDER"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BdfcR-8h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