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自被主權移交後,世風日下,人心淪亡,應驗雜誌 《FORTUNE》於1995年6月26日刊登之文章 “Death of Hong Kong" 所說的墮落。眼見人比制度大,治法僭越權限,管理質素江河日下。部份人主張城邦自治,唯更多人眷戀昔日英殖香港,復歸英國管治香港。雨傘未開之時,小人欣賞英國完善制度、人民理性持平。不過,自雨傘和 Ian Holiday 主張港大學一必到中國交流後,我誤判,我行山,更要高舉「拋棄歸英,自主獨立」的旗幟。

一個國家是否收返土地,除了對自己角力上有利可圖與否,更會視乎自己手上有多少資源而決定。自古以來,英國四面環島,資源有限。英國雖由鴉片戰爭得取天下,但自一戰二戰後國力大退,濫收移民。外來移民大多數沒有技術和學識,最多成為低工種工人。加上,大衰退時引進主張政府投資的 Keynesian Model 等左派學說,英國的勞工階級高舉左翼思想,輕視傳統繼承。自此,英國日日為勞工糾紛和福利制度頭痛,加上外來信奉伊斯蘭的移民好食懶飛,加入ISIS匡扶正義,不要割頭就是恐襲。問題天天都多,為何英國要優先處理收回香港?

同樣,英國四面環島,英國人為求最大利益,定必重視鄰國關係,借商貿合作延續國命。要成功續命,需要孕育出結構多變的語言系統去成立合同 (Law and Contract) 。英國語文揉合拉丁同條頓語系特色,同一個字可以有多種變化,句子結構也可無窮無盡,容易跟法德意西人容易溝通。而且,英國人從小接受邏輯理性,用語簡煉,境界更高,自然比其他人更易草擬複雜多變,充滿魔鬼細節的合同。英國人最初以 Absolute Monarchy 分配土地,高壓管治村民和抽稅。英倫三地的中產不惜移民各地,包括美國。英國皇室貴族見美國獨立戰爭、法國大革命後,生怕政權利益被架空,只好君主修改憲章,釋出善意,容許人民由下至上去議論朝政。由二戰後港督葛量洪喝停「楊慕琦計劃」,英國議員對香港冷處理,視《中英聯合聲明》如無物、以至 Ian Holiday 叫港大學生必須到中國交流,等等賣港例子,港人見得少嗎?再說印度,都是係印度人本土利益為重,反英數百年才有聖雄甘地,成功獨立建國。由此可見,英國人從不以殖民地人民的根本利益和人權自由去依法治國,見人民喊打示威才「縮埋一舊,釋出善意」。

歸英嘅本質是香港主張加入英國的大圈子,任由英國人或親英的人去管治香港。名義上,是培育港人公民質素,實是推卸自主責任,把香港拱手讓人,叫香港人繼續做一隻任人宰割的豬。人之所以是人,因為會思考。有思考,會尋根,會反思,會學習,會創造。國之所以成國,是因為人民肯負責任,自己生活自己搞掂。我們不必日日高叫「城邦建國」或「香港獨立」,但生活細節上只要敢於說不、敢於不同,為自己的事負責,不受社會現實毀滅自己的品格和原則,已經證明自己可以獨立自主。主張歸英歸美,就是拒絕自立,眨低香港人的獨立意識去順從英國。敢於獨立自主的人,即使眼見議會失效,都會揮起革命旗幟,推翻極權,絕非守株待兔,等人打救。只有人民主導的的不斷革命,才能真正贏到其他國家元首人民的尊重。假借經濟、科研合作去改變香港,平等合作,見賢思齊,才是良好的國際外交手腕。

當然,有人問起反對歸英是否繼續擁抱華夏思想,延續大中華思潮。我一粒膠也不會給你。因為世界多變,科技網媒發展一日千里,比日本明治維新期間有更多文化創新的契機,所以很難說準香港跟從某一種文化會最好。香港人生於斯、長於斯、死於斯,當然是要創造屬於香港人的文化傳統。正如烏克蘭人的生活習俗有俄羅斯的影子,但都主張思想獨立,擁抱西方思想體系。當信仰開始變質,制度開始健全,烏克蘭人已再不是俄羅斯人。今日,可以是華夏文化乜乜乜,明日可以是糅合英美文化和華夏思想的混合體。我深信往後的日子,香港的定位將會重新定義,並日漸清晰。

詳見可到膠登討論區 – 與其向共匪乞普選,不如香港獨立!
http://hkgalden.com/view/252726/page/7/highl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