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更新:2012年5月12日」

4月17日,那天我終於成功考到了G4車牌。當我滿心歡喜拿到車牌後,便馬上駕駛到卡利登鎮,再次拜訪熊先生的木屋。

我之所以再次返回熊先生的木屋,除了因為想尋獲更多案件的資訊外,更加重要的是,我近來得知原本在那裡經營的託兒所因生意不佳,在數個月前便關門大吉。所以我想藉住闖入這棟已經廢置的木屋,看看能否找到些許熊先生遺下的蹤跡。

由於託兒所只結業了數個月,所以房子看來頗整齊,外牆仍然潔白無痕。在木屋的正門上,掛上了一塊寫住「出租」的鐵牌,所以房子應該還是由誰人擁有吧?但縱使如此,當我在外邊草地靜靜地望著房子時,一陣侷促不安的情緒仍舊湧上心頭,好像那些小孩和熊先生(如果他死了)的幽靈仍然在木屋周邊陰魂不散,徘徊不走。

我由門廊的窗戶爬了進去房子內,發現房子裡頭比想像中還整潔,託兒所臨走前留下了不少傢俱,而且很多房門也沒有上鎖。我在房子四周探索,希望找到通住地窖的木門。最後在房子的後方一間睡房裡,找到了那扇木門。那扇木門是整頓房子唯一一道被人用重重鐵鏈鎖上的門,仿佛鎖上的人想刻意封印它那些隱藏而駭人的過去。

我不是什麼恐怖小說的主角,沒有驚人的勇氣去破門一看究竟,而且也不想被人抓我擅闖私人地方,所以我決定放棄木屋的探索,由旁邊的窗戶逃出木屋,轉為走向森林的方向。

這次我認真細看房子後方的森林,驚覺那片森林比我印象中的還寬闊,寬闊得在遠方形成一條翠綠色的水平線。明媚的陽光穿透枝葉,在地上形成壯麗的樹影,樹影隨風搖晃。我很難想像眼前如此美麗的景色竟然會是16個小孩的葬身之地,我不禁搖頭嘆息道︰「幹你媽的熊先生。」

我在房子的後園找到一條小徑,小徑深入無垢的森林,猜想不到託兒所需要這條小徑來幹什麼,還是這就是熊先生遺留下來的蹤跡?當我思緒在虛幻飄渺時,我的雙腳已經不知覺地踏上小徑,逐步步入森林內。

森林很寧靜,寧靜得詭異,只有遠處傳來微弱的鳥聲和風聲,仿佛那些高大的樹木為那些被殺的孩子默哀至今。我沒有想過目的地在哪,也沒有想過停下來,兩腳宛如裝了自動導航般在森林遊走,爬過岩石,走過溪澗。一會兒後,我發現森林的樹木開始變得稀疏,由密林漸漸變成草原,而且隱約看到前方有數棟小木屋。這時我開始猜想會不會有一棟是Anthony Pollo的舊房子時…

「嗨!你在這裡幹什麼?快點滾出我們的地方!(屌!你條撚樣係度做咪撚野?快D死出去啦!)」

身後突如其來的喝叱聲把我嚇得凌空跳起來。當我回頭時,發現兩名少年向我急步跑過來,眼神充滿戒備和憤怒。

但他們的凶猛沒有維持太久,他們很快就發現我是一個6呎高的成年人,而他們倆只是不足5呎高,12,14歲的臭小孩,形勢相當明顯。

「我們說…由這裡滾出去﹗」年紀較大的少年(有心無力地)威脅道,而我只是聳聳肩,沒有受他的威脅影響。較矮小那一個見狀由褸袋亮出一把蝴蝶刀,作勢要戮過來。

「你不會想這樣做。」我刻意壓低聲線,裝腔作勢地說。幸好,這招還頗有效,因為我其實不會打架。那個小個子思索一會兒,頹然地把刀收起來,也撤回準備攻擊的姿勢。

「老兄,我們真的不喜歡有人在我們的後山,麻煩你可不可以離開?」年紀較大的少年語氣也立即一轉,溫和地說。

「好。」其實我在草地也沒有什麼好幹,所以離開也合情合理。但正當我轉身離開昤,我突然醒悟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我立即回頭追問那對少年︰「你們有沒有聽過這裡曾經出過一名變態殺人魔,在這片草地殺了一堆小孩…大約在13年前?」

兩人的樣子起初很困惑,之後那個年紀較大的少年好像想起什麼,猛然地叫了了出來「當然啦﹗我們這裡每一個人也知道。他仍然住在這裡,好像在暴雨排水道那邊…我沒有親眼看過,但我哥哥的朋友說他親眼目睹那個男人在深夜時,穿著那套棕熊衣服,在排水道出口和森林一帶遊盪」

我的直覺對我說他在扯謊,但作為一個博客,他說的話無疑激起了我的好奇心和對神秘事情的慾望。我決定繼續問下去:「想問那個排水道出口在哪?」

他說了一個地址。

他們還連珠炮法地問了我一堆問題,包括我由哪裡來,為什麼那麼好奇這宗謀殺案等等。為了由他們口中得知更多的線索,我決定向他們坦誠自己和卡利登21台的經歷,希望得到他們的體諒。他們倆聽到津津樂道,最後願意說出更出關於下水道的事。

他們指出原來那條下水道的位置和我來的小徑很近,甚至幾乎就在旁邊。那裡有條小溪和一個荒廢的遊樂場。傳聞說有個戴著棕熊面具的男人(沒有穿卡通衣服)在排水道徘徊,仿佛住在裡面似的。由於一直沒有確實證據(因為看到的多數是小孩),所以沒有驚動過警方。但隨這個神秘的下水道男人的傳聞出現,這一帶真的多了失竊案。幸運的是,目前為止還沒有小孩失蹤或受傷。

縱使我的心已經蠹蠹欲動,急不及待想去到那神秘的排水道,一看熊先生是否真的還住在那兒。但可惜當時天色已經昏暗,而且我也沒有攜帶任何生存工具(武器或電筒),所以我最後都沒有去到排水道便打道回府。

很多謝大家對我的博客的支持,如果還有什麼重大的發生,我一定會儘快和大家更新!回頭見~

「網誌更新:2012年10月4日」

嘩,原來距離我上一次更新,已經整整5個月了﹗我想大家都以為我死掉了,對吧?但認真地說,主要原因是我剛剛考上了大學,在加拿大滑鐵盧大學讀計算科學(亦即是IT),你們都知道這是一科多麼耗時的學科?但近來在我身上發生了一件很嚴重的事情,讓我不得不回到這裡和大家更新。

我在那次拜訪後的數天,再次駕車回到卡登利,到那條傳說中的排水道探險。但失望的是,那條水道的保養非常良好,設施完備,既沒有髒亂的水渠,也沒有什麼秘道,更不說人類居住的痕跡。我唯一遇到比較有趣的事情是看見一隻小龜在排水道暢泳,想當然爾,這些事情都沒有和大家宣佈的價值。

但在9月10日,我突然收到一封神秘的電郵,電郵的地址是 [email protected],而內容如下︰

致Elliot(網主的名字)

我最愛、最愛、最愛的男孩﹗你知道我每天都魂牽夢縈地想念你嗎?

但原來眨眼間,你已經長大成人了!但你的雙眼仍然像你小時候般閃閃發光,長大後更多了一種俊美,每當我想起你的英俊的樣子我那個屬於熊先生的心便會立即溶化起來。那天你來探望我時,我碰巧外出找食物,我應該相信那個男人的電話,他提過你會來找我,天啊,他真的提醒過我你會來找我!

我真的為錯失接待你的機會而感到萬分抱歉﹗而且是兩次呢!但是,我保證我很快便會來找你,接送你去見見我現在養的其他小朋友,現在熊先生的地窖比以前更加瘋狂呢!哈哈哈!

100次愛的抱抱

熊先生上

我不知道來信人你的真正身分,但無論如何,我想在這裡對你說,你成功了,你這封信真的把我嚇得屁滾尿流。我從來沒有向身邊的人表明過我的真正身份,只我、爸爸和爸爸的朋友知道我在調查案件。我不知道你是如何拿到我的私人電郵,我想你是個駭客吧?

但我想在這裡和大家說,拿人們的童年陰影開玩笑,一點也不幽默!我希望不會再收到類似的惡作劇電郵。但無論如果,我亦都要多謝你這一封信,因為你這封信讓我重燃對這宗案件的興趣,我會再找找有沒有什麼事可以和大家分享!

多謝你們一路的支持!

「網誌更新:2013年11月9日」

我不敢相信這個博客還存在?我以為已經被系統自動刪除呢!這一年在我的人生發生了很多事…但絕大多數都是和這個博客無關…絕大多數。或者你們部份人說的是對,我真的不應該嘗試挖出那些早已沈睡了的事情,但我認為既然已經開了頭,就不應該放棄。現在,讓我總結一下,在這一年內,我找到了什麼線索。

1. [email protected] 已經關掉了,因為我寄了數封電郵給它均石沉大海。

2. 其實我數個月前因為大學實習關係,搬到首都渥太華,所以好一段日子也沒有回家或卡利登鎮。

3. 我今次回來這個博客是因為我老爸的朋友Mitchell Wilson(那個退休警察,如果你們還記得的話)打電話給我,他說他日前在一個舊同事聚會中,得到一名現任警察的同意,讓我看多一盒錄影帶,因為反正那盒錄影帶早晚也會存放在布蘭普頓市圖書館公開查閱。但由於它仍然是證物的關係,所以不能直接拿出來,所以Wilson問我可不可以返去警局一趟…

我的答案當然是可以啦。

「網誌更新:2014年1月16日」(筆者按︰一年更新一次,你是富奸嗎?)
對於我來說,這是非常漫長的一年,首都大學那些無止境的派對把我折磨得不似人形(奸笑)。但現在趁著寒假,我終於有時候回到自己的家鄉布蘭普頓市,在父母的房子呆上一兩個星期(但事前需經歷無數的親戚聚餐)。

首先,我想大家最關心的問題是︰我究竟有沒有看過那盒錄影帶,答案是有的。但那些錄影帶的內容實在詭異得和血腥令我反胃了好幾天,而且那些可怕的景象就像咒語般刻印在我的腦海揮之不去,我不太確定究竟我寫來可以舒緩我的痛苦?還是使它更加嚴重?

在上星期三,我打電話給Uncle Wilson,說我終於回家可以看那盒錄影帶。之後,他約了我在警局櫃台等。當晚布蘭普頓市正在下暴風雪,我顛顛簸簸地駛到警局,但亦都因為這場暴風雪,警局的人才有空閒時間應付我這些閒雜人等。

我在警局大門的櫃台看到Uncle Wilson,寒暄了一會兒後,他帶我到二樓的一間小房間內,找個角落讓我坐下後,便逕自去拿錄影帶。

「我理解你的好奇心..但是你的要再深入探索下去?」這是他臨離開房屋前的最後一句話,而我以強而有力的點頭回應他。

用靈魂塗畫(Paint With The Soul)-第3集︰「如何打掃房間」

Uncle Wilson對我說這一集記錄了卡登利21台「成立」的部份過程。這一集的模式和之前那一隻一模一樣,也是由一個白人男子拿著攝影機,一邊在森林漫步,一邊喃喃自語地說那些著一些瘋狂的話語。
畫面開始時,男人在一間空置的房間來回踱步。縱使窗外展示的只有漆黑一片,但由隱約的森林和草原的輪廓,我認出這暗房間是熊先生的木屋其中一間房間。不久,當鏡頭聚焦在房間的木門時,那把既熟悉又陌生的男人聲再次由背景傳出:

「我-今天要-教大家如-何正確打-打掃房間。」喘氣和顫抖夾雜在他的話語內,使他說起來時有點結巴,看來攝影機的主人受到某些驚嚇或拍攝前做了什麼可怕的事情。

那個男人之後把攝影機放在一旁,再由牆角拿起一支粗長的鐵棍,鐵棍的外表看起來堅硬得很。但最讓我驚訝的是,那個男人的雙手和鐵棍都沾滿鮮血,而且那些鮮血還新鮮得很,沿著鐵棍的側旁滑下,一滴一滴滴落在地板上。由那些鮮血的驚人份量來看,應該不只是來自那名攝影師。而且如果你再仔細看看,更會發現鐵棍的前端夾雜了一些被血沾溼了的人類的毛髮。

那個男人開始說他那些古怪的理論,說為了令房間變得整潔,你不得不作出一些犧牲,說著便舉起鐵棍,使勁一揮,狠狠地打在天花板上。那個男人的蠻力驚人之大,竟然硬生生把天花板打出一個大洞﹗碎裂的木碎和石膏嘩啦嘩啦打在地上,房間頓時揚起一陣灰塵。那個男人好像和那些跌下來的瓦礫碎片有什麼深仇大恨,不斷用力舉腳踩踏它們,直到碎成粉末。

那個男人心滿意足後,便退到房間一旁,鬆一口氣地說「現在-在房間-終-終於…」但畫面未等他說完便結束了。

起始這一集對於我來說,除了荒謬外便沒有其他感覺。但當我後來回家細想,卻發現一些令人不安的隱藏位︰

既然影片是拍攝在卡登利21台的初期,那時候熊先生為什麼要破壞自己的房子?他所指的整潔又是什麼呢? 那些血究竟是屬於誰人?會不會是屋子原有的主人?種種的跡象看似劃一導向一個令人心寒的真相…

就是他殺掉了屋子原有的主人,再改裝成熊先生的木屋。

Booby 第30集:「孩子的光」

一如以住,劇集開始時,熊先生的左手Booby又在紅色卓子上左搖右擺。數秒後,Booby轉身面向鏡頭(如果手掌是臉的話)並說︰「一首歌由小孩唱出來永遠都是最美好的」之後,Booby便首次在劇集內離開了紅色桌子,走向外頭。

畫面黑屏了數秒,當畫面回復正常時,鏡頭已經轉到那個地洞內。明顯拍攝時間已經是晚上,因為洞內營火堆是唯一的光線。鏡頭聚焦在燃得熾烈的火堆,突然,一隻小孩子的手慢慢由鏡頭的伸出,朝火堆方向移動。當鏡面一直廷伸,可見小孩的手臂被一隻成年男人Booby緊握住,使力推向火堆裡。由此刻開始,整段影片便被人消音,並換上一首福音歌「孩子的光(Children of the Light)

一首歌頌小孩的歌曲被人用來作虐待小孩影片的背景音樂,是多麼令人心寒。當歌曲到高潮時,孩子的手已經被推橙紅外的火焰裡,小手立即作出神經反射式的掙扎,但在粗壯如鐵棒的Booby面前,根本是徒勞無功。

白幼的皮膚開始變得通紅,肌肉開始腫脹玻裂,陣陣黑煙也開始由肌肉間升起。大約數分鐘後,小孩的手已經熟掉了,仿佛是燒熟了的腸仔舨,皮開肉裂,燒焦的皮膚裂開,露出底下熟得通紅的肌肉,天知道那個小孩子承受了多麼可怕的苦。

一會兒後,那隻已經變成一團黑炭的小手掌已經停了下來,垂下手,再沒有掙扎,畫面到這裡也結束。
熊先生的地下室(Mr. Bear’s Cellar),第30集

由於劇集拍攝在黃昏的森林,所以畫面顯得昏暗模糊(其實這已經是卡登利21台的商標)。這集畫面開頭是熊先生拿著攝影機自拍的情景。因為某種可怕的原因,使我不敢直視那個詭異的棕熊面具。

「你好啊!小朋友!」那把熟悉得古怪的聲音再次由電視播出「今天,熊先生為了他的好朋友準備了一件很美妙的活動。大家猜到是什麼嗎?(停頓一下)熊先生今天會把他所有的好朋友送去一處很遙遠,很遙遠的地方。在那裡,熊先生所有的好朋友都會永遠幸福快樂地生活下去呢!」

之後鏡頭轉向右方,映照出7具小孩的屍體脫光光,並排躺在一輛卡車上。「他們是第一批,現在我即將送上第二批小孩。」說著便走向卡車旁邊的一個大得離譜的麻布袋。麻布袋一打開,數十具昏迷的小孩便出現在鏡頭前。

「維生素C絕對是小孩踏上美妙旅程的必需品。」這句好像解釋了很多事情。

接下來整集熊先生便播放著他如何把小孩一個接一個地丟進5米深的深坑,仿佛他們已經是某些死物般,任由他們跌在坑內堅硬的岩石上,全身骨頭頓時摔得粉碎,發出樂曲節奏般的咔喀骨裂聲,部份小孩在洞底傳來微弱的呻吟聲,不知死亡已經降臨在他們短暫的人生上。

當熊先生把所有小孩都丟到地洞後,他便走向收藏在草叢中的數罐汽油,畫面到這裡也毅然結束。
雖然錄影帶沒有描述,但我想大家也猜到接下來發生的可怕事情。

根據當時驗屍報告,那16名兒童都是在被下鎮定劑的情況下,被活生生燒死的。如果警方沒有推斷錯誤,那名自稱熊先生的變熊殺手在餵過他們飲用下了鎮定劑的橙汁後,便用卡車把他們悄悄運到草地,並丟進之前用作營火的洞內,之後再住洞內灌入數筒汽油。

嗆鼻的汽油灑在孩子的臉上,他們當中有部份人可能在洞底時已經回復意識,但由於鎮定劑的藥力仍在,而且四肢都被摔得粉碎,所以他們只能在半清醒的狀態下,看著自己一點一點被烈火燒熟,甚至連尖叫也發不出來,就死在火海中。

Uncle Wilson說上述的內容其實都被拍下來,但由於那段影片內容過於敏感和血腥,所以一直都收藏在警局,無論什麼情況也不會公開,即使是他也無能為力。

即時到現在,每當我回想起影片的內容,我都會感到莫名其妙的嘔心。最讓我害怕的是事實是,我當時其實很大機會成為影片其中一個小孩。如果當初不是郵差送信速度稍慢或者其他原因,讓我遲了出席他的「宴會」,我也會成為地洞裡其中一具燒得全黑的小孩屍體…

這次的更新暫時到這裡,我暫時都心滿意足的了。如果我想到有什麼新的尋索方向,一定會儘快和大家更新的了!

(小編按︰這是關於熊先生的最後一篇更新。自此之後,原作者便音訊全無。)

「熊先生真的存在嗎?」

究竟熊先生是否真有其人?小編雖然不能夠給你們一個確切的答案,但可以繼續說下去之後發生的事情。

Elliot(網主的名字)在2014年最後一篇更新後不久,便把網誌刪除了,之後便一直下落不明。現埂網上世界只餘下網誌的文字版本流傳。

在之後半年,亦即是2014年7月7日,Youtube便出現了一個叫Caledon Local 21(卡登利21台)的頻道,頻道的影片小編瞥見有部份網民都張貼了出來,和Elliot在文章中形容的Booby很相似。但可惜的是,大約在今年1月時份,Caledon Local 21的Youtuber突然把頻道內所有影片刪除(你們看到的是轉載版本),只留下空白的頁面,也沒有走出來和大家解釋原因,為整宗事件留下一大迷團。

[email protected]ail.com和熊先生通訊,並他之後的可怕遭遇上載至博客,但由於文長(長度是熊先生的1.5倍),所以小編在這裡只能簡介一下內容。

那個網民寄了電郵給熊先生,除了問及故事的真實性,和他分享了自己一些故事的想法。而出奇地,那個網民竟然真的收到了回信,並開始展開通訊,以下是其中一段提及Elliot的「去向」的電郵︰

…其實我原來的地址是加拿大卡登利鎮心湖路27號…可惜在數年前被警察關掉了,但不用為我擔心,我已經找到新家了﹗交到新朋友和弄新節目,但吸收了上次的教訓,今次會比之前隱密的了。

你們全部誤解了在地窖發生的事了﹗沒有人在那裡被強姦,強姦是非常邪惡的罪行來的﹗我也從不折磨或殺害我的小小朋友們。我純粹和他們玩耍和唱歌,之後再送他們上自由之道罷了,自由是很重要,對吧?
我沒有殺死小孩,也沒有殺死Elliot,他們全部都自由了。但那個Elliot,他是一個很頑固的小孩,逃避了我好幾次,拒捕了我讓他自由的提議,現疹他躲藏在不知什麼地方,但放心,我一有時間便會找他出來,他沒有可能永遠躲著我…

正當那位網名調查得興起時,有一天,當他下班回家時,他4歲女兒突然遞給他一張畫了熊先生和小孩在地下室玩耍的圖畫。被嚇得臉色慘白的網民立即追問她是如何畫出它們來,不知情況的女兒沒有直接回答,只慬說曾經在電視看過熊先生。但當網民打開電視,把每一個頻道仔細觀看時,也沒有卡登利21台或熊先生的半點蹤跡。他估計熊先生不知用了什麼技術把電視台弄得在隨機頻道出現,之後在正常父母下班時間前消失。但為了女兒的安全,他不敢繼續追查下去。

從個人角度來說,筆者覺得那個網民的經歷還頗真實,因為他的文筆很生硬,而且描述又冗長和沉悶(大約20頁Word檔),絕對不似一個為了吸引人們眼睛而捏造的網民所為。但這又是否表示卡登利21台真的存在,還是這個故事激發了一個模仿犯出來(Copycat)?這一切都留給你們在漫漫長夜中思索。

但無論真相如何,希望大家喜歡這個傳說啦,因為這個傳說真的花了筆者很多很多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