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bastillepost

圖片來源:bastillepost

昨日政改三人組到美孚宣傳佢地口中所謂嘅普選,除咗果個自稱住喺不存在嘅「第十三期」美孚新村阿婆同幾位唔知有冇收錢去撐場嘅市民之外,大部份都係撐起黃傘,要真普選嘅人。點解我唔將佢地稱為市民呢?因為照昨日果三位人兄所講,要真普選嘅「人」佢地激烈嘅行動係會影響到香港政府落區接觸「市民」嘅機會。言下之意,就係只有唔要真普選,政府講乜佢地就信嘅人先算係「市民」。

政府成日強調會聽取所有意見,希望多啲市民表達訴求,但當我地舉哂牌好肉緊咁表達緊我地意願嘅時候,政府又會覺得咁樣係阻住佢地宣傳。到底點先可以做到一個「香港市民」去表達訴求而政府又會肯聽呢?依個就係我地而家遇到最大嘅問題。

政改已經成為咗香港政府同市民最大分歧嘅地方。雖然市面上係有咩撐警大聯盟同藍絲帶之類,但點解絕大部份支持政府嘅團體都係由私煙帶領?點解訪問咁多藍絲市民連出黎遊行為乜都唔知?點解成日比人影到有師奶拎住一大疊紙簽名同時薑蓉宣佈支持「反佔中」嘅簽名人數就唔正常咁升?好多地方其實心水清少少都會知道。

但雨傘革命係鐵一般嘅事實,有咁多市民係兩個幾月嚟一直表達住自己要真普選嘅要求,點解政府只係用「違法行為」就否定哂廣大香港市民嘅意願?連去到美孚都用盡方法話比你知我地香港市民要咩,你就話咁樣影響到你接觸市民。如果粱振英身邊冇警察,我諗唔洗三秒就有大量市民爭住係接觸你,只係佢見勢色唔對先雞咁腳走人,但返到去就話接觸唔到市民。明明有意見嘅市民已經用盡方法去接觸佢,只係佢一直避開,結果佢仲可以對住傳媒講咁無賴嘅說話,真係令我汗顏。

政府咁落力去宣傳其實只係想市民接受香港更快被中共赤化,根本就冇諗過去就民意而更改任何有關政改既方案。所謂嘅聆聽民意只係限果啲收左三幾百就一味讚政府但連政府做緊乜都唔知既新移民。如果香港人真係想政府聽自己嘅意見,只可以用更激烈嘅行動。昨日美孚既行動因為人少,佢用警察可以控制到,但若然再多一次革命運動,再做多一次全球關注嘅事,到時嘅政府先係不得不接收。所謂嘅群眾壓力就係依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