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http://clikhear.palmbeachpost.com/

圖片來源:http://clikhear.palmbeachpost.com/

※ 引述《Sinreigensou (神靈幻想)》之銘言:
: ※ 引述《nobel777 ()》之銘言:
: 而鄉民卻只會一干子打翻一船人
: 什麼「關他們屁事」、「從來沒喜歡過香港人」、「自己悲慘把台灣拖下水」這些話都
說得出口
: 別忘了在八卦版PO好文的C大正是香港人
: 鄉民這樣開地圖砲根本對不起他

跟香港沒有關係。

就單純是一種媒體攻勢。 舉個例子, 香港大家代入不了, 就倒轉來說, 我們也經常可以在香港的媒體裡, 看到甚麼臺灣「大部份人反對獨立」這種新聞, 然後又配個大大的臺灣人討厭香港人的新聞。

然後就會有香港人, 在下面回幾篇「我一直覺得臺灣人 XXX」, 「你們這些哈臺的全是白痴! 臺灣只是繁體字版本的大陸」, 「我覺得臺灣比大陸更差」之類的回應。

好吧, 有沒有覺得上述劇情很熟呢?有沒有覺得這種劇情好像常在身邊上演呢?

這種技巧你在香港的各個舊討論區都經常出現, 就是不斷令香港人孤立自己, 排斥一切所有有可能合作的人, 臺灣人也好, 日本人也好, 廣東人也好, 越南人也好, 每逢社會出現一種有可能考慮和他們合作的思潮。 就會有這樣的新聞, 配合一堆回文的人, 立即抹黑那個民族。 香港大部份傳媒都被某國家的資金收購了, 所以你經常可能鋪天蓋地的這種新聞和言論。

有些人天天害怕被人利用。

結果就被媒體利用到盡。

我不算喜歡《蘋果》, 《蘋果》總是代表美國利益, 但我更討厭前而那種根本就直接當我白痴的傳媒。 他們就是想把所有民族的缺點都誇大, 最後的結論就是這些人都是不值得合作的, 不如來個以一敵百, 螳臂擋車, 這就是他們認為最合理的選擇。 「自己的國家自己救」這口號, 竟然可以被這種人扭曲成「所以不結交任何盟友」。

這招真的看到我都膩了, 但這招用十幾年, 還是一樣的有效。 天天說媒體亂, 記者亂作東西, 胡說八道, 搞亂社會, 但是一篇新聞來了再動員十個人在下面推幾句。 這樣就被媒體操縱, 忽然 XX 人又很討厭 YY 人, YY 人又一直對 XX 沒好感了。 好吧, 就是智力沒長進吧。

當然有些人看到這裡會說, 「我就是這樣想啊怎樣! 」。

作為一個讀歷史學的人, 研究過大英帝國史, 我只會記得邱吉爾說過, 如果納粹的希特勒入侵地獄, 他就會立即跟地獄的惡魔結盟, 共同對抗希特勒。 他為何會說這些話? 不就是因為那時候也有一些人, 天天跟你講「我們跟法國百年來都世仇, 為何要結盟對付德國」, 「我一向都不喜歡美國佬, 他們比德國人還難相處」, 不斷提倡孤立自己。

還好邱吉爾, 不是那種在報紙看過新聞, 就犯下六國亡於強秦錯誤的人,所以英國打爆了納粹。

其實應該有些人知道, 我除了是工程師, 能寫文章外, 玩戰略和外交題材的遊戲一向都戰果不錯, 那是因為我自少就很清楚, 孤立自己在任何時候都是愚蠢的行為。 所以我從不犯這種錯誤, 就算那個人對我很沒禮貌, 只要我覺得是值得結交的盟友, 我不在乎甚麼不值錢的禮貌, 甚至我的商業伙伴也說我「為何我被丟進任何陌生的環境, 任何地方都能夠生存下來」, 那是因為我去到哪裡都從不孤立自己。

因為對我來說, 這世界任何時候都是鬥爭, 在鬥爭中, 就不能孤立, 不論是在學校裡不想被欺負, 當老師時不想學生杯葛, 工作時不想被排擠, 做生意時能夠一直有生意, 去到戰爭和國家, 多結交朋友永遠是對的, 孤立永遠是錯的。

特別是已經有人盯上你想對你不利時。

有些人拿著二千年前秦帝國的技倆,一種一強獨大, 不斷分離弱者的連環計。出來想要再一次統治天下。

而碰巧二百年前大英帝國的智慧,知道只要平衡弱者的力量, 足以摧毀拿破崙和希特勒。得到一個不列顛和平的大海。

沒落的英國幽靈, 碰上了這個秦帝國的鬼魂。誰勝誰負我不知道, 不過我站的並不是秦帝國的一方。我認為秦始皇所創造的二千年詛咒應該結束了。

秦始皇沒有長生不老,但他的思想卻長生不老了。

可是, 看看歷史。 結果卻是佔領了地球上三分之一的經濟力, 卻把所有力量用於虛榮和統治, 權鬥的文明。 製造了一個沉迷當官和地產的停滯文明。 製造了一種人民不愚蠢, 不封鎖他們的資訊, 國家就會不穩定的政治。 六國的滅亡, 成就的所謂天下太平, 背後是甚麼? 是一個建立在謊言, 欺壓, 讓男女都像宮廷怨婦互鬥爭寵爭權, 並用血腥手段鎮壓所有異己, 竄改歷史的所謂和平。

六國之亡不僅六國覆滅, 也為後世帶來一個巨大的詛咒。 就是讓這些東方人永遠都要活在一群又一群佔據權力的家族王八蛋統治之下。 如果今天我們再中一次連環計, 那麼受害的不會只是因為愚蠢而遭人統治的我們, 還有我們斷送了子孫未來千年的希望。

今天還有很多人樂於繼承這種精神, 想要延續和復活秦始皇帝國, 不斷重建一個怎樣去當好奴才, 統治奴隸, 就能夠使家族榮達, 享受地產利潤不用工作只管百子千孫分地爭產的世界。 難道鴉片的滲入還不足以反映, 這種靠繼承產業榮達的家族, 內裡是何其墮落? 不鼓勵活出自己的人生, 不鼓勵創造, 就只是想圈佔更多的土地, 就算他們不吸鴉片, 他們的錢又會有甚麼有意義的用途? 不就像今天的炒房客一樣, 熱錢太多就買地, 買房, 毀滅整個社會的希望, 自傲於其中。

要復興這種鬼帝國嗎? 要幫助復興這帝國, 就是不斷的讓弱者們再一次選擇孤立, 再一次被各個擊破, 蠢氣四溢。 成功再建個X朝, 又揚威天下,結果大家得到的是甚麼? 在所謂的盛世下, 就是所有的人連發展自己的成就都被社會完全吞食, 為了方便統治, 把每個一人的喜好和特質全部削平的悲劇。

總要有人找一天去終結這種害人思想, 讓秦始皇正式的永不超生。讓這個困擾人類兩千年的詛咒得到解除。那不一定是我, 但這人早晚會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