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按:強烈建議給家中的小孩看,總比看喜羊羊更佳。)

小時候,筆者聽過兩個有關交易的故事,一個是傑克與豌豆,故事講述傑克用一頭牛換了一些看似沒有價值的豌豆,卻因此找到上天上的路,從此變得富有;至於比目魚與農夫的故事,則講述一個農夫的妻子,貪得無厭,多次與報恩的比目魚討價還價,結果到最後變得一無所有。兩個故事,分別說明了純真的可貴和貪婪的後果,實在發人深省,但由於兩者都是外國的故事,為免外國勢力影響香港人,筆者創作了一個故事,盼能引起一眾香港人的共鳴。

很久以前,白老鼠、灰老鼠、斑點老鼠一起住在廚房牆角一個破洞裏,過著幸福愉快的生活,白天在洞裏休息、玩耍,晚上就趁大花貓休息的時候在廚房的櫃子找東西吃,一直相安無事。但老鼠和花貓始終是天敵,有一天,大花貓趁小老鼠們出來覓食的時候,把斑點老鼠抓去,而聰明的白老鼠和灰老鼠亦趁大花貓不為意的時候,使出小聰明把大花貓的腳弄傷,並成功救走斑點老鼠。

大花貓因此勃然大怒,覺得自己受了生平的奇恥大辱,誓要三隻老鼠成為他明天的晚餐。其實老鼠們很安全,完全不用害怕大花貓的威脅,因為他們藏身的洞很小,大花貓是無法進來的,至於食物和水,他們都不用擔心,因為他們有積穀防饑的習慣,在地板下藏了很多食物。但始終老鼠害怕貓是天性,三隻小老鼠圍下來討論商討對策。

「如其消極的等,不如我們離開屋子吧。」白老鼠首先發言,他平時養尊處優,心裡其實非常害怕大花貓。

「不如我們再偷襲大花貓一次吧,上次我們也很成功耶。」灰老鼠這樣建議,他是三隻老鼠最年輕的,之前救走斑點老鼠的妙計也是他一個人想的。

而剛被救回斑點老鼠始終不發一言。

在離開和留下抗爭的爭論下,老鼠們始終得不到結論,見夜已深,唯有睡覺,等待明天再作決定。誰不知斑點老鼠趁其餘兩隻老鼠熟睡後,竟然偷偷走出去跟大花貓談判。

「大花貓啊大花貓!」斑點老鼠顛聲地說。

「嗯!嗯!」由於大花貓正在熟睡,所以並沒有聽得很清楚斑點老鼠所說的話。

「如果讓你吃掉灰老鼠,然後讓我跟白老鼠離開,可以嗎?」斑點老鼠問。

「嗯!嗯!別吵我睡覺。」大花貓唯唯諾諾地回應。

當聽到大花貓「答應」後,斑點老鼠高興地回到洞裏睡覺,心裡想著該如何出賣灰老鼠。

第二天,三隻老鼠起來再次談判,這次斑點老鼠搶著說:「我之前被抓走的時候,跟大花貓談過話,知道他的習性,或許由我來代表大家跟他談判,或許事情有轉機呢?但你們兩個可不可以跟我一起來,讓我壯壯膽可以嗎?」

對於這個建議,白老鼠和灰老鼠各有不同反應,白老鼠覺得可行,因為能夠和平理性解決問題,灰老鼠則害怕被出賣。但在二對一下,老鼠們還是決定派斑點老鼠出去談判,但灰老鼠始終擔心大花貓不是可信的動物所以沒有去,而白老鼠則太過害怕也沒有陪同。

「大花貓啊大花貓!」斑點老鼠獨個兒出去洞了。

「嗯?」大花貓一覺醒來,看到有一隻老鼠自己走了出來,有點驚訝。

「昨天晚上你是不是答應了我,如果讓你吃掉灰老鼠,然後讓我跟白老鼠離開,是嗎?」斑點老鼠問。

「當然沒有,」大花貓反口了,畢竟昨天他睡了很甜,自己說了什麼也不知道,「我沒有印象說過這件事,吃到你們三個是不能改變的事。」說畢,便張起爪子,打算把斑點老鼠吃掉。

「那麼,讓你吃掉白老鼠和灰老鼠,讓我走好嗎?」斑點老鼠跟大花貓討價還價。

「不行。」大花貓叫道,爪子越來越靠近斑點老鼠。

「那麼,」斑點老鼠非常害怕,但仍然繼續問,「讓你吃掉白老鼠和灰老鼠,另外再加我的左手,噢,再加上尾巴好嗎?」

「不行。」大花貓開始感到煩厭,爪子並且碰到斑點老鼠的肚子。

「還是不行的話,你可以吃掉他們兩個,我的左手和尾巴,還有我們所收藏的食物,我還會跟你道歉,並且保證永遠不出來覓食,永遠不傷害你好嗎?」

「唔…」花貓終於覺得心想不錯,便說,「好吧,但今晚你要出來喲。」

回到洞後,斑點老鼠看到白老鼠和灰老鼠還在爭論,到一個地步一個不喜歡對方太白,好像有潔癖一樣,另一個不喜歡對方太灰,骯骯髒髒的。見到此情況,斑點老鼠趕緊把談判結果告訴他們兩個,當然掩飾了他們將會被吃的事實,只是告訴他們他犧牲了自己的左手和尾巴給大花貓,還有要把所有食物都給了大花貓和要向他道歉的事宜。灰老鼠感到有點懷疑,但白老鼠見不用付出而大力支持這個辦法,而斑點老鼠則為了趕及天黑前做決定,也不斷慫恿灰老鼠支持。結果,晚上,三隻老鼠意志決定帶同所有收藏的食物出去洞外向大花貓道歉。

道歉過後,花貓叫了一聲:「謝謝你們送來的晚餐喵。」

接著,三隻老鼠都被吃掉了,而吃掉了的一刻,三隻老鼠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而斑點老鼠還在問:「不是只吃掉我的左手和尾巴嗎?」

後記:適逢政改開始交到立法會討論,泛民亦由當初杯葛諮詢到現在提出不同「袋著先」方案,這個故事變得非常有意思,還有兩個月就到表决的時候了,香港人與泛民,你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