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 真的不好意思,這陣子都很忙碌,不是沒有心思寫文章,而是沒有時間寫文章,現在每星期都有好幾天在M先生的家裡睡,這傢伙老是像頭小貓般的愛黏人,實在很難令人可以集中精神寫文章。

而P先生和A先生繼續在我的三宮六院之中過著幸運快樂的生活,這兩個傢伙老是這裡飛那裡飛,飛得我也忘了他們這星期到了那個國家了,A先生最乖巧,總之有wifi的地方就會給我報個短訊平安,P先生嘛… 呃… 算了,這傢伙貴人事忙,我每天看看新聞沒看到什麼空難的消息也就可以了。這兩個傢伙的角色真的不太好說,大概是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最佳例子吧?事實上,我對他倆大概有的是友情為主,開波嘛… 我們可以接吻、可以愛撫、我可以幫他們口交,但是,就是不能進入,這是我給M先生劃下的特權,而且,真的沒有那種愛意,所以一切都是點到即止。

另外還有一堆想要成為後宮的,真的抱歉,我有精力但沒有時間,而且,我也真的玩夠了,對於紅塵大概也沒什麼眷戀,那也無謂徒添塵緣了,頂多偶爾會在一兩個外國的同志交友網站,跟一些外國的藍眼帥哥聊聊天而已,畢竟我們相隔了半個地球,也沒什麼事情會發生得了吧。嘿… 其實我是超級超級喜歡藍眼的男人,尤其是海藍色的那種(最可惜的是M先生的眼睛是啡色的,他也好看,但是,啊… 始終是若有所失啊…),每當遇到,我總是目不轉睛地盯著看,碰巧公司裡的大老闆就是個藍眼的有型紳士,每次和他對話時,我總是望著他的眼睛堅定地對答,事後他跟我的直屬上司副總大人說我:he’s a very confident guy.

如果他知道我會望著他眼睛說話的原因,倒不知道他有何感想了,算了,反正能被我盯著看也是他的榮幸(你這傢伙到底有多變態+傲慢了?!)

嗯… 總的來說,這些日子,Chris Wong還是一貫的風流(很明顯是下流)的說。

咳… 說遠了,一說起男人我就停不下來了,其實,今天的主題並不是男人(才怪!),呃… 我的意思是… 主題並不是我的男人,而是在泰國的男人。

早排泰國新年,我相信圈內有不少人前仆後繼地都趕了去迎接這個失身濕身的節日,需知道一整個冬天在健身房內練了這麼久,去炫耀一下也並無什麼不妥,但是,在這個普天同慶的節日,一眾肌肉猛男互相潑水,相信只會越潑越慶。當然,我明白自然法則就是如此,美麗雄壯的外表是求偶之用,這點猶如天道,實在不客在下置喙(而且你自己以前也吃得少嗎?),但是,我還是需要提提大家,天道法則裡,除了動物有生殖的本能外,生與死從來都是一體兩面,性愛、繁殖與死亡比起宗教的三位一體更加擺在眼前。

為免被人以為我是葡萄sick發作,讓數據說話吧:「据法新社报道,美国和泰国卫生部门28日称,曼谷男同性恋人群中感染艾滋病毒和梅毒人数上升。该报告显示,曼谷男同性恋人群中感染梅毒的比例已由2005年的5%上升至2011年的12.5%,感染艾滋病毒的比例也由2005年的24.5%上升至2011年的29.4%。」(http://www.yidijiuyi.com/TJtxl/TJtxl147.html)看到嘛?在泰國的同志裡,每十人起碼會有一人有梅毒,每三人裡就會有一人是愛滋病帶原者。

親愛的,世界上沒有比這個更刺激的俄羅斯輪盤了。換句話說,在或然率裡,如果你一生裡曾經和三個泰國的男人發生過性行為,你基本上已經試過和一個HIV帶原者上床了。

我能說的是,不是叫大家不要做,我的理念從來都是「滿園春色關不住,一枝紅杏出牆來。」既然明知是關不住,那麼叫大家關的話大概也沒意思了。我的看法是,禁不如疏,做不是不行(雖然老實說,我從來都唔鍾意泰仔),但一定要用套,而且,如非必要就別替對方口交,「病從口入、禍從中出」這句諺語說得好(人家明明是「禍從口出」啊!!!),畢竟口交染HIV的機會還是有的,如果對方有梅毒之類更高傳染性的性病,那就更麻煩了。而且,你又沒收人家錢,不用那麼落力做足全套1069吧?反而你們也只是在一次旅行中,茫茫人海裡相遇,互放過剎那的光亮後,不論愛與不愛,來生都不再相見,就對對方唱你床上技巧差不會吹,也不會侮辱了香港代表隊的名聲吧?

對了,另外提提大家,在旅遊時,自備安全套是很重要的,畢竟人家國家的水平和人家賣的套套的水平未必需要符合最高的標準,世上最痛苦的不是被無套中出染了HIV,起碼都總算是享受過那一刻的刺激,而是你明明用了套卻一樣被人射穿牆,這樣才是死得最不明不白的。

朋友們,珍惜自己的羽毛吧!我每個月也有從泰國回來後中招找我緊急求助的人,我衷心的希望終有一天,我的緊急求助帳號可以永久封號,這個,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