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一度的香港電影金像獎,慢慢變成香港電影人的現形記。大眾關注的,再不是獎項是否實至名歸,而是誰最獻醜。

節目沉悶已是慣常,主持沒有水準,不在話下,根本是不合格,沒背稿也敢上台,人無恥真是無敵。嘉賓演講無聊,最可怕是可以對候選者不尊重,還以為自己很風趣,無鼓勵後輩都算,表明自己不認識,代表你好威?腦內永遠只有「屎尿屁」黃色笑話,「砵蘭街蕭小姐」都可以在台上講,為何不用跳艷舞做表演?反正中央香港台都是喜歡剪就剪,可能播國歌跳艷舞唔會cut。

自從有大陸市場,整代電影人便不思進取,與港商一樣,一直靠食老本賺easy money,隨便拍部電影便收過億,以為真的比得上荷里活。整個圈子江朗才盡,每年頒獎禮都缺乏創意,有一年時間籌備,竟然都只有低級趣味,就是明證。他們笑後輩,其實是怕得要死,靠打壓別人保住自己,不敢提攜,都是和民主黨一樣怕丟失飯碗。

「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他們應該都覺得太深沒聽過,曾經在華語世界的權威頒獎禮,淪落至此,真是可悲。彭督真是明智,早就看清,香港所有的價值都是毀於一群香港人,因為他早已看透,他們如何不自重,為錢為利益,甘心為奴。黃秋生真不該「袋住先」,至少,「他真……係做主持」,可以令大會丟少幾分面。又或者,節目係亞視播,咁,my little airport 首歌都唔洗剪,反正都無人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