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於四月十九日刊登屈穎妍的文章,據明報新聞所述,部份內容如下:

「一個正在執行職務的執法者,今次被人用燈照眼,下次有人耳畔吹雞,執法者以後還能執法嗎?一件警察制服、一個執法身分,就是法律的代表,冒犯他,就是冒犯法律,一秒都是冒犯,更何况擺明挑釁的十秒?… 我以為白紙黑字寫下的就是公義,卻原來最後還是用人來闡釋公義。我們從此不能再嘲笑內地法庭的簡單審訊是人治,我們的司法程序好複雜,但到頭來還不是一個人說『放了』算?」

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互相制衡,各自獨立運作。警方的角色,只是由法律賦予權力執行其職務,僅此而已。有罪與否,由法院判斷及進行裁決。究竟從何時開始,一件警察制服、一個執法身分,能代表法律,並凌駕於公平審訊?警方何德何能?這個屈女士以為現在香港實行封建制度,以為見龍袍、領聖旨如見皇帝?

假如警方能夠代表法律,只憑警方一句說話就下定論(即中國人的「說了算」),那就是人治而非法治,那為何被告要在法院被審訊,耗用人力物力,花時間花精神?隨便找七個警察代表把被告拉到暗角毒打一番,實行「打了算」,豈不更快捷?

白紙黑字寫下條例,但沒有人按例執行,再寫也只是廢話。屈女士只見結果不如自己所想,就訴說法院「放了說」。又要白紙黑字,依法判決又不滿意,那寫來做甚麼?

資料來源:

爽通識:香港三權分立制度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0529/18276084

批男子閃燈照射警員無罪裁決 屈穎妍:蒙眼女神非公平公正而是冇眼睇
http://news.mingpao.com/ins1504191429427579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