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七旬老伯為咗要自力更身唔攞綜緩而去做假身份證報細年紀申請保安牌,老伯由08年開始申請到保安員資格到前年為止工作咗起碼5年,期間仲得到三次警方嘉許,不過被揭發用假身份證報細數之後,警方就由嘉許變成控告老伯偽造文件、以欺詐手段取得金錢利益等罪名。

案件由著名出位法官李唯治主理,判決為唔洗講人情,要坐4個月監。李官判決一向被受爭議甚至惹惱唔少市民,當然亦包括我在內,不過我認為成件事荒謬嘅地方唔只係李官嘅判決。

首先我想問咩先為之「以欺詐手段取得金錢利益」呢?一個人返工有做野、有付出然後得到金錢利益咁叫欺騙咩?警方仲要三次嘉許佢,咁唔係肯定咗佢嘅工作表現咩?除非依家警方自己走出嚟話佢地嘅嘉許唔係睇工作表現而係睇年紀喇。

大家再睇一個對比可能會更清楚咩叫 「以欺詐手段取得金錢利益」,就係有啲人返工唔做野呃糧出,例如係推野俾人做自己就扮做野、係立法會開會瞓覺睇丁圖果啲契弟,依啲寄生蟲咪係呃飯食囉,依啲咪「以欺詐手段取得金錢利益」囉,睇完依個對比大家應該有更清楚嘅概念吧!

阿伯用假身份證的確係犯咗法,但係做咩阿伯要明知犯法都走去攪啲咁野呢?就係因為依家嘅保安發牌制度係唔會發乙類牌照俾65歲以上人士因而令到佢地只可以係單幢式大廈工作,結果因為工作機會少咗好多而引至好多年長嘅保安失業,阿伯驚失業要攞綜緩就去咗做假身份證方便搵工。做咩要攪咁大門檻俾65歲以上人士做保安呢? 政府唔係成日賣廣告話「不論年齡,唯才是用」咩,做咩政府依個發牌政策係一刀切用年齡設定某個工種上限呢?點解唔係由保安公司自己決定返邊個適合佢公司個位呢?依啲咪政府講一套做一套囉。

今次老伯被判監李唯治的確係做咗個麻木不仁嘅劊子手,不過問題根源始終都係依個發牌政策好有問題,有關嘅勞工團體係咪應該要做返啲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