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次跟讀者探討了存在主義中「上帝已死」的概念,今講將會分析存在主義的另一個概念-「存在先於本質」。存在主義令人感到困惑之主因,是基於存在主義的哲學家會重新定義一些我們習以為常的用字,從而解釋及提出他們新的理論,就如今次的主題,「存在先於本質」中本質一詞就被哲學家卡特重新定義。

從希臘時期至存在主義之前的哲學家,他們提及「本質」這個字,主要是指一件事的目的、意義,或者是指人的本性等。但卡特提及「存在先於本質」的本質卻是指,社會對人道德、信仰或行為的枷鎖。

以香港為例子,社會中流行「結婚就一定要買樓」或「大學要主修醫科、法律,工程」這些思維,很多人沒有反思就已經接受這些思維。卡特認為:「除了人的生存之外沒有天經地義的道德或靈魂」,代表人的生存及行為才是最重要,亦是「存在先於本質」的意義。

為了方便讀者更容易理解何謂「存在先於本質」,筆者借用俗語「我很醜,但我很持久。」以作解釋。在這句俗語中,「本質」就是「我很醜」:因為一個人的外表是被決定,而且是不能夠被人選擇,就如一個人出生於某個社會,就會受到這會社會的主流思想所影響,亦是被決定及不能選擇。可是,就算人的外表是被決定,並不代表他的人生就完全受到外表影響,他依然可以透過其他方面的努力,克服外表被決定的不足及缺點,例如他可以訓練自己變得很持久,這方面就是由人的行為及努力而決定,這就是「我很醜,但我很持久。」及「存在先於本質」的相似之處。

由以上的解釋可以得知,卡特提出「存在先於本質」是為了強調人的自主性。社會既有的價值觀以及宗教所提倡的教義等,都會對人形成一種限制,甚至令人盲目信奉這些既有的價值觀,成為社會主流價值的奴隸,使人的生活失去了自我,基於他們的行為沒有並經過人的真正選擇。為了解決這些問題,存在主義的哲學家提倡一系列的學說,就是想使人反思自己的生活,不必完全遵守故有的價值觀和社會標準,因為道德,價值等概念是由人的行為及思想所投射,只要人忠於自己的意願,實踐自己的價值或目標,從而體現人的自由選擇之精神。

而且,基於「存在先於本質」這個概念所重視是人的行為及價值,故存在主義亦提倡,評價一個人是好是壞不能只單純透過此人之身份及社會地位:因為一個人的身份及社會地位與一個人是好是壞並沒有直接的關係,如一富有商人與他是不是一個好人並沒有太大關係。因此,評價一個人要以他的行為來作為標準,因為一個人的行為才能直接體現此人的品德及價值,就如香港的民主黨,他們雖然自稱是為香港爭取真民主,不過他們的行為卻推翻了他們的身份及形象,由此可見,評價一個人是應該以人的行為作為準則。

每個時代的人都會遇上「存在主義」所提倡的問題,社會的枷鎖無處不在,而且人是不能避免受到這些枷鎖的影響。不少人因為代價太高而放棄自己的理想及目的,埋沒於社會主流價值的洪流。存在主義者為了反抗這些問題,提出人應該要重視自己的意志及價值,這可以看到「存在主義」強調人的自由選擇,亦會指人生活在社會中的恐懼,存在主義者所面接的情況與現時的香港情況十分相似,所以筆者選擇在頭兩講先解釋「存在主義」的概念。

引延閱讀:勞思光《存在主義哲學新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