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正式宣佈取消一簽多行,改以一周一行處理自由行旅客簽證申請。

政客們理應紛紛而出搶奪光環,大叫「成功爭取」,撈取政治本錢。但一眾泛民左膠這次卻統統噤聲。

無他,因為你我心知肚明,中共取消一簽多行,全因光復行動愈演愈烈,引起回響。在中共的穩維策略來說,反水貨行動並不直接威脅其政權(即左膠很愛說的所謂沒有對準政權),通常反而會讓步,中共政府遂被逼正視自由行帶來之惡果,採取措施,將不穩定因素抹殺於萌芽狀態之中。

然而今日之前,光復行動被泛民左膠日夜嘲諷為「無用」,更甚是自稱「本土」的范國威都公開譴責並與抗爭者割席。但現在有沒有用,明眼人皆見。勇武抗爭一針見血,他們只能採取駝鳥政策,跟中共對六四一樣,避而不談,只望這段新聞快快過去,讓自己不需再丟人現眼。

左膠泛民尚可選擇性失明,因為他們的票源並不來自本土派市民。但范國威自稱「溫和本土」,2012年當選就開始叫「取消一簽多行」,口號叫足幾年,這政策最後卻不是被他力竭聲嘶的口號,或無聊的拖喼行為表演拉倒,而是由實實在在,於街頭跟黑警直接對抗的義士所拖垮。

月領十多萬高薪,坐在冷氣房的范國威,你情何以堪?

尊貴議員,要上前線吃胡椒,是難為;但范國威竟向一手抬他進立法會的選民割席,本來可以袖手旁觀,不勞而獲取今次的政治資本,他竟白白放棄,其政治智慧之低,應驗了當初劉慧卿對他的評語「要不是民主黨爭取多五席直選議席,范國威之流那能進立法會?」

若果范國威2016年還想留下來,他應該開始想想如何「轉軑」重新擁抱他的選民了。


 

除了泛民不爭光,連建制派也不敢領這個「功」。

林健鋒估計,受「一周一行」影響,約三成店鋪會因而結業,2至3千人被裁減。

到底是什麼店鋪會結業呢?不用多說,正是藥房、金鋪、鐘錶行;什麼人會失業?就是那些水貨客。

林健鋒言辭上想恫嚇香港人,但水貨活動本身就是游走在法律邊緣的經濟活動,他的說法就好像說禁毒會令不少「大檔」執笠,不少拆家會痛失生計一樣荒謬。

少了藥房、拖喼客,香港人會有什麼實質損失?但可以奪回真正屬於香港人的香港,這已是無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