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左膠、政棍、偽學者思維高深莫測,我地識條鐵咩?太陽花學運同雨傘革命,已經証明咗佢地係雙重標準。批評香港反走私和打爛立法會玻璃的示威者時,佢地個個「聖人上身」咁款。但前日大陸「羅定人勇武抗爭成功」單嘢,示威者又佔路又破壞公物,佢地全部視而不見,個個粒聲唔出。

嗰班「知名網絡批評員」呢?

• 點解庫斯克唔話羅定人損壞公物係「殺紅了眼」,PR要「扣二百分」?
• 陳景輝唔話示威者係「無責任的雞蛋」同「法西斯」, 話佢地「與藍絲帶同一個模倒出來」?
• 點解蕭若元唔譴責有人「教唆暴力」,問人是否可以承擔後果? 佢地又係唔係熱狗,受雙黃一陳指使?
• 林兆彬又唔講「行動淪為情緒發洩,失去中間派支持,消耗良好公民素質」?
• 做乜區家麟唔問羅定人「究竟應該反誰」, 「應該針對政策」,而非堵路、損壞公物, 希望羅定人可「易地而處」,想想「無奈」的市政府?
香港「和理非」嘅政棍去咗邊?

• 張超雄又唔譴責「暴力」,話羅定示威者「自以為正義便行事不擇手段」? 兩錯不能成一善(Two wrongs don’t make a right)喎!

• 陳偉業唔講吓羅定人示威係「黑豹」,話佢地之後會變成「恐怖分子、支持暗殺」?

• 泛民多個議員支持太陽花學運,但香港打爛立法會玻璃又「鬼殺咁嘈」,去到「羅定事件」又毫無姿態。不只是「雙重標準」,係「三重標準」。乜唔係應該幾時都要「和理非」咩?

其他意見領袖同學界知識分子呢?

• 點解陳日君唔話咁做大陸會出解放軍?解放軍喺羅湖橋以北,出兵唔洗過關,應該快到過去香港喎。

• 做乜周保松唔話羅定市政府官員係「為勢所迫」, 「成件事係政策導致」?做乜唔叫示威者做「是非不分的懦夫勇武派」?

• 點解沈校長唔勸吓呢班孩子「是時候回家了」? 「假若不幸發生傷亡」,佢「將一生遺憾」?

• 做乜周永康唔講下點解一個示威「升級」,其實係有用?咁今次係咪又「反証咗」咩「用升級做主軸」?

• 黃之鋒呢?羅定示威者勇武成功,係唔係因為佢地有錢「買軍火」?

啊,你覺得佢地唔出聲係因為唔關心大陸,但關心香港…. 真係咁?假如上述的「道德聖人」真是因為佢地所講的道德原因批評「激進行為」,佢地係唔會因為件事喺邊度發生而改變佢地嘅立場,由「慷慨激昂、義正辭嚴」變成「默不作聲、視若無睹」。 除非佢地一開始就有兩個龍門。

香港遲早衰過大陸。大陸如立惡法,政府主要用「封鎖新聞」去控制羣眾。香港呢?有咗呢班離地中產、偽學者、學棍、政棍攪維穩,港共政府可謂安枕無憂。港人慣性聽左膠和政棍們的謬論,新聞不需要被封鎖就個個叫你跪低。有呢班「維穩大軍」,所以梁振英政府越來越肆無忌憚。你地唔見香港新聞一日比一日荒膠?雙非問題、國教、電視發牌、邊竟走私、反歧視法、陸生問題、普教中、東北撥款、辱警罪、三跑…每一件新聞都荒謬,每一件香港人都知道。

佔領時的大台和糾察,是控制羣眾的維穩兵。但他們其實仍然是陰魂不散,搞散了雨傘革命仍要向港人步步進逼。這個看不見的大台,這班無形的糾察隊,是用偽道德的「緊箍咒」去撲殺港人的自救意識。必須撕破他們的假面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