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復行動前,建制派恐嚇港人,道反水貨客打擊香港經濟;泛民左翼派勸說義士堅持公民抗命,和平理性表達訴求,對準政權。中國遊客大喊傷害中港血濃於水之情。

光復行動過程,波瀾壯闊,對準中國遊客、走私商家、藥鋪金行,激起民警衝突,一石激起千層浪。縱然不少義士及後被捕,被警方欲加不實罪名,唯到法庭公堂上,法官按法處理,依法治民,大多數已無罪釋放。

光復行動後,建制派恐嚇港人,道反水貨客義士暴力,打擊香港經濟,又遙指反水貨為港獨,喊著立《反港獨法》,但被CY、袁國強、曾主席後指沒有這個打算,更上前邀功抽水,說我曾提出一簽一行;毛姨道出我曾有努力爭取港人優先,然後呢?

泛民左翼派的抗爭信仰再次被打破,只好訴諸媒體網台,撰文割蓆,極力反擊勇武抗爭的邏輯論述。走私商家、藥鋪金行賺少一分幾毫,喊著要執笠。幸好我們年青一代有 Facebook , Twitter 等網絡公園,可以欣賞現今中外的勇武抗爭。廣東人反對焚化壚興建、歐洲學生佔領校園、等等足以證明人善被人欺,反抗是真理。

政官因選票而生,也可因選票而死。常道血濃於水的政客和左翼義士,包括長毛梁國雄,見鄰國羅定市人民勇武抗爭,成功驅使極權政府收回成命,啞口無言,在大學講座和茫茫網海中圍爐取暖,今天我打倒昨天我,盡現狼狽之相。縱使中國遊客減少來港,選擇其他地方旅遊,但整體遊客上升,可見優客取代惡客。太陽照常升起,港人繼續搵食。

港人自發社運,不卑不亢,不靠政黨,只靠信念。「勇武抗爭,還我河山」的夢想雖然天方夜譚,不切實際,但我深信日後的聯署公投,素人起義,將會慢慢就會創造曙光。我們日後的社會,不再需要羊群設立的民主制度保障我們,因為極權機器殺不死素人意志,只會令素人成為牧羊犬。勝利,是屬於堅持到底的人。素人終會建立全新的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