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主要是回應周保松-本土論的一點反思一文 原文連結*

本土優先,其實是很顯淺,再普通不過的道理。你出生的地方,你成長的地方。當地人世代經營、裁培,或許也是你父輩當年投奔以及拚搏的地方。如今因為主權淪喪,門戶大開,遭中國人-我稱之為殖民者的任意破壞,予取予攜。生於斯,長於斯,豈能接受?

而要數例子實在多如繁星,故在此隅舉幾則。近年,中國人來港產子,導致本地母親床位等資源不足,當享受完醫療福利後,更欠款千萬,難以追討。中國人來港在深山野嶺偷伐沉香樹、羅漢松等珍貴植物,報章時有報導。中國人來港消費,大量走私本應課稅之商品,尤其奶粉,最嚴重時令本地母親亦難以購買。還不計算這種單一型經濟,對香港的經濟發展畸形的影響,例如金鋪藥房泡沫式擴張的後果等等。還有更多的人事,就不再贅述。

以旅遊事務署公布二零一三年中國人來港人次達四千零七十萬。眾所周知,幾個中國遊客已經可以翻轉一個機場。手無寸鐵的示威者,香港警察也如臨大敵。試問香港有何能力承受及監督,如此低質素以及龐大的人口的行為?要求以本地利益優先,想方設法限制遊客人口到底有何不道德,不合理,不正當呢?

而且本土優先,意指以整體香港人的幸福,以及文化價值觀為優先作為政府政策的基準,例如考慮香港本土的經濟多元發展,以及人口政策,教育政策、房屋醫療等福利,控制外地人來港數目。而不是說當香港人和外地人有法律上的利益衝突時,就以香港人優先,判另一方敗訴。

本土論的一點反思一文所舉的香港大地產商的利益,當然不是本土利益。香港的消費者,以及工人的利益才是本土利益。香港多年來在地產霸權下,造就一個又一個荒誕的笑話,以建築面積作標準,不以實用面積作準的發水樓,窗台房等。坦白說,我認為這些地產商是寄生於高樓價政策的無國籍血蛆而已,他們的利益是靠剝削工人以及消費者的利益,巧取豪奪。地產商的利益,只是其公司股東的利益,何需政府來捍衛?這是支持官相勾結嗎?香港人還不夠苦嗎?

至於香港中產階層的利益和外地女傭的利益,我以女傭最低工資為例,我認為當然要平等對待外地女傭,因為香港乃國際城市,外地女傭不是白吃喝,而是跟香港人一樣勞碌工作,既沒有像中國人一樣影響香港人生活,反而幫助照顧香港的老弱傷殘等厭惡工作。香港人的文化價值觀,重情重義不像中國人一樣。如果政府考慮到香港大多數人重情義,以及香港人的國際形象,當然應該平等對待外地女傭。豈能因為香港一小撮像梁振英家庭之流,仍然用大少少姐專稱的封建餘毒,令香港大多數文明,有教養的公民蒙受無情無義的污名呢?

本土論當然需要談道德,因為本土論正是源於愛。因為愛這個你出生的地方,你成長的地方。當地人世代經營、裁培,或許也是你父輩當年投奔以及拚搏的地方,才會想保護香港人,以及本土的文化,環境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