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正是日本櫻花盛開之時,身邊不少朋友都趁著長假期到日賞櫻兼旅遊,乃至低能議員鍾樹根,也要去日本「為國爭光」。

港共政府見香港市民熱愛賞櫻,又說要計劃在新界地區試種植櫻花。雖然,香港人其實是「愛到日本賞櫻」,而不是愛賞櫻。

但「橘越淮而枳」,櫻花在東北亞地區日本能開,但到了亞熱帶的香港,櫻花能否健康生長卻成疑問,萬一櫻花變病花,豈不弄巧反拙?

可惜狗官們是不會想這些的,只是因為「櫻花漂亮」,就以長官意志,雷霆手段,來霸王硬上弓。可憐的花卉不能言語,就只能被這些滿肚腸肥的官員強姦。

港人愛漂亮櫻花,港共就說要種;港人同樣愛民主,卻不見港共也要從日本移植過來,反倒從沒民主的中国拿來一株又醜又臭又假的毒草,硬要在香港的土地上栽種,要讓這邪惡的種子佈下。香港人不愛,他們卻要港人「種住先」,這種強姦犯的性格,又跟「強種櫻花樹」有何異?

當然,話說過來,日本的民主也是從美國移植過來的,所以總有點「變異」:世襲政治,一黨獨大,但總比假毒草要好一百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