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繼夜貓電台後,我又再一次和小童群益會的the elements小組合作,其實一年以來,也有不少人/團體找我幫忙,我的宗旨一向都是能幫的,就幫忙吧。

但是,今次是比較特殊的,因為這次是以Chris Wong的身份,跟一班他們的義工進行感染者分享會,香港同志的圈子可以說很大,也可以說很小,但是,會出來當義工的,基本上都是比較高調的一群,而在這些義工之中,也有一些我原本就認識的朋友。換句話說,這次可以算是我跟一些同志朋友「出櫃」的時間了。

當同志很慘,因為你像是困在衣櫃裡,不能告訴別人你的取向,當POZ的同志更慘,因為你就等同被困在衣櫃裡的一個夾萬之中,人家在衣櫃也能透過門縫看看外面的世界,夾萬裡卻總是漆黑一片。

早兩天,我跟M先生提起了我會以這個身份出現,他倒是很擔心地勸我不如算了,但是,我拍拍他的手,用《大英雄聯盟》的一句台詞回應了他:

Someone has to help.

香港少說也有幾千個感染者,但是能夠和願意站出來的人少之又少,我開BLOG一年有多,協助過的人不下一百個,我相信除了醫生外,大概香港也找不到第二個人比我應對感染者的經驗豐富,而這群義工他們主力接觸的都是年輕一群,而且有部份亦是有在其他志願團體擔任驗血人員的角色,在某程度上來說,他們會有很大的機會接觸到感染者,也會有機會接觸到高危的一群,在戰略意義上,裝備好他們比起我自己一個人躲在這個網誌的小小象牙塔還要有用。

平衡一下危險和得著,我覺得那怕會有洩露身份的問題,但是,如果能夠幫到更多的人,大概也沒什麼關係了。反而,我很清楚知道若果這次我不幫忙的話,自己一定會後悔死了,更重要的是,我相信義工們的操守。這麼多年來,經驗告訴我,只要你拿真誠待人,那怕對方不喜歡你,你還是會贏得對方的尊重。

最重要的是,我現在所擁有的,已經免疫一切蜚短流長,難道你告訴M先生我是POZ的話,他會大吃一驚然後跑掉嗎?別傻了。我相信喜歡我的人,無論我是不是POZ,一樣會喜歡我,就是這樣。

一想通後,念頭通達,直指本心,沒什麼好擔心了。

心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 ───《心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