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香港大學學生會退出學聯,其他大專院校亦相繼成立「退出學聯關注組」,讓學生藉著公投表態退聯與否,更嘗試舉辦聯合論壇討論學生會的退留和學聯內部的問題,例如組織透明度不足、監督渠道多重間接以及社運角色混淆不清等等。而這次受訪的「城市大學學生會退出學聯關注組」三人(歐仲平、鄧常豐、張顃樂),進一步提出「退聯」的理據,以及「退聯」後的計劃與打算。

P: Polymer 編輯部
A: 歐仲平
T: 鄧常豐
C: 張熲燊

P: 請簡單介紹自己

A: 我叫歐仲平,是城大會退聯關注組成員,讀政政

T: 我叫鄧常豐,是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退出學聯關注組成員,都是讀政政

C: 退聯組成員,讀Applied Physics

P:為甚麼退聯?

T:學聯無故代表學生和學生無故被踢入會,才是最核心問題,因為必然會員制,城大學生成為城大學生會基本會員後會自動成為學聯成員。如果學聯只是一個屬於學生的溝通平台,這是沒有問題的。現實上,學聯多數扮演著一個政治色彩較濃的社運組織。如果學生一入學就自動成為政治組織的成員,學生對政治立場的選擇、自由和自主就會被剝削。我們可以參考學民思潮的基本會員制度,容許會員有選擇退出和加入的權利。想加入就直接呈上表格,而不是一成為學生會會員就自動被加入,保障學生對政治立場的取態有充足的自由。學聯本身好多地方需要改善,但代表性已成為好大的疑問,其實常委可能沒有經過選舉而產生臨委,代表城大學生,但以上代表都是沒有選票的基礎,間接代表城大學生的意見。再者,當沒有民意授權的常委去委任一群人去代表我們,豈不是整個架構已被一小撮人騎劫?所以代表性已經存疑,理應退聯。

P:直到今時今日,你認為退聯最大壓力或阻力是甚麼呢?

T: 來自各方面的抨擊和打壓。我們已經盡力向身邊的朋友解釋為甚麼要退聯,但遺憾的是,身邊不少同學叫我是「熱狗」,甚至有成員身穿藍色衫採訪時,被誤會成藍絲,更被點相,說跟紅底組織有關係,所以令經常默默工作的我們感到苦惱。我們一直都想跟其他同學可以理性討論,但現實就是得不到任何討論的空間。正如剛才的城大退聯論壇,我們聽見台下不斷有人打斷自己的言論,指罵我們,即使想禮貌回應也不會停止他們的抨擊。雖然感到氣餒,但已成功收到不少同學的聯署簽名。我們一定會發動公投,並不會借同學的簽名就帶頭說支持退聯,但會重申已簽名的同學就是支持發動是次退聯公投。

C: 抹黑和抨擊不是最大因難。最大困難就是資訊傳遞方面。學生無故被入會,根本不知道自己加入了甚麼組織和那個組織做了甚麼,或者我們向同學派發傳單時,要講出學聯現今有甚麼問題。同學多數會說我們可以選學生會去改變學聯,但未必會明白學聯不單是常委會組織咁簡單,容易在魔鬼細節上討論。有見及此,我們需要用一個簡短直接的圖表去表示學聯的過失和制度上的問題。

P:面對外界批評你們發起退聯,削弱學界團結,你們如何回應?

C: 這是一個偽命題,用兩個例子。一、歐洲大專學生示威反對加學費,雖然發生地點不是香港,但從他們自發行動的大規模示威可見,一個大規模的示威或社運抗爭無需要一個學生組織由頭發起。二、劉進圖被斬事件後,有一班有心的學生開設 event,到政總集會,捍衛新聞自由。相關的搞手都是默默舉辦,不會倚靠某個組織合辦或帶頭要成立一個組織去發聲。即使沒有學聯,不會削弱學界團結,只要學生仍有信
念去支撐,去驅使自己去抗爭。

T:和現在學界有成千上萬的人,絕對不會只有一種聲音或立場。學聯現今就是化表學界,表達一個立場,聲稱都要代表學生的意見。這才是問題所在。學聯發言人是否已經得到一眾學生的授權去闡述立場?未必架喎。所以退聯就是讓學生有自主權去闡述立場,這才對學界或民主運動有團結的可能,因為學生無需擔心被代表。即使現在參與學聯的會議也好,學聯本身已有既定的小圈子。

A: 就以928為例,很多人都說沒有雙學就沒有928,但事實就是由9月26日起,學民思潮衝入公民廣場,然後一群無黨無派的素人參與示威。學聯是928 後才加入,認為他們所說的跟學民思潮一起領導雨傘運動是倒果為因。問題就是, 如果跟隨他們所說,再對比現實:926沒有學聯領導,928學聯領導。其實,退聯削弱學界團結的論述就是站不住腳。

C: 就算學聯發起罷課行動,但我們看見罷課人數,和 926 後的參與人數完全就是差天共地的。即使我們承認學聯在籌備罷課行動上準備充足,和可以讓外界更多人認知民主,但是同學仍然會因為社會議題都會走出來,所以我不擔心退聯會削弱學界團結。

P:2014年第56屆周年大會,學聯通過備案,表示學聯將以公民抗命的方式,爭取公呢提名,推進民主政制。而今屆 2015年的學聯主題會是「命運自主」,你們則指,當年「建設民主中國」是一個大會備案非學聯綱領,如何評價學聯的備案?

A: 雖然學聯在備案上寫明「命運自主」,但上次聯合論壇上都有人問綱領和備案的分別。即使城大學生會,都會有自己的綱領。學聯是因為聽見社會上有這種聲音就寫下來備案,以作表態。不過,學聯的核心問題不在綱領或備案上的問題,更不是意識形態上的問題,而是整個決策和架構有問題。這才是討論退聯與否的重點。

T: 我不明白他們的取態是如何。根據學聯常委在論壇上所言,秘書長只會執行沒有決策權利。如果以上所言的改革只是羅冠聰的空頭支票,沒有常委的支持,究竟以上的改革是常委確實,還是羅冠聰所提議的備案為真呢?

P:你認為聯合論壇是否讓學生和外界能夠深入認識學聯?

A: 論壇當中,我們已指出學聯制度上的問題,希望學聯會親自解釋學聯現今遇到甚麼問題,但很可惜,台上學聯代表不斷迴避問題。老實說,除了學聯支持者和我們退聯關注組知道外,大部份基本會員都不了解,就以城大為例,知道原來有退聯論壇去討論,而未去真正了解學聯的本質和問題是甚麼。

P:你認為大部份城大學生是否支持退聯呢?

A: 我收集簽名過程途中,就算學生到場簽名,支持發動公投,但他們仍有猶疑,支持退聯與否。我們不敢保證能夠成功退聯,但會在日後兩星期內繼續宣傳,解釋為何要退聯,令學生明白學聯現今有甚麼問題,以自己的意志,自己的意願去投票。

P:如何評價嶺大退聯失敗?

C: 先不要評論嶺大退聯關注組的表現或宣傳做得足夠與否。重點是為甚麼要到了公投當日的時候,有很多學界明星例如周永康、梁麗幗等港大學生會眾人走到嶺大去拉票,叫人留在學聯呢?我覺得以上舉動教人十分費解,而且對退聯公投不公平。其次就是涉及嶺大幹事會,甚至其他大專院校的幹事會挪用幹事會的資源去,例如海報、宣傳單張,甚至Facebook 專頁,都是叫人反對退聯。這根本就是干擾院校自主,甚至幹事會權力上有僭越基本會員的權限和意志。幹事會只是代表十多人的一小撮意見。聯署公投,全民投票就是一個公開公正的民意搜集,探討應否退聯。因為十多人利用大多數基本會員的會費和其他支持資源去宣傳自己的主張,是十分不公平的。縱然,嶺大退聯失敗,但基於不公平不公道的投票進程下進行公投,是不能夠反映大部份學生對退聯的意向。

後記

命運自主,是眾多香港人的心聲,更是學聯今年的綱領。昔日,面對日漸赤化的學界,每一個學生都會為制度的不公挺身而出。學聯亦一直為香港的社運出來街頭抗爭。不過,香港十七年來,一直淪陷。昔日的校園歲月,總會見到學生讀書,小孩踢球。現在呢?只嗅到中國學生的體臭和作弊徇私的人格早已逃之夭夭。學生會和學聯發言人,一直聲稱自己辛勤付出數載,捍衛學生利益。
結果呢?然後呢?他們聲稱要命運自主,捍衛院校自由,但我們見到的,就是一個個香港大專院校碩士課程、學士課程,因為中國人太多,被迫轉用普通話兼簡體中文教授專業。當香港人自己的語言都不自主,向金錢低頭時,他們又在哪呢?以前學生第一日來到大學校園,我們經常見到學會和學生會眾人的熱情招待,好像不加入他們就是一樁憾事,但眼見自己無故交多數百元,又無故被學聯和學生會代表發聲,支持甚麼建設民主中國時,又是否真的要加入他們呢?獨立自主的真髓,不單是敢於說不,而且敢與跟別人不同,不受社會現實毀滅自己的品格和原則。一個成熟多元的校園環境,不是由一小撮人建造和附和兩三個不同聲音所組成,而是沿用一個透明、公開、簡潔的制度去捍衛院校自主,伸張公義,尊重他人,以實際理性的態度探討時政。退聯公投,就是提供大學生自己一個可以重新選擇和探討院校的機會,體現學生真正的命運自主和公民實踐。

現正附上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退出學聯關注組Facebook 專頁,希望大家可以深入了解他們一直堅持的信念。
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退出學聯關注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