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親愛的Elliot,很多謝你的來信,很高興聽到你想來我的地窖﹗我們可以在地窖一起玩遊戲、一起看電影,甚至一起走到森林露營呢!是啊,Booby也是住在我的地窖裡,它可是我熊先生其中一個最親近的好朋友來!快點來我的家啦﹗我急不及待一一介紹我的好朋友給你認識﹗他們都很好人很溫柔!地址是加拿大安大略省卡利登鎮( 餘下被警方要求刪去 )。愛你的熊先生上」

在寄出報名信一星期後,我便收到熊先生的回信(比較驚訝的是,直到現在信件也在我的抽屜內,上面清晰地寫住1999年8月19日)。當我給我的父親看熊先生的回信,他欣然點頭同意並應允駕車帶我去「熊先生的家」。主要原因是他當時根本沒有正眼看過卡利登21台的「兒童節目」,誤以為它只不過是尋常的兒童台罷了。

直到現在,我仍然訝異當時父親為什麼會想也不想便帶我去一個如此陌生的電視台,當然,這個草率的決定也讓他多年後仍然心有餘。

我們到了那裡「熊先生的家」後,發生了很多可怕的事情,警察很快便開始介入,之後是我被逼接受無盡的質詢,而父親也被逼看一大堆令人戰慄的照片…

我會在短時間內儘快和大家一一講述的了。

「網誌更新: 11年9月21 日」
很多網友追問我1999年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大家放心,我會慢慢和大家講述,要一口氣寫那麼多字是很吃力的!

我爸照住回信上的地址來到卡利登鎮。卡利登鎮原本已經偏僻荒涼,但熊先生的家在卡利登鎮更加邊緣的角落,在一塊大草原的角落。我還記得那棟房子即使以90年代的標準來說,仍然非常殘舊,剝落的外牆看似失修已久,宛如戰前建築物般。順帶一提,它所有的窗戶緊密封上,並且用窗簾遮住,從外頭完全看不到裡頭的狀況。

我和我的爸瞪大眼睛,用不敢罝信的目光望著眼前這棟殘破的建築物,我爸還不時翻查信上的地址,心中訝異這棟如此可怕的房子竟然是兒童節目的錄影廠。仿佛為了解答我們的疑問,就在此時,房子的木門被打開,一個壯碩的中年男人由屋內走出來。

如果這是一部恐怖故事,走出來的應該是熊先生本人,但現實中,那名走出來的男人卻是一名當地的警官。

那名警官看到我們父子二人,臉色立即一沉,並追問我們來訪的目的。當他聽到我用滿心期待的語氣問他這裡是不是熊先生的家,他原本已經發黑的臉龐變得更是沈重,咕嚕地說︰「我的天啊!」

之後便一把拉開我的父親,兩人躲在樹木後竊竊私語。一會兒後,我爸由樹後走出來,沒有說話,只是點頭示意我馬上回到車廂內,之後便全速駛離卡利登鎮。在回家的路上,我爸沒有說過半句話,而我也不敢問他,憑藉5歲的直覺只知道有不快的事發生,無謂多問。

那日之後,卡利登21台消失在電視頻道上,我爸再也沒有提起當日的事,而那個古怪的熊先生也慢慢淡出我的記憶。直到我13歲時,我有一天毅然記起兒時一個古怪的兒童節,當我追問父親時,他立即眉頭深鎖,思索了好一會兒,才娓娓道來說出真相…

1997年7月至1999年8月,在安大略省區域一帶的電視頻道突然出現了一個未經註冊的兒童台-「卡利登21台」。由於這個電視台採用信號比較弱的頻道,所以當時只有舊式電視才可接收到,而這也是大部份家長會送給小孩子的型號。

據悉,這個電視台只由一名身分神秘的中年男子經營,他在節目自稱為熊先生,同時是左手Bobby,也是電視台唯一的攝影機。這個男子一直隱居在卡利登鎮的一棟農屋(也就是我和我爸看見那一棟),即使是鎮上的人也很少看到他,甚至根本不知道他的存在。

我想「熊先生」成立21台的原因大家也心中有算,熊先生把由街道綁架回來的小孩,鎖在地窖內,供他淫樂。但有別於其他戀童癖犯,熊先生採用另一種更瘋狂和變態的方法,來維持他扭曲的性慾︰他籍由強逼/誘使那些受害兒童幫他拍兒童節目,之後再由電台誘拐其他小孩過來,再把他們姦淫,周而復始。
但就在我們到達的前一晚,早已注意到21台異狀(但他們想不到真相是那麼可怕)的警方決定開始行動,而熊先生因某些原因,也注意到警察的追蹤和監視,於是毅然決定半夜捲蓆而逃,這也使我可以僥倖逃過一劫。

「網誌更新:2011年11月9日」

對不起,因為某些原因,我好一段時間沒有更新和回覆你們的電郵。但無論如何,讓我總結一下我在這數個月來找到了什麼。

在10月時,我回到了那棟「屬於熊先生的木屋」。現在那棟木屋已經被兩名婦人買了下來,合資改建成一間日間託兒所(這點還真諷刺),絲毫看不出它過住瘋狂血腥的歷史。現在讓我回答一些你們的來信。
問:還有誰人看過卡利登21台?

答:我很確定還有部份人曾經看過卡利登21台。我曾經在Google搜尋過關於21台的資料,發現除了我,在一個叫Neoseeker的加拿大論壇也有帖子討論卡利登21台,甚至有一名叫iamreallife的網民舉出了一些連我也沒有看過的節目:

墮落天使的日常(The Fallen Angel and Life):大致講述一名看似很焦慮的男人在鏡頭來回踱步,不停說要在撤旦現身前供奉它,否則後果不堪切想。

用靈魂塗畫(Paint With The Soul) :純粹一名男子在漆黑一片的森林漫無止境地漫步,說著一些奇怪的理論,基本上沒有什麼特別可言。

問:想問熊先生,或者那個穿著棕熊服裝的男人現在在哪兒?

答:老實說,我根本不知道那個變態漢現在在哪,甚至連他是生是死也不清楚。當我下一次再遇到我父親的朋友(一名退休警察) 時,我會問問他,希望可以有一個更肯定的答案。

問:可否確切說一下究竟熊先生對那些孩子做過什麼來?

答:這是最多網民關心的問題,而我碰巧也在10月時找到答案。在一次我父親朋友的聚會,我遇到一名住在當地的退休警察,我立即抓緊機會,問及一些關於熊先生案件的事。

他說他雖然當年沒有直接參與案件,但按他同事的說法,他們在那棟木屋後方森林的一片草地上,挖出了大量肢離破碎的屍體,經他們在停屍間砌拚後,總數大約有16具,年齡大約在4至13歲之間。經DNA驗証後,全部符合附近一帶失蹤兒童的身分。

由於當時時機問題,我沒有問出更多屍體的資料,但我有機會在下星期四看到他,到時我會好好再詢問多一番,希望讓大家得知整件事的來龍去脈。

這是我暫時收集到的所有資訊,多謝大家關注我的博客,我會在發下一個網誌前,儘量收集更多的線索給大家。老實說,我還漸漸開始樂在其中,講到底,我有權知道那時究竟發生了什麼天殺的事情在那些兒童上。

「網誌更新:2012年2月1 日」

對不起那麼久都沒有更新。我需承認好一陣子在卡利登21台的調查裡陷入死胡同,這也使我懶理這個博客。但幸運的是,在幾星期前我無意中找到了無價的寶藏,並為我的調查打開了全新的方向。

在數星期前,我從一個年邁的父親中得知更多熊先生事件的經過。他的名字是Anthony Pollo,我們是在託兒場所認識的。他是我其中一個負責看顧的孩子的父親,而且還住在我家附近,所以平時還頗熟絡。但是他以前是住在卡利登的山林附近,還親眼目瞪過熊先生犯案時的經過。

根據他本人的描述,那時候他住在山林旁邊的一間小平房內。他習慣每天晚上都會偷偷滑入山林裡,描一兩支大麻,才回家繼續工作。但自從1997年夏天開始,每當他走入樹林時,都會聽到小孩子的嬉戲吵鬧聲和忽明忽暗的燈光穿插在林間。

Anthony本身很享受大自然(和大麻)給他的寧靜,所以對於他來說,那些小孩子的聲音煩厭至極,像飛機引擎聲般噪吵。所以有一晚上,他終於決定深入密林內,找出聲音的源頭。

Anthony走了大約10分鐘,來到一片空曠的草原,在草原的正中央,他看到一堆營火和一伙小孩聚集在那兒。嚴格來說,Anthony並沒有直接「看到」他們,而是看到由地洞傳出來的火光和聽到底下傳出的談話聲。

他走近那個古怪的地洞,驚見那個地洞非常大,闊度有10多米闊,而深度竟然有大約5米深﹗要爬梯子才能安然下去那一種。在洞的底下坐了數十名小孩和一名大人,他們圍著中央的營火燒烤,一幅平常得很的樣子。

Anthony沒有下去,由地面朝那名唯一的成年男人叫喊,質問那個男人他們半夜在森林裡幹什麼。那名男人抬頭回答他們只是在露營,沒有什麼特別。雖然Anthony注意到那名男人的外表異常蓬亂,而且臉部還會間隔性抽搐,一副癮君子的樣子,但由於當時卡利登的犯罪率是全省最底,而且心想那麼多小孩犯不出什麼事來,所以為免多管閒事,只是臨走前叫他們小聲點便走了。

但可惜那班小孩並沒有靜下來,即使Anthony回到家,仍然可以聽到他們的聲音。現實上,Anthony更確信有一次聽到他們微弱的尖叫聲和慘叫聲,但Anthony認為那些只不過小孩聽營火鬼故受嚇的叫聲,所以沒有多加理會。

大約二年後,卻即是1999年,他從其他住在森林的人口中得知那個男人搬了去碧谷靈,一個鄰近的大城市。

我有問過Anthony認為那個男人會是卡利登21台的熊先生嗎,他答對此抱有懷疑態度,因為他肯定那個男人到現在仍然逍遙法外,沒有被抓過。

「網誌更新:2012年3月20日」

好消息﹗在我苦苦哀求下,我爸的警察朋友(他的名字叫Mitchell Wilson)終於願意對我披露更多關於熊先生案件的資訊。他說在皮爾區的警察局應該還保留了數盒在木屋找到的拍下了卡利登21台節目的錄影帶。他說案件已經封塵多年,叫他昔日的同事讓我看一看應該無害,更何況我還是當時人之一。

他帶我到卡利登附近最大的警察局,摩星道警察局。拜託了幾位朋友讓我可以在警局內的電視看一看那些錄影帶。他們最後同意給我看了其中3盒錄影帶,而我也在一日之內把它們看完,以下是那3盒錄影帶的內容︰

Booby 第2集:朋友就好像花兒般

一如以住,這集的Booby也是在那張鮮紅色的桌子上拍攝。鏡頭一開始又是Booby在桌上漫無目的地左右搖晃。大約在數秒後,另一隻手也進入了鏡頭。這隻手遠比Booby細小,明顯地是小孩子的手來的。
那隻小手興奮地在Booby的周圍跳動,還不時用手指頭”吻”Booby一下,好像很高興可以上電視表演似的。

突然,Booby粗壯的手緊扣住住那隻小手的手腕,大力地握住它,而且愈握愈緊,粗糙的手背上青筋猛凸,小手也鏡頭前不安地掙扎。此時鏡頭也慢慢淡出,轉移到一朵快張枯萎的菊花上,一把小女孩的聲音在鏡頭外輕聲地說︰「朋友就好像花園的花朵般。」然後畫面就漆黑一片了。

用靈魂塗畫(Paint With The Soul)- 第10集:「把垃圾都丟光光」:

這是在我強烈要求下,警察才把12集中其中一集讓我看看。用靈魂塗畫一共有12集,在1997年12月至1998年1 月播放,而裡頭的內容就和網民iamrealife形容的一樣,主要環繞住後山的樹林。

影片拍攝在黃昏時份,手持攝影機的男人在昏暗的叢林裡行走。大約十分鐘後,他來到卡利登的垃圾堆填區並停了下來。他把攝影機聚焦在地上那些堆積如山的垃圾上,有碎裂的酒瓶、破爛的膠袋、用過的保險套、食物殘渣

一把低沉的男人聲驟然由背景傳出,我發誓我在卡利登21台之外,聽過這把聲音的主人,但又想不起是誰。那個男人的聲音非常低沈,低沈得要把耳朵貼近喇叭才勉強聽得到。

他說了很多很中二病的說話,說什麼所有人類都是垃圾,或是要把一些多餘的人類清理掉才是對所有人的救贖。縱使聽起來很愚蠢,但由他說出來卻有一種死亡的氣息,聽時仿佛有股莫名其妙的陰霾突然包圍自己起來,畢竟,人們是在垃圾堆填區附近的草原發現那孩童的屍體。

熊先生的地下室(Mr. Bear’s Cellar),第25集

事隔多年,當我再次看見熊先生的龐大身影再次出現在電視螢幕時,恐懼的冷流再次由腦海洶湧而出,竄過背脊,直達心臟。縱使當時已經是初春,我也不禁在房內顫抖起來。

影片開始時,畫面再次展示那熟悉的地窖。這一次,在紅色的桌上放了16集空空的玻璃杯。當熊先生出現在鏡頭時,他手上拿著一盒新鮮的橙汁,並為杯子倒入相同份量的橙汁。之後,他再在每個杯子滴入數滴神秘的透明液體,據警方推測那些透明液體應該是濃縮的鎮定劑。

準備好飲料後,熊先生興沖沖地跑離鏡頭,急步爬上地窖的樓梯,此時可以聽到遠處傳來一陣輕快的交談時。當熊先生再次回到地窖時,身後多了16名小孩跟隨著他,那些小孩最大有十多歲,最小的不超過4歲。其中一個男孩臉上有一處紅腫的瘀傷,清澈的眼神充滿驚恐,我很快就認出那是在第23集說著要找妹妹的小男孩。當我向旁邊的警察指出時,他也點頭同意並說這個孩子也出現在第24集中,但可惜我未能觀看。

據警方確定,這16個小孩也就是在後山找到的16具屍體。

那些小孩坐好後,熊先生唱起一些兒歌,那些兒歌的歌詞很普通,唱什麼生果和維生素C的很重要,但此刻聽起來卻詭異得令人汗毛直豎。那些孩子沒有隨歌聲唱起來,反而像扯線公仔般木無表情地坐在椅子上,眼神既空洞又迷茫。當熊先生的歌聲落下後,他們動作一致地拿起杯子,大口大口地喝下去,這時畫面也宣告集熊先生也結束了。

在警察局看完這3盒錄影帶後,我感到心意滿足,但就像慾求不滿的偵探般,這種心意滿足只維持了一會兒。很快,我又想追查更多關於熊先生案件的真相,也想找出那把聲音的主人是誰,我決定再次返回案發的木屋和森林,希望有突破性的發現。如果真的有什麼發現,我會儘快通知你們的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