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議題我自遮打革命起構思良久,今日終於有心情寫。我睇見一個獨特有趣的東西–核心發展。

香港的規劃將各地區分工,令人返工搭車鬼咁耐,久而久之香港人將整個社會、精神、甚至生活的核心都置於「旺區」如中環、旺角、金鐘,而自己所居住的就貶為「邊緣地區」和「偏僻地方」。

馬鞍山、屯門、上水等地區,居民自己都會自怨住得遠,但每日返工食飯行街卻會不辭勞苦地出旺角,出金旺銅佔領亦有如食生菜,甚至會認為係理所當然。

核心發展的副作用就是,住所謂「偏遠地區」的人通常不多理自己區發生的事,令人視自己屋企為歇腳地方,旨在「放工有掟抖」。

以沙田區為例,有勁多facebook page如︰沙田區、沙田友、大圍乜乜、名城屏風樓乜乜。其中屏風樓關注組成立兩年後反抗起樓失敗而解散,發聲明抱怨大圍居民對區內大小事冷感。

再者早排政府予每區區議會預留一億作發展。沙田區議會於大會堂舉辦公眾咨詢,雖然黑箱作業拒來者於門外,但敲門的市民僅只十幾人。

核心可以係實體(舉例:金鐘佔領區),亦可以係虛浮(舉例:香港大政治)。每日新聞講政改,令所有媒體的受眾都只關心政改前途,故之言政改之事便是香港的核心事務。

人人關心政改是理所當然,大局當前小事放低,但事實上地區事務同樣重要呀!雖然有班義士之前每日留守金旺銅、頻繁跨區搞光復行動,但我們不能總依賴義士解決各地區的所有問題。

人腦資訊接收能力有限,不能一心二用。義士們忙住倡議建國,焉得閒理你起幾多屏風樓?縱然眾義士熱衷政治,卻根本不可能有影分身術同時處理核心的事,又處理自己區的事,遑論那些討厭政治的安樂茶客?他們更加不會參與區內事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