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節,是華人傳統紀念先人的節日。華人很有趣,對於「死」這個字非常敏感,對其諧音、聯想字、關聯詞都避之則吉,但對已死的先人有無比的尊敬,甚至供奉他們,祈求得到保佑。繼談了香港的愚人和兒童後,筆者再次想借著節期,談談香港的死人。在此之前,讓筆者帶各位回顧一下回歸以來香港有什麼人已經離我們而去:

1997-廖瑤珠;新馬師曾
1998-白嘉時
1999-柏立基
2000-何英傑;麥里浩
2001-陳詠賢
2002-胡振中;羅文
2003-張國榮;梅豔芳;謝婉雯
2004-黃霑
2005-伍宜孫;林百欣
2006-霍英東;高琳琳;盧素娟
2007-曹達華;龔如心;莊世平
2008-沈殿霞;胡伯全
2009-梁羽生;石堅;林尚義
2010-狄娜;徐展堂;謝廷駿
2011-司徒華;蔣世豪;許冠英
2012-「斌仔」鄧紹斌
2013-利國偉;劉家良;陳僖儀
2014-邵逸夫;李福兆

在這些名字當中,有名人,有普通人;有政治家,有藝人;有有錢人,有窮人;有本地人,有外國人;有長壽的,有短命的;有對社會有貢獻的,有對社會作出控訴的,儘管如此,他們都已經死了,結局也是一樣:化成一堆堆白骨、一堆堆塵土,或者他們曾經對香港有著很大的影響力,但死人就是死人,現在的他們已經沒有價值了,現在只能做的,就是讓人們懷念他們。

雨傘革命,的確為香港帶了一些新的沖擊,不同的人,站在不同的崗位,為這個革新帶來貢獻,無奈它最終還是失敗,有人說它已死,有人說它還在活,至少民主的種子已植根在人們心中。筆者對這些爭論並無興趣,只是當臨近清明節,忽然想起面對已死的至親,我們會懷念,而他們的精神永遠在我們心中,這個畫面跟雨傘革命中一些人的口號實在有異曲同工至妙。而諷刺的是,在雨傘革命中,有很多人受傷,但從來沒有一個死人,但人們在活著的時候,卻刻意變成死人去神化自己、紀念自己。或許大家都覺得累了,覺得簡單點,舉辦集會,喊句可恥,寄望能感化政權,對此,筆者忽然記起幾天前在網上看到了一句話:「舒服是留給死人的。」香港人對「死」極多禁忌,卻不自覺地自願變成死人,實在幽默。

最後再跟大家說一個故事,作為本文的結束:有一天,有一個人看見耶穌,說要跟從他,不過他說要先回去埋葬他的父親,因為在當時的猶太社會,安葬先人是頭等大的事,在華人的角度來說不做就等於不孝,會受天譴。但耶穌回答也很經典:「任憑死人埋葬他們的死人吧。」相信部分基督徒,會明白這句話箇中的意義,但大部份或許會想,這個基督教的故事,跟我有何干呢?筆者只是想讓大家想想,自己有沒有在做一些紀念死人才會做的事,例如紀念日、燭光晚會等等。

清明節從來不是一個快樂的節日,當大家懷緬先人的貢獻的時候,亦反思一下自己活在這世代,是一個活人,還是一個死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