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非你是藍絲帶,否則大多數的香港人都認為香港正在慢慢步向死亡。保守的說法是「我們認識的香港已不存在」。坦白點的說法是「The City is Dead (香港已死)」。如果香港死了,那麼又如何令它「復活」?

其他的國家是怎樣對抗強敵的?看看兩百年前,俄羅斯是如何對抗當時所向披靡的拿破崙。面對敵人,選擇只有有三個:戰、走、降。當敵人比自己強大,投降是最容易的做法,但就意味著你接受敵方的支配,可能被對方文化清洗,甚至滅族。俄國人不肯投降,用了「走」和「戰」兩種戰術。先是用焦土戰術,撤離莫斯科前自己放火燒城,透敵深入,後是不斷偷襲撤退的法軍。俄國人最後勝利了,但他們願意為保存國家民族的尊嚴付出代價。俄國人連莫斯科都可以放棄,香港人又可以為香港放棄什麼?

香港人不能像俄國人,也不能像中日抗戰時去做「長征」,「用時間換取空間」以保存主要戰力在一起。香港人沒有一個「首都」可以撤離,也沒有一個「四川」可以逃往,因為「香港民族」只有香港這個地方。(移民海外也只是個別港人安身立命之法,不算是整體抗爭的策略。)不過香港人嗜財如命,就算有可行的「焦土政策」,他們聽到不單不會「眾志城城」,只會跟提議的人「搏命」。未有物業的,寧願做個繼續交貴租的屋奴,也不願對抗令百物騰貴的自由行和水貨賊。有物業的,只希望它們不斷升值。你還叫他們為了保衞家園而放棄經濟增長?另外,近年本土意識抬頭,但普遍的香港人還沒有認清自己的身分,還在「大中華」和「民主回歸」兩條死路上掙扎。

或許香港要「復活」,必須要徹底的「死一次」,讓那些離地中產意識,從港人血液中清洗出來。所謂「物先腐而後重生」,放棄賣港的民主派,令建制派親自表演如何「燒焦」香港這片土地。香港人有了要自救的意識,才肯站起來面對他們的敵人。

用怨恨同仇敵愾,香港會勇武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