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曾說:「我們不是宋襄公,不要那種蠢豬式的仁義道德。」 宋襄公稱霸失敗的故事,相信大家也聽過。現在我將這塲戰爭用現代的方式說一遍。 春秋時期,南方的楚國號稱「強國」,正打算侵略文化較高的中原,向黃河流域殖民。楚國若能稱霸,將以強國身分推翻齊桓公定下「尊皇攘夷」的所謂「兩國一制」政治,改用軍權統治,是為 「政改」 。為了防止強國「政改」得逞,中原的「反對派」宋國向楚國下了戰書。宋國君主宋襄公打著「仁義之師」的大旗,説「愛與和平可以穿透盔甲」,與楚軍約戰泓水。宋襄公用「軒轅劍」(相等於現代的核彈)來形容「和平佔領泓水」,不過宋兵吹墟了很久,一直按兵不動,遲遲不肯啟動「佔領泓水」。等到強國楚國渡了河、列好陣才攻擊,結果宋軍被強國大敗。

被問到為何不在楚軍在渡河前攻擊,宋襄公說: 「我們要堅持仁義,用詭詐必失去中原的中間派支持。你沒有聽過有人說『公關做得不好,會被夫子(老師)扣分的』嗎?況且,攻擊未渡河的楚軍,『暴力』之餘又不夠『和平』,不能滿足『和理非非』的抗爭準則。」 坐在旁邊的子魚問宋襄公:「宋軍實力遠遜楚軍,放棄攻擊未有準備的楚軍,怎樣理性?」。宋襄公說:「階段性勝利你有聽過嗎?你看見我們全軍覆沒,其實我們宋國才是戰爭勝利者,因為我們已經贏得全天下的尊重。」子魚再問宋襄公:「我什麼階段性勝利也看不見。天下人都知道楚軍不仁不義,打杖還堅持什麼『仁義』,你又如何戰勝他們?」宋襄公答:「楚國雖然不義,但我宋襄公是商朝後代,我們是君子啊。所以我叫軍隊上陣不准殺人,也不能俘虜敵方的老人。不能因為楚軍不義,宋國就放棄做『仁義之師』。沒有誰比誰高尚,如果你兇神惡煞趕走楚國這些南方蠻夷,卻輸掉中原人素質,值得嗎?」

子魚氣憤地說:「你出來打杖,攻擊受過傷的敵人也覺得暴力,不如不要打!不准俘虜年老的敵人,你就不如投降算吧!」 宋襄公老羞成怒,說:「貴族打杖你識條春咩?」。接著喃喃自語,説兵敗「只是開始」、「我會回來」,和自己會「深耕細作,把反楚的貴族仁義精神散落中原」。泓水之戰的大敗,宋襄公由於堅持不能攻擊受了傷的敵人,本身已經處於劣勢的宋兵節節敗退。宋襄公的侍衛全部陣亡,他自己也受了重傷,第二年便死去了。 結果他連「慶祝失敗一週年」也等不到。

後記:宋襄公是愚蠢的「離地左膠」嗎?其實歷史上曾經幾百年,有大批人道主義者稱讚他是「有風度的真君子」和「中國最後一個貴族」。 所以古語有云:「左膠也有知心人」。宋襄公晚年說:「我怎麼看都是貴族,因為我的心不會被戰場上的勝利所壓抑」,接著氣絕身亡。

二千六百年前的宋襄公,究竟係香港邊個左膠嘅化身?
二千六百年前的宋襄公,究竟係香港邊個左膠嘅化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