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適逢雨傘革命(運動)半週年,多個團體在不同的地方都有舉辦不同的記念活動。對於他人舉辦甚麼活動,我沒有意見,更認為不應動輒口誅筆伐。因為正如《群己權界論》所云 「自由者,凡所欲為,理無不可。此如有人獨居世外,其自由界域,豈有限制?為善為惡,一切皆自本身起義,誰復禁之?但自入群而後,我自由者人亦自由,使無限制約束,便入強權世界,而相衝突。故曰:人得自由,而必以他人之自由為界。」所以既然他們沒有侵犯到我們,我們又何必費時攻擊他們呢?

其實,我反而更着重的是「我們」怎樣做,而不是「他們」和「你們」!我們更應藉着半週年這個時間,好好反思一下,反思雨傘革命(運動)失敗的原因,以及往後抗爭的出路!

正如本人上星期詢問成名教授的一條問題:究竟在經歷一個波瀾壯闊的大型群眾運動,一百萬多人曾參與公民抗命(根據中文大學的一項研究一百二十至一百三十萬人曾參與),超過七分一香港人口。但是對於爭取真普選,卻是毫無實質成果(當然有啟蒙的作用)。須知道波羅的海人鏈,也是只有約二百萬人參加,最終使三國(立陶宛丶愛沙尼亞和拉脫維亞)能獨立。他們連獨立也能爭取成功,我們只是爭取基本法附予我們的權利-普選,也不成功。

所以,我們是否要思考一下日後抗爭方式的改變,以及日後抗爭的出路呢?究竟舊有的抗爭方式還可行嗎?我們面對的對手是誰?」

我充心希望大家深思這條問題,沒有固定的答案。但我們反思時,很應該抱着五四運動的精神-破舊立新。不要被舊有的思想框架牢牢的框住,真正達到北大校長蔡元培所提出的「思想自由,兼容並包。」

最後,我只想説與其浪費時間去作失敗的記念,不如認真反省失敗的原因,抱着「吾日三省吾身」的態度。同時面對港共政權,我們的生活陷水益深,蹈火益熱,正如代議士黃毓民所說「青年人應是永久的「反對黨」,本著批判與求真精神,不斷革命。我們要有「我為東道主」的氣概!從而抬起頭來有尊嚴地去爭取普選和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