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36190_368733659987279_1366973627828543402_n

時間是1955年,如果你們有空翻查維基目錄Wiki,便會發現那一年全球政治正蘊釀一場世紀大風波。那一年,紅色蘇聯成立了華沙條約組織,來抗衡西方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同一時間,越南西貢爆發內戰,漸漸分裂成南北陣營,為未來的越戰揭開序幕…種種事件為未來長達30多年的冷戰埋下令人不安的伏線。但對於隱居在美國深山小鎮的「薩頓一家人(Sutton family)」來說,這些外在世界紛亂的事情卻好像完全和自己沾不上邊,也絲毫不會影響到他們寧靜悠閒的田園生活…

至少暫時為止。

薩頓一家九口居住的地方是美國中東部肯塔基州,一條叫「Hopkinsville(霍普金斯)」的小小村莊。由於他們家中的老大Lucky Sutton生性怪癖,不太喜歡過「那些墮落的城市生活」,所以堅持把農屋建在一個極偏遠的位置,隱匿在草原和密林之間,過住半隱居的生活。除了男的需要到外頭謀生打工,女的偶爾到城鎮購買必需品外,其餘時間基本上都是足不出戶。

案件發生在八月尾,那時炎夏準備遠去,秋天正悄悄來臨,蔚藍的天空艷陽高照,且吹來陣陣涼風,給人舒服怡人的初秋感覺。在這看似平凡的那一天,一股興奮不已的氣氛整天籠罩住Sutton一家人。女人忙於準備大餐,小孩則在清潔客房,甚至連平日懶散的Lucky也走到倉庫拿出工具,好好修理一下房子破爛的地方(雖然稍後的夜晚整棟房子也會被外星人弄得體無完膚)。因為今天晚上,難得有一位由城市來的客人探訪他們,天啊﹗是一位由城市來的客人!你知不知道這對於一個鄉巴佬來說,是多麼重大的事來?!當然要好好款待他們啦!

當日稍後,夕陽開始西沉,原本蔚藍的天色也漸漸變得昏暗,房子和樹木在草地上灑下長長的黑影,一輛私家車出現在遠處的車道上,在爛路上顫顫巍巍地駛過來,最後停泊在Lucky的小貨車旁邊。此時,我們今晚另一對主角,Billy Ray Taylor和他的妻子,也由車廂步出,為他們驚心動魄的一夜打開序幕。

Lucky Sutton和他的8名大大小小的家人聞聲由農屋走出來,給予這位由城市來的朋友最熱烈的歡迎和擁抱,再和善地邀請他們入屋享用晚餐。那夜的晚餐氣氛非常愉快,Billy講述他們在城市的生活和最新的時事,聽得Sutton一家津津樂道,唯一不足的是Lucky偶爾用他那種鄉巴佬的無來評論話題,弄得大家都點尷尬外,但整體來說算是一場很完美的聚會。

就在這看似美好的一刻,我們今晚的一群「壓軸主角」此時也悄悄逼近Sutton的農屋了…

「闖入聚會的不速之客」

基本上所有故事的版本都是同一個開頭的了。在聚會途中,Billy突破覺得口渴,便出到房子後方的水井,打水來喝(對,Sutton家就是如此落後)。但就在半路途中,Billy突然看到夜空中出現一顆奇怪耀眼的光球。大家要知道那個年代的光污染沒有我們那麼嚴重,夜晚在鄉間真的可以看到滿天閃爍的繁星和銀河,但縱使如此,那顆奇怪的光芒依然成為全夜空的焦點。根據Billy後來的證詞,那顆光球呈碟狀,閃耀著「彩虹裡所有的顏色」的強光,並在夜空中以近乎怪異的軌跡來隨機移動,情況又詭異但又有點迷人。

Billy已經忘記自己原先走出來的目的,立即跑回農屋,興奮地和其他人說他在外頭目睹UFO的經過。但可惜UFO這個話題對於一向和社會隔絕的Sutton一家人來說,似乎沒有太大吸引力,Lucky Sutton更用一種混合了嘲笑和同情的語調向Billy解釋說︰「那只不過是流星罷了。」,甚至笑指他是「大驚小怪的城市人」。

Billy不甘心,叫大伙兒到外頭,嘗試指出那顆奇怪的光團給他們看。但出到去時,才驚覺那光團不知何時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Billy當場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在毫無收穫下,Taylor夫婦和Sutton一家人(嚴格來說,Sutton是兩家人,大哥Lucky夫婦和他的兒女、弟弟J.C和和他妻兒)便返回住所,繼續談天說地,東拉西扯地說一番。

奇怪的事情開始發生了。

大約在一個小時後,Sutton的窗外突然傳來一陣低沉的轟隆聲。根據Sutton之後的形容,那聲音就像科幻片中那些低頻音波般怪異,迅速讓聽者頭昏腦脹。奇怪的轟隆聲持續了數十秒,在它消失後,緊接著的是屋後獵犬發出微弱的吠叫聲,J.C連忙住窗外探頭一望,只見他家的獵犬不知何時嚇得瑟縮在屋下,只露出抖顫的尾巴。

Lucky和Billy沒有說太多話,大家互換眼色,便逕自拿起牆上的散彈槍和.22 LR,裝填好彈藥,再走出屋外一看究竟。他們站在木製的前庭,舉高槍管,緊張地左顧右盼,嘗試找出神秘叫聲的主人。

正當Billy想走出屋外探索時,Lucky猛然拉住他的衣袖,並驚恐地指著離他們不遠的叢林。根據Billy之後的口供,當時他們倆都被眼前的景像嚇得呆若木雞,因為就在離他們大約五十步的地方,一隻神秘生物的身形正慢慢由叢林浮現出來,朝自己的方向一步一步走過來。

據悉,那隻生物大約1.3米高,皮膚呈深綠色,畸形的頭部遠比瘦小的身軀來得大。它的眼睛像拳頭那麼大,且異常凸出和沒有眼白,就像一個深黑色的網球般。它的嘴巴大如血盆,耳朵尖長而且呈三角錐形。除此之外,它兩隻幼長的雙手呈利爪狀,利爪在黑暗閃耀冰冷的寒光。那隻神秘的綠色生物微弓著腰,舉高雙手,慢慢向他們走近,看似一副投降、乞求同情的樣子。

但可惜它遇上的是野蠻鄉巴佬Lucky。

Lucky沒有像恐怖片中的角色嚇得落荒而逃,也沒有像科幻片般和它指頭對指頭示好,他想也不想便舉槍瞄準生物的頭部,砰一聲一槍轟爆它畸形的腦袋。

正當站在一旁,嚇得動彈不能的Billy以為那隻生物死定了時,卻看到一個意想不到的景象。當數以十計的鐵彈打在那隻生物的頭顱時,那隻生物的頭顱沒有爆開,甚至也連血也沒有流出,而是只發出數十下低沉的咚咚聲,就像子彈打在厚實的鋼版般。那隻被打中的生物沒有展露憤怒或痛苦的表情,只是在凌空一個轉身,便消失在黑暗的叢林裡。

Billy確信那隻生物吃了一發子彈,便向Lucky提議立即上前追趕它。但當他們剛步出前廊,Lucky猛然聽到前方的Billy發出的悽厲慘叫聲。他馬上抬頭一看,驚見另一隻綠色矮人不知何時潛伏在他家的屋頂上,一手抓住Billy的頭顱不放!給他一個致命的突擊!Lucky立即再次舉高散彈槍,朝屋頂連開數槍,木製的屋頂應聲碎裂,木屑四飛,那隻綠色矮人這次被子彈轟到飛上半空。但奇怪的是,它仿如完全沒有受傷,反應和先前的同伴一樣,慢慢地飄回地面,再轉身火速逃走。

剛剛死裡逃生的Billy和Lucky氣喘吁吁地坐在地上,腦袋被排山倒海的困惑和恐懼弄得頭痛欲裂,一團混亂,只能怔怔地軟癱在地上,看著數之不盡的綠色小矮人慢慢由漆黑的叢林浮現出來,攀附在樹技、燈柱、木欄、籬笆上,逐步逐步逼近小屋…

「逃離困獸鬥」

在寡不敵眾的情況下,Billy和Lucky唯有爬回屋內,並呼叫妻子們要看緊小孩,但小孩的尖叫聲很快由他們的房間傳出。Lucky的弟弟J.C愛子心切,沒有等他比較強壯的哥哥,連忙拿起手槍衝入房間。衝入房間後,J.C驚見其中一隻綠色矮人伏在窗外,惡趣味地拍打玻璃,用不懷好意的眼珠盯著他的兒女。J.C二話不說立即連開數槍,玻璃應聲向外碎裂,但那隻綠色矮人和它其他的同伴一樣,只是被子彈打飛,但卻毫無損傷。

接下來的三小時相信是Taylor和Sutton兩家人整輩子最難捱的三小時。他們被困在自己的屋內,天花板和牆壁不斷傳出那群綠色矮人在外面用利爪抓刮的刮擦聲,仿佛想隨時破牆而入似的,Billy和Lucky只好在屋內四處奔走,見一隻打一隻。除此之外,那些綠色的難看嘴臉還不時浮現在門廊和玻璃窗外,一副企圖闖進來的樣子。

更加恐怖的是,有一刻門廊外竟然同時聚集了二十多頭的綠色矮人,由門窗緊盯著他們兩家人,嚇得他們驚聲尖叫!Billy、Lucky和J.C只好朝屋外不斷亂槍掃射,並極力保護躲在桌下的婦孺,整間房間頓時瀰漫著嗆鼻的煙槍味。但縱使火力如此強大,那些神秘的生物們仍然一如以住,像羽毛一樣安然地在屋外左飄右走。

面對子彈逐漸短缺,但屋外怪物的數目離奇地有增無減的情況,Billy唯有提出一個頗危險的計劃︰就是由他們全部人殺出屋外,由三個男人負責開槍保護婦孺,讓大伙兒跑到停泊在屋旁的兩輛車,再迅速開車走人。縱使這個計劃聽的風險聽起來很大,一不小心便全軍覆沒,但似乎是他們當時唯一的選擇,所以大伙兒也很快同意這個絕地方案。

但當兩家十一人鼓起勇氣,一鼓作氣地大伙先衝到屋外時,卻發現屋外的情況不符他們預期。那些綠色矮人並沒有和預期般一踴而上,相反,二十多隻綠色矮人靜靜散佈在屋外不同角落,用好奇的目光望著他們。但早已心身疲累的Lucky沒有空理會它們為什麼沒有攻擊他們,只想立即帶住妻女離開這裡。不一會兒,兩輛私家車便以引擎容許最快的速度離開這個鬼地方。

「權威介入」

時候是晚上11時,對於Hopkinsville這些小型警察局來說,這段時段基本上都是用來打盹用。所以當被嚇得面色蒼白、披頭亂髮的Taylor和Sutton兩家人十一人像喪屍般衝入警局時,可想而知嚇壞了多少在場的警察。

當時在場的警長Russell Greenwell立即上前安慰他們倆家人,並立即叫人來為他們進行身體檢查。整間狹小的警察局頓時陷入一遍混亂,男的在大聲叫喊外星怪物來襲、女的在抱著小孩顫抖、小孩則在竭撕底里地大哭。警長Russell很確信,特別是他看到老Lucky的心跳率是平日兩倍時,他們兩家人應該受到某些很嚴重的驚嚇才會落得如此癲癇。

起初警長Russell拒絕相信Lucky口中那些奇怪外星怪物之說,但當他看到Lucky一家人狼狽的狀況,便決定派兩輛警車陪同Sutton他們一起回家,一看究竟。

當他們回到Sutton的農屋時,J.C和Lucky發現那些綠色矮人早已消失不見,但的牆壁密密麻麻的彈孔,和地上無數的彈殼,便足以證明Sutton一家人所言不虛。警長Russell見狀立即派警員到附近的鄰居進行調查,他們發現所有住戶都聽到Sutton家的槍聲和尖叫聲,和Billy當初見到的彩虹光蝶。更加恐怖的是,不少人也報稱看到一群綠色生物在他們的屋外徘徊。

縱使口供已經足夠,可能由於心理一時不能承受如此大的衝擊,在經過數小時的搜索後,警方以沒有所謂「綠色矮人」的蹤影,宣告行動結束。在凌晨2時15分,警方決定返回警局,留下Sutton一家人在變成廢屋的家內…

在警察走後,那些綠色矮人再次來襲。

就像被那些在耳邊趕不掉的蚊子般,在警察離開後不久,那些綠星外星人很快再次由叢林成群浮出來,繼續包圍住Sutton的農屋,重覆數小時前的惡夢。這一次,早已身心疲憊的Billy、Lucky和J.C再一次舉起槍枝,有心無力地向外面神秘的未知生物發射。

經過2小時無盡的折磨,最終在凌晨4時,曙光初現,所有綠星外星人隨著晨光的出現而消失得無影無蹤。在清晨6時,當Sutton一家人再次頹喪地出現在警局門前,警長Russell Greenwell終於決定致電給美國空軍,請求他們調查事件。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以上的是「Hopkinsville Goblins Case(霍普金斯哥布林案件)」的完整記敘版本。縱使事件的真確性一直受到傳媒和官方打壓,但在UFO迷的角度來說,霍普金斯哥布林案件是眾多第三類接觸事件中,少數記錄得比較詳細而且比較可信的個案。以下就記載了空軍來到霍普金斯哥布林之後發生的事︰

當美國空軍翌日來到Hopkinsville調查,他們首先去了Sutton的屋子,訪問了他們一家人,也前住附近的鄰居打探消息。但結果和警長Russell Greenwell一樣,縱使得到很多口頭證供,甚至數目比警長拿到的還多(記住那時候事件還未在村莊公布),去證明昨晚夜空真的出現神秘光團和異常的綠色生物出現在村莊,但軍方仍然以沒有照片或實物證供作籍口,拒絕作出任何聲明,甚至否認曾經出現過現場。

另一方面,傳媒的反應也頗奇怪。在事件發生後頭幾天,各大報章爭先報導Hopkinsville最新的消息,並提供各種人證物證出來,甚至有電台邀請他們進行測謊,盡力企圖證明外星人的真確性。但在幾天後,傳媒卻紛紛急轉口風,一致說Sutton一家人是做假或誇大事件,企圖從中獲利,並指那些綠色生物其實是爛當地一種貓頭鷹來的。

更加荒謬的是,在事件兩年後,美國空軍官員John E. Albert就首次為霍普金斯哥布林案件作出評論,他聲稱Sutton一家人所看到的神秘生物,其實是「一隻油上銀色,由馬戲團逃脫出來的大型猴子」,其餘所有事情描述都是Sutton一家人在驚恐下產生的幻覺。

相信任何正常人都不對以上的解釋感到滿意,更何況是那些喜歡事事質疑的UFO專家。其中一位著名UFO專家Isabel Davis就忍不住吐槽道︰「猴子吃子彈會流血而且會死的?﹗…一個人沒有可能產生如此嚴重偏差的「錯覺」了吧!」

除此之外,Sutton一家人的行為也增加事件的可信性,因為在事件過後,Sutton並沒有像其他造假者般把農屋變成旅遊景點,或收錢上電視台做嘉賓,浮誇地說自己的經歷。相反,他們很討厭外人來打擾他們的日常生活,之後也拒絕接受任何形式的採訪。直到2002年Lucky過世後,他的小女兒才首次站出來說整宗事件是千真萬確,而且父親在事件過來也終日鬱鬱寡歡,每晚都被惡夢纏繞,在睡夢中驚醒過來,恐慌地叫喊著綠色外星人來到,直到死前也依然如此…

縱使Hopkinsville Goblins Case的真相一直成謎,但事件中描述的綠色外星人卻成為了很多科幻片和卡通的人物模組,當中最出名的莫過於迪士尼反斗奇兵(Toys Story)的「三眼仔」啦!當初設計三眼仔的製作人也承認三眼仔的外形是受到Hopkinsville Goblins Case所啟發,所以大家在看過文章後,不妨再看一次,但這次卻想像成三眼仔入侵版本呢 :P哈~囉~~~~~

back_ali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