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自從有了自由行之後,百物騰貴,地價及樓價上升,置業人士上車艱難,是當今香港的寫照。以前香港人的拼搏,換來更安穩的生活,可是到了現在,香港人即使再多努力,卻要輸在地產霸權之上。離地的中產們,以至是這個離地的政府,永遠都不會明白基層人士的苦況;基層人士永遠位處低谷,難以向上發展,只能成為被社會支配的奴隸。

香港的貧富懸殊問題,以至是深層次矛盾,在這個離地的政府下,真的可以解決到嗎?


《終身低谷》

原曲:《高山低谷》,林奕匡
作曲:林奕匡
改詞:妁小汀、Sunny Kwok
主唱:妁小汀
鋼琴伴奏:魚蛋村
MV:Tommy Shek

活在極權下 就如沒氧氣
慢慢停下 暫停吧 事情未斷尾
這麼低的薪高支出
只夠我車費吃飯 工作全無味
我似已被遺棄 社會奸詐遊戲
都因你太卑鄙 我自卑

你以任性生活 我靠力氣生存
得益人位於山之巔恥笑我的疲倦
置業夢難圓 每月剩餘 忘我儲錢
但那終點 遠在那天邊
你富裕過生活 我似賤蟻苟存
收租人樂於高租金 炒貴樓的宏願
已注定無緣 困在下層 難有發展
在最低點 永在最低點 那會有預算

單身想結婚 奈何沒有我
若沒援助 盡頭吧 又重頭儲過
只因居的屋擺的酒
使去了所有儲備 只叫人下墮
赤化繼續傳播 逛街水客伴我
堆積怨氣很多 快滅火

你說物競天擇 我說別再糾纏
幾多離地的膠官促使了我的疲倦
置業未成全 磊落做人 無法儲錢
但那終點 掛在那天邊
你富裕過生活 我快沒法生存
收租人樂於高租金 炒貴樓的宏願
向上未能緣 困在下層 難有發展
在最低點 永在最低點 喊過了便算

我已習慣生存 只好同住於蝸居中舒泰作息凌亂
要放下良緣 困在下層 難有發展
在最低點 看著最高點 那裡遠又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