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之鋒這個名字,值得所有香港人記下。畢竟,全賴以他為首的學民思潮帶領下,才能有反國教運動,帶起了港人沉寂多時的公民意識;亦全因雙學的罷課及帶頭佔領公民廣場之舉,才觸發往後的雨傘革命。

黃之鋒是香港人覺醒的催化劑,關心社會及政府政策的風氣也是經雨傘運動後才開始普及化,他對香港民主發展功不可沒,即使入選全球十大領袖,筆者也不會感到出奇。但現在的黃之鋒卻不再是當初站出來激勵士氣的小伙子,而是人所共知的名人,見到他再次站出來討論政治,眾人已經見怪不怪。

他說的已經不再是一個學生的心聲,而是黃之鋒的見解;而政府及警方已經了解到他的影響力,決不會再讓他有這樣的自由時間去再次推行大規模的公民運動。昔日的民主之鋒已經褪色,香港人要爭取民主,就要進入「後之鋒」的時代。

先在此聲明,筆者並不反感黃之鋒有關反對港獨的言論,畢竟他一直以來爭取的只是民主自由而非港獨,兩者並無衝突。筆者之所以說民主之鋒已褪色,只因其名氣關係。

每每黃之鋒的言論一出,總有親中者或搞事藍絲想辦法去抹黑黃之鋒的觀點;而支持港獨、純粹要求真普選、對激烈行動觀點有分歧的人之間,亦會有不同見解,造成的後果只會是引發更多不必要的爭論,忽視了民主這一個基本觀點。溫和派與激進派同樣都希望香港可以得到真普選,支持或反對港獨的也可以是希望以民主為先。黃之鋒也是一個香港市民,自有他支持的理念及態度,當他變成了名人之後他的價值觀反而會令到一班不贊同他方法的人不滿,激進一點的更說他已經變了。現在我們的共同敵人理應為香港政府與黑警,要是市民都不能齊心合力,又如何能再次發動另一場革命?

再者黃之鋒身為大學生,既要顧及學業、又要三不五時接受訪問、為不同媒體撰稿等等,要像往時一樣抽出大量時間實在不易。他不是哲古華拉,願意為自己的家獻出生命;也不像昂山素姬,人到中年才接手民主運動的統領,他仍是一個正在求學的大學生,一個需要時間和女朋友拍拖的男孩子。黃之鋒已經帶領我們踏出了爭取的第一步,難道香港人還忍心將一切希望壓力都加到一個男孩的身上嗎?香港是我們的家,理應由我們一同守護。黃之鋒做的已經遠超過他這個年齡應該要做的事,往後的事也許該是我們香港人盡回我們責任的時候了。

民主運動也許是要有一個代表人物,但當中最重要的還是參與者,也就是市民。黃之鋒已經完成了帶頭作用,成了爭取民主的象徵,但最後民主運動成功與否,就要看看市民們的參與程度與決心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