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提起時間觀念,人會聯想一些諺語如「一寸光陰一寸金」和「只在乎曾經擁有」,又或者是手錶廣告甚至是什麼紀念日要慶祝。坐在電視前,會看到當年今日或大事回顧,讓人重新認識自己和城市的來世今生。人自入世開始,已經活在自己的時間,但因互聯網和亂世下而連結。前人為了承傳當日文化結晶,留下不少文獻和記事,好讓後人明白前人的付出,紀念當年今日的事。我們不斷的紀念、回顧前人的過去,做個儀式出來就罷了。後人焉能明白前人的初衷和學到教訓嗎?

紀念日和回歸慶祝,是很容易令人對時間觀念出現幻覺,以為今生就是過去的延續,循環不息。後人用紀念日和回歸慶祝,通常會紀念某周年,例如香港回歸十七周年,雨傘半年祭、拍拖紀念第十八個月等等,一般人見到以上紀念活動,就會到埗說當年今日的事蹟。一次半次固然可以讓人溫故知新,但若果有一小撮人故事每年每日都慶祝,就會讓人覺得時間就是一個循環。每年每日慶祝紀念日,就會做工作一二三,周而復始,你的時間已經不再是自己的時間,而是紀念日的的時間。當每一個人的日常工作都被什麼紀念日的活動去佔據,不向前突破自己,會逐漸失去自我。

東方日曆更易教人麻木,消極對待挫折。觀東西日曆,西方差不多所有其他曆法都是線性增長,如 AD 乜乜年,BC 乜乜年, WW 1 是公元1914-1918, WW2 是公元1939-1945。只有東方國家如南韓、中國,會用皇帝生卒或曆法朝代去分割時間。而且,中國及香港深受著輪迴因果的佛教和萬法歸示的道教所薰陶,居住東方的人日日聽到什麼年號國號,就會趨向麻木,自我抹殺獨立思想和時間觀,引導出思想回歸,自我歸邊的習慣。東方的教導著重自然天道,以為什麼惡人做事自有天收,不要插手干預等等,已經註定當地村民會冷淡對待不公義,和消極處理。或許哥林多前書13:7 中註明:「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表明信徒要盡心事奉神,不要自己稱義,制裁不義之人。不過「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著標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穌裡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腓立比書3章13-14節,已教人要忘記過去,不要活在昔日的陰影下。因為活在昔日的陰影而不作改善,就是離棄天道和放棄學習,改過自新,這才是耶穌基督的重要教義之一。就是東西宗教和曆法對時間觀的不同,註定東方人比西方人更容易想著所有時空都只是一個循環,所以,即使今日失敗,明日一定會贏,而且有人替你做。

再觀現今香江,雖日漸赤化,但仍有中西文化的相互交流,不少紀念節日。只是,過了雨傘,港人不反思改進,只是不斷開設日子慶祝和賣物,大叫我要真普選,這不是為自己設慶祝紀念日去麻痺港人意志嗎?為什麼我們爭取自己想要的東西,一定要跟從別人的遊戲規則和習俗呢? 港人治港,命運自主,不就是打破自己的固有框架,重新上路嗎?

生命看似循環擺動的時鐘,但無法預計下一秒是真的擺到左邊或快速飛脫,更不是別人定義你擺到左邊就是擺到左邊。只有勇敢面對自己過去的不足和現今的機會,才是成為獨立自主的思想必修課。雖然我們無法回到最初去更改事實,但我們可以不斷重新詮釋不足,教人向前進,脫出永遠失敗的循環思潮。如何?就是不斷懷疑和相信自我。只有這樣,才可以重拾生命上的自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