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引述《crocus (哪來的)》之銘言:
: 推 whitefox: 總統套房 03/17 11:22
: 推 justastupid: 這樣要九千 天阿 03/17 11:24
: → sareed: 97之前可以出來喊啊 當時回歸祖國不是很多人樂觀其成?玩到 03/17 11:25
: → sareed: 後來發現翻身無望再來說規則不公 根本華人本性 03/17 11:26

別亂猜,作為出身基層,家裡沒有物業的我告訴你,我們這些窮人,打從那時候對九七就沒有期望,更從沒有覺得會過得好。難民打從一開始會來香港,就是因為知道在這裡窮人會活得稍為有尊嚴,而不是只把心思放在怎樣維持政府權力上。

不會傻到以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會令我們翻身。
九七之前不會,九七時不會,現在更明顯的證明了不會。

別忘了一個房子租出去,有人交租,有人收租。痛苦的是交租的那個,但交租的人越痛苦,代表收租的人投資回報越高。

這些趨炎附勢的人往往就是既得利益者,就是負責收租的那位。他們當然樂觀其成,因為九七年第一件事就是把香港原本民選的立法局給踢走,換成一個被委任的「臨時立法會」,而臨時立法會不斷之後就決議通過要取消租務管制,把殖民地時代將租金壓低的法寶給毀滅了。

既得利益者樂透了吧?大陸成功收買的這些人,他們的物業價值保障了,不斷升上去,不工作每天的收入都超過工作的人,租金也給了他們很好的生活。他們今天支持政府,對雨傘革命最賣力反抗的,往往就這種人。有一個擁有好幾個店的店主,親自下場攻擊雨傘革命的人,大叫這樣影響了我的收入,非禮示威者,他的家族在大陸還有不少分店。

當時支持的人現在也支持,可不是我們這些窮人,那些看不起人令人討厭的人,看不起臺灣人的人,你以為是那些每天辛勤工作就是為了交高額房租的香港人?那些人從來都沒機會看不起人,那些人每天就是在沒天沒日的生活下苟活,他們不介意只住個廁所,反正他們根本沒時間留在家,做一份正職兩份兼職,一天工作十六小時。

你嘲笑那些人住得那麼慘是他們自找的---那些勢利看不起的人的人,才沒有住這種地方,他們是拿這樣的地方租給窮人,然後享受著豐厚的收入,風花雪月。

我之前趁幫一個朋友上公屋,她的居住環境是怎樣?我告訴你們,就是用廁所改建的,只能供一個人走過和放一張床,牆壁一有大雨或大風就會漏水,整個屋都是水,漏水就會導致漏電,輕則停電,重則火災。但這樣的鬼地方租金也要月租六千元港幣,二萬多臺幣。搬走之後,業主又將租金增加給下一個房客了,據說是「幾個」剛從大陸來的妓女合住。這樣危險的單位,竟然住客越來越多,租金越來越高。這些妓女也會有下一代,這些往往就是香港新的底層,可是就是在這樣的環境成長的,香港的底層就是這樣不斷的膨脹。

而這些孩子又會成為老師的學生。
他們會課上搗亂,你可能會覺得很討厭。
但是你看到他們的成長環境,你就清楚你該討厭的是誰。

作為前老師的我可是一直看著這個底層是怎樣形成的,不負責任的移民政策,不負責任的房屋政策,官僚與權貴的不自律與貪婪,麻木,既得利益者那種只要自己有益就無視一切害處的態度,每一個都是為這個社會添上一分壓力。有人問我為何十年前就預測到香港會變成這樣,我的答案是你多接觸底層你也會理解得到。

在九七時我雖然還在讀高中,可是那時候我看過臨時立法會做的事情,也察覺到會有惡果,這是邏輯推演的結論,法律不限制權貴反而變成權貴武器,打從一開始就有問題。只是當時還是窮人出身高中生的我,看到甚麼,說的話都沒有人理會而已。只是至少也不會接受,誣捏我們期望靠這種不公平的制度翻身,基層出身不等於愚蠢沒遠見,好嗎。正是因為出身基層才更理解到,只有公義才是對窮人最重要的財富。

這是極端到今天情況的原因,香港不是沒地,香港不是建築物不夠,在我童年時大家住的是沒這麼惡劣,租金和房屋也便宜很多,當時的社會正慢慢的改善。大家都有機會上公營房屋,而不像今天一樣要等十幾年都沒有機會。

這全都是政策導致的,取消租務管制,然後將強行拍賣的門檻從九成降低到八成,減少興建甚至停建公營房屋,然後引入了上百萬的移民,這樣房價當然是不斷漲上去。每一個都是政策使然,然後高官們又自己屯積大量的土地和房產,負責的官員自己就是經營這種非人住屋的大業主,而官員背後又跟收樓的黑社會有關係。

這些全都是政治使然,一個為了維持權力作為最高思想的制度,最終就導致這樣的結果。

支持和反對的人從來都是兩群人,中間是有一些人改變了立場,但不要拿那些支持的人當成我們的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