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黃傘現在已經成為我要真普選最好的代表。大部份學生及有良心的人都了解到真普選對香港的重要性,但要所有人都接受到爭取時所帶來的動盪及金錢損失仍然是不可能的,總有一群食古不化的老頭及明明口講愛國卻千方百計偷渡來港取得香港居留權的人覺得抗爭只是毫無建設的行為。要同時討好所有人並認同你的想法是不可能的,特別是那一群只會著眼自己眼前利益的人。抗爭最終的目的是要完成它的理念,而非在過程受到英雄般的歡迎,當你下定決心抗爭還想受萬人愛戴嗎?醒醒吧,歷史那一個抗爭英雄不是在他成功或捨身成義後才會受到人民所讚頌?

  不管是佔領運動或者是反水貨客也好,最致命的原因就是黃絲們太重視社會上的反應。別人說阻礙上班,你就讓路給人通過;警察說他們要吃飯你也任意放行,造就他們補充彈藥的機會。最後說為了考慮市民的要求及生活所需,連退出佔領某幾個地點也有人提出,當佔領和帶頭的人士只想得到市民的支持而被民意帶著走的時候,有誰記得佔領行動的本意是什麼?佔領就是要透過經濟及民生壓力迫使政府正視問題,但香港的雨傘運動根本沒能做到這個效果。除了某幾間連鎖店的分行沒有營業一段短時間外,生活一切如常,交通也只需要作出改道就可以了。狼英政府本來已經漠視民生所需,我們卻多番強調只想政府正視,盡可能減少對民生的影響。能想得出這個決定的那個人智商比香港一眾高官還要低下。

  同樣道理,在反水貨客的時候一個內地小女孩的哭叫已經能破壞整個行動。在面對著橫蠻無理的內地人,用的手段就應該比他們更強硬,反水貨的行動不就是要他們不再踏足香港進行走私水貨的行為嗎?難得小女孩害怕了,證明行動有機會嚇怕中國人,卻因為社會覺得這樣是不要得的行為或者太過火了最後居然出來道歉。我們不就是用盡溫和的方法去阻止水貨客不果才要進行這種比較激進的行動嗎?如今連嚇怕一個小女孩都不可以,香港人到底是太和善,還是站在道德高地太久呢?最後小女孩走了,水貨客卻沒有停下來,之前在沙田屯門等地方參與活動的市民心血就這樣白費了。

  如今坐在立法會的一眾議員、學民等成員仍然希望找到一個激進之餘不失和平的方法去「爭取」普選,這就跟你想找到一條會在天上飛的魚一樣是無稽之談。抗爭在世人的眼中就是帶著反叛與任性、對社會經濟有著影響、挑戰法律的一個行為。可是在現今港共政府的管治下不採取一點強硬的手段政府又怎會屈服?這個政府已經到了不講道理的地步,要抗爭,就必須背負著一些人的鄙視與不理解,這是決定抗爭前必須要明白的事。